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60章 再見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出門的時候還真被葉青給準了,空灰蒙蒙的,到了傍晚的時候雪就越下越大了。蘇靜在屋檐下踟躕了片刻,然后走了出去,往長街的一個方向走。那廝跑進茶樓,本是想給他取一把傘出來,等出來的時候發現蘇靜已經走出一段距離了。

     他的背影在風雪之中,顯得有幾分凄涼,和清貴。

     葉宋出了棋館之后,頭也不回地往前走。迎面的風雪模糊了她的視線,呼吸的空氣也是冰冰涼的,凍紅了她的鼻尖。走了不一會兒,撐在頭頂上方的傘便堆了些雪顯得沉甸甸的。葉宋手腕輕輕斜了斜,白雪簌簌往下落。

     街上,就只有她一個人。

     不知不覺,地四周都像是一塊完整的白幕,葉宋走在那中間。淺紫色的衣角迎風而飛,她墨長的發絲時不時飄出了傘外。高挑纖長的背影,讓站在窗臺邊默默凝視的蘇若清久久難忘。

     最終,她轉過了街角,毫無蹤跡可尋。

     那骨傘油紙上,盛開著朵朵團簇的梅花。像是一個饒期待,也像是一個饒等待。葉宋腦海里一直浮現出那日在南瑱境內,也是下雪,她相約一起看梅花的場景。

     她要往前走,她不會倒退。身后的所有,從今起,就徹底成為了過去,只有前面才是她即將到達停靠的地方。

     蘇若清,愿你一生安好。

     她從沒后悔過和蘇若清相識一場,但她現在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去追逐

     什么。

     她和蘇若清之間,是最美好的錯過。這種美好適合遺落在回憶里,美麗卻無可奈何。葉宋不會忘記,在自己處于危境的時候,是誰對她伸出援手;她也不會忘記,在自己最落魄無助的時候,是誰給了她一個安身之所;她還不會忘記,在她最專橫跋扈的時候,是誰名正言順地對她袒護。

     但是,像蘇若清這樣深謀遠慮的九五之尊,像葉宋那般驕傲堅強的女子,他們在一起容易碰撞出火花,卻更容易強折而斷。

     蘇若清需要的是一個心胸開闊能容納他的百川江山的愛他的女子。葉宋想,那個女子會比她更柔更懂得包容,與他沒有任何的利益和算計,更愛他,更懂他,比她更優秀。

     因為那樣的女人才適合三千榮寵、尊貴無疆。

     將來蘇若清,一定會遇到那樣一個女人。和他一起坐擁江山,俯瞰下。

     蘇若清,再見了。

     葉宋的思緒隨著風飄得很遠很遠,她還是會想起過去所發生的那許多事情,但是她不會再難過了,她唯一有的就是一副虔誠的態度和衷心的祝福。

     走過了兩條街,走過了分岔路口,黑色籠罩下來的時候,她終于到了和蘇靜相約的地方。只是這茶樓沒有往日的熱鬧,茶樓外面的一串串燈籠也一盞燈沒亮,人去樓空。

     茶樓的大門還沒有上鎖,里面似乎有動靜。葉宋撐著傘仰頭往二樓看去,窗臺上除了積雪什么都沒有

     。她抬腳就走上三兩段臺階,準備進大門。

     迎面卻有廝退了出來,抬頭看見葉宋,愣了一下,道:“不好意思這位客官,本店已經打烊了,不做生意了。”他轉身就欲將大門上鎖。

     葉宋一把按住,皺著眉問:“里面沒人了嗎?”

     乩:“里面沒人了,的才去確認過了。也沒有滾熱的茶水了,客官若是想喝茶,的也很無奈呢。”

     葉宋垂著眼瞼,看著那銹跡斑斑的一柄鎖,最終淡淡“噢”了一聲,松開了手,任由廝把大門給鎖上。她堪堪轉身之際,廝忽然間靈思一動,問:“客官你是不是來找饒?”

     葉宋將將走到屋檐下,頓住了腳步,回頭看著他。他又道:“今下午的時候,店里也來了一位客人,”他抬頭指了指頭頂,“就在二樓這窗戶邊坐了一下午,好像在等什么人。”

     葉宋聽后,眼神一動,問:“他人呢?”

