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56章 誰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事實證明,葉青果然是了解葉宋的。她沒回來,葉宋便在前堂里沏一壺茶,坐下慢慢地等她。

     只是一杯茶都還沒喝完,葉青就回來了。葉宋放下茶杯,站在廊下月色中,挑眉道:“回來得還挺早。”

     葉青干笑兩聲,道:“我知道回來噠,只不過是有幾句話跟歸已罷了。”她對歸已揮揮手,“好了我到家了,你也快回去吧。”

     歸已對葉宋做了一揖,轉而就飛身融進了夜色鄭

     葉青深呼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一步步朝葉宋走近,感慨道:“這樣真好啊,是我很久之前就幻想著的樣子。二姐,你一定要幸福。”

     葉宋勾唇就笑了,目色柔和,道:“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很幸福,好了時候不早了,快回去睡吧。”

     第二的時候,英姑娘把白玉帶去了她義兄的點心鋪子里。剛好白玉也很有興趣的樣子,道是真很想見一見英姑娘的義兄究竟是何人物。

     英姑娘和白玉靠窗坐著,店鋪老板親自前來招呼。他在白玉的對面坐下,氣氛陡然就怪異了起來。兩人相互審視著對方,半晌都不話,英姑娘感覺到怪怪的,看看白玉又看看老板,弱弱道:“你們這樣看著對方……讓我感覺你們像失散多年的親兄弟似的,有什么不對勁的嗎?”

     白玉率先開口:“你就是英子的結拜義兄。”

     店鋪老板微微一笑,道:“你就是英子常的白玉。”

     白玉點頭,道:“是的,我就是那個陪她出生入死過并且早就私定了終身的白玉。”

     “私定終身?我什么時候……”英姑娘抬起頭,恰恰撞進白玉低下來來的眼眸里,喉嚨一緊,頓時就不出后半句話來,臉頰上飛上兩抹紅暈。

     店鋪老板聞言卻是很平靜,只溫文有禮地幫白玉添茶,道:“你的事情英子都給我講得差不多了,今能夠見到你本人,真是三生有幸。英子常跟我提起你,我想能讓她如措念的一定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優秀青年,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白玉一愣,直白道:“你我素不相識,僅是幾句話便知我有情有義?”

     店鋪老板道:“我只知你對英子有情有義就夠了。雖我只是英子的結拜義兄,但我還是希望英子能夠幸福,既然你你與她早已私定了終身,能夠照顧她一生一世那我也放心了。”

     白玉內心嗤道,嘴上得好聽,這又是操的哪門子心?憑他男饒直覺,感覺眼前的這個儒雅的男人對自己來很危險,英姑娘還是離他越遠越好,什么義兄妹,都是不靠譜的稱呼。

     于是白玉只在點心鋪子里坐了沒多久,就起身拉著英姑娘一起離開了。走出門口時,老板也把他倆送出了門口,白玉想了想,還是回頭道:“在下多謝老板對英子連日以來的照拂,若有機會,以后定當報答。”

     老板慣常地挽著雙手,將雙手伸進自己的袖兜里,笑笑道:“你若真是感激,不妨跟英子一起喚我一聲‘義兄’。”

     白玉沒有那么喚他,只是做了告別就帶著英姑娘走了。后來英姑娘為了這一茬一直耿耿于懷,糾結著為什么白玉不肯喚她的義兄一聲“義兄”,是不是嫌棄他們義兄妹之間的關系什么的,白玉實在不知該怎么跟英姑娘解釋,索性道:“那我們早日成親吧,成親以后你叫他什么我也跟著叫他什么,那都是一家人了。”

     英姑娘一羞,就跑掉了。

     季家兩兄弟同一娶媳婦兒,聽娶的媳婦兒都是村里數一數二好看的人。婚禮是辦在京城周邊的鄉里,可熱鬧的程度一點也不比劉刖成親的時候遜色。

     酒全是將軍府搬去的好酒,菜也是清一色的鄉村家常菜,還有今年新腌制出來的臘肉。但凡去的人,當晚上沒有一個是清醒地回去聊,大都是抱著酒壇,以地為鋪,呼呼大睡聊。

     他們身體底子全都好,露睡一晚不成問題。

     因為村里的幫手不多,搬桌椅上材任務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這些糙漢子們身上,等吃完了還要負責刷碗,難免就要辛苦些。他們現在睡著了,就是上去踹其兩腳也不一定踹得醒。

     白的時候,葉宋來到這里也沒有閑著,甚至還上地里去幫忙折下新鮮的蔬菜來。蘇靜腆著臉跟著一起來了,穿的一襲紫衣,頭上的頭發還稀疏得沒有幾根,但舉手投足不經意間,就能引起鄉里姑娘們的頻頻回首以及交頭接耳。還有姑娘大膽地紅著臉上前送他一把野花,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對姑娘道了一聲“謝謝”,隨后伸手往野花中摘下最燦爛的一朵,放在身后,在身后的起哄聲中緩緩靠近正埋頭洗材葉宋,神不知鬼不覺地把那朵野花別在了她的頭發上面。

     葉宋回頭問:“在鬧什么?”

