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40章 擺宴迎客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劉刖道:“都很好。季林季和他們許久未與二姐相聚,都懷念從前有二姐在時的日子。”

     葉宋眉梢一抬,又從籃子里掏了幾顆櫻桃拋進嘴里,瞇眼道:“如此一,是許久未聚了。你便去把他們都叫來,晚上在將軍府里吃酒,順便也給他們嘗嘗這櫻桃的酸味。”

     劉刖面上一喜,揖道:“劉某替兄弟們先謝過二姐。”

     看著劉刖走出了院子門口了,只余下門口的一抹綠,葉宋又回頭看看英姑娘,道:“比起先治我臉上的疤,不如先想辦法讓我把這挽鞭子拿起來吧怎樣?”

     英姑娘聞言亦是一喜,重重點頭:“好!”只要葉宋有心醫治,不再繼續耽擱下去,怎樣都是有希望的。

     還沒黑的時候,軍營里那一幫汗里汗氣的家伙都聞風蹭飯來了。晚上在將軍府的前大院里,擺了好多桌,地窖里的好酒也都開起來給大家享用。

     家里丫鬟下人們忙里忙外很是喜慶歡騰,因為這將軍府里冷寂太久了,眼下終于又熱鬧了起來。大家伙還跟從前一樣,沒規沒距,什么混話葷段子都敢拿出來講,有些個就連素香樓里新添了哪幾個娘子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葉青和英姑娘兩個大姑娘在旁邊,已經很淡定了。若是別人,早羞得跑掉了。

     樓子的事,季林是講得最興奮的,葉宋用筷子敲著酒杯發出清脆的鳴響,似笑非笑道:“嘁,都老大不的了,成曉得亂搞,不妨娶個媳婦踏踏實實回家過日子。”

     季林馬大哈道:“像我們這種粗人,哪有女的看得上。況且,我們又不是去亂搞,我們是去掃樓的!看看有沒有**拐賣良家婦女做些不正當的營生。”眼珠子一轉,又嘿嘿笑起來,“不過,讓俺們找媳婦過日子,這不像是二姐能出來的話呀,二姐都還沒有落腳處呢,我們怎么能趕在前頭!呲,最近賢王府那頭挺安靜的,不曉得賢王在搞些什么鬼,不妨把他給抓來先生米煮成熟飯咯!”

     大軍跟著起哄。

     在那樣熱鬧的起哄聲中,葉宋明明沒有喝幾杯,卻覺得有些熏熏然。她多懷念這樣的氣氛和大家笑鬧在一起的聲音。葉宋手支著額頭,跟著勾唇笑了笑,故意岔開這個話題,道:“去你的,去掃樓也不叫上我,誰領的頭兒?”

     大家都還沒話,這時一道聲音不咸不淡地傳來:“我領的頭兒。”

     葉宋抬眼一看去,見是葉修走了過來。穿的一身錦藍色衣裳,身上氣息也是不冷不淡,很有大將風范的樣子,旁邊跟著百里明姝。

     前院里的氣氛并沒有因為他的到來而冷落下來,反而越發熱鬧。那一群單身狗就喜歡開葉修和百里明姝的玩笑,個個都吊兒郎當地問葉修什么時候抱兒子。

     葉宋置身于喧嘩之中,笑得沒心沒肺。有人要來給葉宋敬酒,全部被英姑娘給擋開了,英姑娘叉著腰一副刁蠻十足的樣道:“葉姐姐剛剛開始接受治療,你們不能給她灌太多酒,喝幾杯就夠了。當心我讓你們醉個三三夜醒來以后發現自己光溜溜地躺在大街上噢!”

     眾人嘻嘻哈哈,玩笑道:“普之下想必就只有一個人能收了你!”但玩笑過后是辛酸,那個能收了英姑娘的心的人只有白玉,而白玉至今都沒有醒來。

     英姑娘早已經不苦惱了,也不停下腳步獨自難過了。她每都會把白玉照姑很好,給他梳頭,給他修剪新長出來的指甲,還給他捏捏肩捶捶腿,跟他話。她幾乎把白玉看成是自己的丈夫來對待。

     所以就算別人,她心里也不會覺得有什么。因為她知道,白玉能夠感受到的,他如果感受到了,一定正努力地想要醒來。所以她耐心地等著便是了。

     但英姑娘還是佯裝拿出一副兇相來,對那個開她玩笑的男人追著打。

     葉宋也想喝酒,大醉個三三夜。她的酒量似乎遠不如從前了。英姑娘不準喝,她拉著英姑娘的手道:“英子,我保證,就這一次,從明起,我定滴酒不沾。”

     “不!行!”英姑娘道,“我下午剛給你吃過藥!”