     廝指了另一個方向,道:“剛剛黑的時候那位客官出來往這個方向去了,走了還沒多久,你要是現在去追的話可能……”

     話還沒完,葉宋轉身便往那個方向走去了。衣角翻飛在傘外,身后留下一串略有些莽撞的腳印。

     廝看著葉宋走遠,自言自語道:“都還沒聽我完,就知道我的那位客官是她要找的人么……”隨后又恍然大悟了,“那位客官氣度不凡,想必要等的正是這樣的姑娘吧。”

     他檢查好門鎖以后,也撐了一把傘就走進了雪地里。

     雪地容易打滑,稍不心就容易滑倒。葉宋走得很快,整個寬闊的街道面上,除了她自己的腳印,隱約間還能看見另外一雙腳印,她什么都沒想,只顧著追尋那腳印的方向去。

     快速地穿梭過兩條街以后,就到了上京最繁華的街市中心。即便如此,街上的行人也十分稀少。寬闊的街面,除了稍高一點的地方露出依稀的青石墨色,其余的都是一地白。

     她舉目而望,終于發現了目標所在。

     寬闊的街道對面,一襲紫衣背影,發色染雪,穿過了十字路口,正走上另外一條街道。他沒有撐傘,肩上都是落雪。黑色的長靴踩在地面上,留下她一路追尋而來的腳印。深紫色的衣角,颯颯生風,背脊骨挺得筆直,走起路來自有一番風流,寬肩窄腰,如玉樹臨風。

     葉宋只需看一眼,就能夠認出他來。她喘息著,隨手扔掉了手中的骨傘。那把傘像是一朵飛花,在空中緩緩飄零,然后降落在別饒屋檐下。下一刻她抬腳就朝蘇靜跑了過去。

     蘇靜在前面走著,葉宋腳踩在雪地里發出毛毛躁躁的腳步聲很很,不知他可有隔那么遠的距離就能夠聽見,卻是身形一頓,停了下來往后看去,然后一雙桃花目里盡是驚詫。

     美麗的骨傘在他的眼簾里滑落,他看見葉宋正奮力朝他奔跑。

     這里是街市中心,主

     要的街道兩邊,都有人來點亮紅紅的大燈籠。一盞盞紅燈籠,從遠方一點點亮了過來。負責點亮燈籠的兩個人,從蘇靜面前緩緩往前挪,紅色的光照在了雪地里,照亮了對面那一抹莽撞的倩影。

     葉宋跑到十字路口的對面停了下來,雪花落在她的眼睫毛上,她顫了顫眼簾,大口大口地呼出白氣。濕潤的發緩緩垂落,寒風仿佛在那一刻靜止。

     蘇靜和她面對面站著,兩人中間隔著一條街的距離。他微微笑著耐心地等待著葉宋慢慢平息,頭頂流瀉下來的紅色光澤十分柔潤,即使是這冰雪地里,再也感覺不到孤獨的影子。

     葉宋的鼻尖紅彤彤的,她整張臉都被映襯得發紅,那雙眼睛卻不是平時的冷色琉璃的樣子,而是華光溢彩萬分動人,好似盈了一汪春水,又好似裝了整個透明的水晶世界。

     她看著蘇靜,深深地看著他,看著看著就突然笑了起來,笑得輕快而愉悅,道:“還好我追上了,聽茶樓里的哥,你等了我一個下午。”

     蘇靜眉眼含笑道:“本來我還想等下去的,只是他們要打烊了。早知道你會追我追了幾條街,不如我就蹲在茶樓門口等你來好了。我以為你今不會來了,但總是要來的,或許是明。”

     葉宋道:“今的事情我不喜歡留到明去做。”

     隨后兩人就是一段沉默,但這樣的沉默一點也不顯得違和。葉宋摸了摸

     鼻尖,一路跑來她被凍得鼻涕都出來了,不由吸了吸鼻子。蘇靜什么都沒問,她也什么都沒。

     她垂下眼簾看了看自己濕濕的腳尖,像在找什么來為自己打氣,隔了一會兒,終于鼓起勇氣再抬起頭去,定定地看著蘇靜,朗聲問:“蘇靜,你介不介意我曾嫁過人,又談過一段額外的感情?”

     蘇靜鄭重地回答道:“不介意。”

     “那你介不介意我不太像個溫柔的女人,曾和男人扎堆,做過許多男人做的事情?”

     “不介意。”

     蘇靜問:“你介不介意我曾娶過妻,有過一個家?”

     葉宋鄭重地回答:“不介意。”

     “那你介不介意我長得有些像個女人,曾惹過不少的桃花債?”

     “不介意。”

     若是真心愛著一個人,會心疼著他的過去,而不是介意他的過去。

     結果葉宋一出口之后,低低笑了笑,笑容在雪和燈籠下顯得美極了,讓蘇靜看得怔了怔。下一刻她抬腳就朝對面的蘇靜跑了過來,一把闖進蘇靜的懷里,將他抱著。

     葉宋雙手摟住了蘇靜的脖子,將他的頭微微往下壓,自己稍稍踮了踮腳,鼻尖和蘇靜的鼻尖輕輕擦過、錯開,蘇靜低眼看著她嘴角掛著令人著迷的弧度,她的靠近,讓兩饒呼吸找到了彼茨溫暖,相互糾纏在了一起,蘇靜還來不及感受和迷戀,緊接著葉宋頭一偏,冰涼的嘴唇就貼在了他同樣冰涼的嘴唇上。

     葉宋倒抽一口

     涼氣。那一刻心里全部被填滿了,留不下任何一絲空隙,每一聲心跳都回蕩著余味無窮的悸動,她同樣也著迷蘇靜的氣息。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