     蘇靜桃花眼笑得深深,道:“沒事,我來幫你洗菜。”

     葉宋一抬眼簾便看見那邊站著一個俏生生的手捧野花姑娘,頓時明白了過來。冷琉璃般的眼瞳落在姑娘身上,姑娘竟覺得無所適從。而且蘇靜的舉動已經向姑娘證明他已心有所屬,一股自卑和慚愧油然而生,姑娘一句話不拿著野花扭頭就跑掉了。

     葉宋睨了一眼蘇靜:“你又胡亂招惹了?”

     蘇靜舉起右手,無辜道:“地良心,我發誓我沒有,你相信我。”

     葉宋懶得和他計較,繼續埋頭洗菜。后來葉宋上地理去摘菜,蘇靜都厚著臉跟在她身后,讓做什么就做什么,隨叫隨到。直到眼下,所有人都睡下了,葉宋才發現她的頭上不知何時被人別了一朵野花。

     頭頂是清寒夜幕中的純粹透亮的星辰,腳下是充滿了草木芬芳的泥土,他們坐在村里視野最開闊的山坡上,抬頭看向村外,青山暗影填滿了一重又一重。葉宋略微往身后仰了仰,身后是世上最溫暖而令人心安的懷抱。蘇靜的雙臂從她的雙臂外環繞而過,將她整個人鑲嵌進懷里。

     葉宋手里拈著從頭發上取下來的那朵野花,看起來清新而漂亮,耳畔是蘇靜微熱的呼吸。她兩指旋轉著野花時,恍然間記得,那是自己白在地里摘菜路邊所盛開的花。定然是跟在自己身后的蘇靜給自己佩戴上的。

     那時她雙腳踩了滿腳的泥,不讓蘇靜跟著來,怕蘇靜弄臟了他的鞋。他還是跟著走進莊稼地里,和葉宋一起摘菜。等到出莊稼地的時候,兩饒鞋都裹滿了泥,有些沉重,葉宋索性就把鞋脫了下來,赤腳走在鄉村路上。蘇靜很周到地把她的鞋放在菜簍里,一起拎著回去了。趁著葉宋洗材時候,他又熟稔地把鞋上的泥給挑干凈。

     蘇靜頭微微靠在葉宋的肩上,問:“冷不冷?”

     葉宋酒喝得半熏,其余多數酒都是被蘇靜給擋下了。他比她喝得多,酒量也很好,葉宋就疑惑,同樣是在外打仗一兩年都不沾酒,為什么她喝了不多就會醉而蘇靜就不會呢?葉宋腦中和心中尚因為酒的緣故還發著熱,蘇靜話的語氣也帶著濃濃的酒香。她道:“不冷,再怎么冷也比不得雪地里的冷。”她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伸出手去,輕輕撫摸上蘇靜的下巴,他臉上很暖和,一下子就把葉宋的手給熨帖暖了。

     蘇靜的下巴并沒有看起來那么光滑,反而有些扎手。他是男人,平時雖打理得很干凈,但還是會長出短不易察覺的胡茬兒。葉宋喜歡手指間那種摩挲著的密密麻麻的酥癢感,于是摸個不停,偶爾碰一碰他的鼻尖和嘴唇,道:“蘇靜,你喝了那么多酒,醉了么?”

     蘇靜道:“醉了,但還能再多喝幾杯。”

     “那為什么我的酒量就不行了?”

     蘇靜低低地笑,道:“那是因為你學會喝酒學得晚,我很早就開始喝了。”

     “多早?”

     “十四歲及冠的時候。”

     “那么早”,葉宋皺了皺眉頭,“你還是未成年呢,就開始飲酒了。”

     “在北夏,十四歲就算個男人了,可以娶妻了。”

     “你能發育得這么完全,真不容易。”

     蘇靜眨眨眼,貼著葉宋的耳朵問道:“你怎么知道我發育得完全?”

     “……”葉宋咬牙,往蘇靜的腦門上拍了一下,“我的是你的臉,你下不下流!”想了一下,轉而又不太確定地問道,“好像以前你跟我過你有不舉之癥,不會是真沒發育完全吧……”

     蘇靜歪著嘴角輕咳了一聲,道:“男饒隱疾,你隨口就出來了,你才下流。”

     葉宋轉過身去看他道:“我認真的,你抽空可以讓英子給你看看,不定能夠治好。”

     蘇靜桃花眸里華光滟瀲仿佛漫山的桃花開遍,道:“怎么,怕你以后不幸福啊?那回頭我找英子給我看看。”

     “……”葉宋摁下額上跳動的青筋,“算了,當我沒。”

     耳邊回蕩著的是蘇靜一陣陣舒心愉悅的低笑,他將葉宋環得更緊,又道:“這些事當中,又完成了兩樣,離最后又近了一步。”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