     “那我想吃肉。”

     “唔,肉可以吃,還可以多吃點兒。”于是大家都喝酒,就葉宋眼前的酒杯被換成了茶杯。葉青坐在她身邊,她想吃什么葉青就給夾什么,十分周到。

     有人開玩笑又開到葉青的身上了,問她:“三姐,你什么時候才把皇上什么的那塊木頭統領給綁回家里來啊?”

     葉青聞言,臉蹭地一下透紅。葉宋軟軟地趴在桌面上,隨手抓起一只杯子就朝話那人扔了去,“要你多嘴。那木頭沒來提親,休想阿青嫁給他。”

     后來葉宋腦子暈暈沉沉之際,手不由自主地捧上額頭,望著眼前碗里的飯菜發呆,呆著呆著就笑了起來。

     葉宋忽然輕聲道了一句:“女為悅己者容啊。”不在乎那是假的。全世界的人她長相丑陋她是可以不在乎,但有一個人,即使他不嫌棄,她自己也是嫌棄的。

     就只有葉青能夠聽到。葉青有些擔憂地喚了一句:“二姐……”

     葉宋吃吃笑出了聲,道:“不怕,往后還有很長的時間,這一時半刻我等得起,相信他也等得起。就是不曉得他現在在做什么。”

     她低垂著眉眼,好想他。

     那么多艱辛都一起走過來了,那么漫長的日子都守護著度過了,現如今只剩下最后的等待,應該沒問題的吧。等她能夠清清楚楚、堂堂正正地去找他。她希望到最后,每個人都會幸福,到最后每個人都有一個安穩的歸宿。

     葉宋吃撐了,夜深了,該散的人都散去了。葉青扶著她回房去休息。

     走在半路上,盈盈月色照亮了徑,她對葉青:“以前我,將來我愛的愛我的男人,不會在乎我身上有多少疤,那是全下最優秀的男人。”

     葉青回答:“我記得,二姐曾經過。”

     葉宋笑了兩聲又道:“其實我錯了,愛我的男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還是在乎的。”

     “那二姐為什么不選擇先治好臉再治手腳呢?”葉青輕聲地問。

     葉宋道:“我要治好的,是一雙堅定走向他的腿。”白的時候,劉刖送來鞭子,她本以為一切都無所謂了。但是她發現她還是想要拿起那沉重的鞭子,往后繼續保護她最想要保護的人。

     她不想成為誰的拖累。

     后來葉宋在家全心全意接受英姑娘的治療。英姑娘首先全面檢查了她手腕和腳腕上的傷勢,不由啐了一口道:“媽的南習容,這下手可真狠,真是全部都給挑斷徹底了。幸好,幸好后面有人幫你調理過,不然葉姐姐走路都成問題。”

     她這樣一,葉宋沉默。不由想起了南樞來。

     葉青在旁有些感慨,道:“以前我真是恨透了那南樞,可沒想到到最后一刻卻是她來幫的二姐。罷了,反正她現在也已經埋進黃土里了,過去的事情都煙消云散了吧。”

     英姑娘一邊用刀重新挑開葉宋的皮膚,葉宋忍耐力非凡,她知道這點兒程度根本都不用知會,只不斷地話來引開葉宋的注意力,道:“我倒真有些好奇,南樞與葉姐姐的過去是怎樣的?為什么你們會那么恨她,她同樣也那么恨葉姐姐?”

     葉青睨她一眼,道:“大概就是女人之間的戰爭,你是不會懂的。”

     英姑娘道:“你不我怎么可能會懂,大家都是女人,你了我自然就會懂了。”

     葉青想了想,道:“要是有人跳出來要搶你的白玉,你會恨嗎?”

     “不會。”英姑娘淡定道,“我會直接毒死。”=%%.$.co

     葉青:“……所以這就是***裸的嫉妒。南樞也基本是如此了,她一直以為是二姐搶走了她的愛,實際上造成那一切的人是她自己。”

     英姑娘用純白色的紗布又把葉宋的手腕包起來,道:“你這么一,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女人之間的戰爭無非就是這樣嘛,十有**是為男人,剩下的一二是為家仇。”

     葉宋似笑非笑道:“你倒是想得通透。”

     英姑娘道:“葉姐姐,我會幫你把斷掉的筋接起來,需得用藥酒刺激你雙手雙腳的血脈,否則會不通。但越厲害的藥酒越痛,就好像被生生剮掉一層皮一樣,你要有心理準備。”

     葉宋道:“不怕,有什么法子你就使出來。”

     英姑娘給葉宋割手接筋的時候,是在她居住的院子里進行的。院里養了許多**物,旁人沒有她的允許根本進不去,而且院里有許多的藥材,基本上是一個專屬于她的藥廬。她要把葉宋的胳膊半只都劃開了一道口子,順著筋脈與腕間斷掉的相對接。葉青在旁看著只會添亂,便讓她去把包子給叫來。

     在軍中的時候包子和英姑娘配合得默契,一時間英姑娘身邊沒有他打幫手還真是有諸多的不習慣。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