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434章 惱羞成怒的熙妃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蘇靜笑瞇瞇蹲在她身邊,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又附耳去聽了聽,方道:“跟著一起走了。”

     “那我就放心了。”葉宋重新躺回去,拍開蘇靜的爪子,道,“聽什么聽,現在就只是一坨肉而已,沒手沒腳的,你難不成還能聽見他跟你話?”

     蘇靜道:“能啊。”

     葉宋挑了挑眉:“那他跟你什么?”

     蘇靜道:“他讓我對你好點兒。”

     葉宋眉目一舒展,撇開頭去嗤笑出聲,臉上分明是愉快而幸福的。

     蘇靜硬要擠上躺椅摟著她,問:“為什么你知道皇上一定會帶盞月離開?”

     “因為你。”葉宋道,“因為你老是跟我鬧別扭,他心里過意不去。”

     蘇靜摟著自家媳婦兒,笑得春風得意,道:“你皇上要是知道咱倆合起來忽悠他,會怎樣?”

     “你不我不,他怎會知道。”葉宋側了側身,靠在蘇靜懷中,靜靜道,“盞月跟著他回宮,盼只盼盞月能夠真正走進他的心里去。像盞月那樣的女子,沒有利益牽連,求的比別人少,和皇上在一起才會是幸福的。”

     蘇若清這一回京,后宮里的妃嬪們都沒想到他會帶了一個女人回來,而這個女人正是當初獨居儲秀宮的秀女王盞月。他讓李如意單獨給王盞月辟了一處宮殿,配以宮女和太監,吃穿用度儼然按照后宮之妃的禮制來。

     這其中最不能忍受的便是熙妃了。她既怨恨王盞月又怨恨李如

     意,想著當初要是李如意提前告訴她蘇若清的行蹤讓她能夠一同去江南,定不會叫王盞月有機可趁。她幾乎都以為李如意和王盞月是一伙兒的。

     再有兩個月熙妃就要生產了,挺著一個圓滾滾的肚皮行動十分不便卻還是不能安分地待在自己宮里而要出來走動。

     這晚上熙妃動身去了李如意那里,李如意好茶好水地招待,仿佛當之前的種種不愉快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是熙妃言行舉止間都寶貝著她的肚子,看向李如意時的眼神也若有若無地集中在她的肚子上,充滿了炫耀和不屑之意。

     李如意也視若無睹,道:“妹妹即將臨盆,夜里出來多有不便,為何不好好在宮里歇息,有什么事差人來一聲即可。”

     熙妃道:“臣妾一個人待在宮里橫豎沒有意思,皇上整日忙于政事,可一有閑暇之時便是去了盈月宮的那個賤人那里,她無名無分的卻好意思霸著皇上不放,若是我不是挺著這大肚子,只怕要給她好顏色瞧瞧。臣妾無聊,只好來姐姐這里坐坐,嘮嘮家常,還望姐姐不要見怪。”

     李如意笑了笑,道:“盞月姑娘此次隨皇上回京,已經不是當日的秀女,本宮聽聞她琴棋書畫與皇上甚為合拍,只要皇上在她那里覺得放松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于名分,相信皇上心中自有分寸,不會虧待于她,該有的也都遲早會有的。”

     熙妃聽李如

     意的一席話,更是把自己氣一通,道:“連姐姐都那樣,看來宮里真是人心涼薄,有了新人忘卻舊人,皇上如此,就連姐姐也是如此。”

     李如意看了她一眼,道:“這些話不能亂,讓皇上聽去了只怕要心寒。熙妹妹哪里是舊人,分明一直是皇上身邊的紅人。”

     李如意起這話時語氣不咸不淡的,不像是夸耀更一點不像是羨慕,反而像是在一件無關痛癢的事情。蘇若清已經好些日沒去熙妃宮里坐坐了,只時常差人賞賜一些東西下來以顯示他對熙妃肚中龍嗣的關懷之意。熙妃又不遲鈍,只怕再讓王盞月霸占下去,她就真的會成為一枚舊人了。她得寵宮中這么久,豈會甘心。

     遂熙妃陰陽怪氣兒地道:“聽姐姐的話,好似對皇上寵愛誰關心誰一點都不在意。臣妾以為,但凡在意一個男人,都會忍不住去關心他的一舉一動,可姐姐這般無動于衷,臣妾不相信姐姐對皇上都是虛情假意,難道姐姐就一點兒都不想去爭去搶嗎?”

     李如意道:“大家同為后宮的女人,也都是皇上的女人,去爭去搶又有何意義,只要心系皇上,能夠為皇上之憂而憂為皇上之樂而樂,就算是盡到了本分。若真是一門心思攻于算計,只怕到頭來得不償失。”

     “得不償失?”熙妃冷笑一聲,道,“娘娘的是自己吧?”

     李如意不喜不怒道:“有話你不

     妨直。”

     熙妃玉手拂了拂茶盞杯沿,悠悠道:“如意姐姐以前的事跡臣妾可是略有耳聞,堪稱是后宮妃嬪的楷模典范。那個時候姐姐把別人斗得你死我活,如今這些話怎么都不該是姐姐出來的啊,姐姐怎么反倒畏手畏腳起來了。王盞月是賢王妃選拔起來的人,姐姐就真的甘心,一個葉宋遠嫁當了賢王妃之后,她的人竟然還入主六宮將來或許還要爬到姐姐的頭上,臣妾到底不如姐姐這么心胸開闊,總也咽不下這口氣。”

     李如意不急不緩道:“你又不是本宮,你怎知本宮咽不下這口氣。我看真正咽不下這口氣的是熙妹妹吧,容忍不了盞月姑娘入主后宮。熙妹妹本就是依據當初的賢王妃的存在而存在的,而今是覺得自己的存在受到了威脅嗎?”

     熙妃聞言臉色頓時就白了白,有些惱羞成怒道:“臣妾煞費苦心,不忍看姐姐就是在葉宋嫁給賢王當了賢王妃之后也還是被她死死踩在腳下,姐姐不領情也就算了,還這般奚落臣妾。臣妾沒有忘記是姐姐把我帶進宮的,但自始自終臣妾是臣妾,她葉宋是葉宋!還有王盞月,不知用了什么狐媚功夫才留住了皇上,我相信假以時日皇上也一定會看穿她的真面目的!”

     李如意道:“熙妹妹何故如此動氣,當心對肚子里的胎兒不好。”

     熙妃見話不投機半句多,站起來便欲離去,硬生生道:

     “色已不早,臣妾不便久留,先行告退。”

     熙妃走后,瑞香便讓人進來收拾茶具,一面扶著李如意去寢殿休息,邊道:“熙妃想來拉攏娘娘對付盞月姑娘,目的沒有達成旋即就露出了真面目,真是可憎。”

     李如意緩緩道:“她的心計多顯露于人前,這并沒有什么奇怪的。”

     “也是,如若娘娘答應幫助熙妃,將來不定還會被熙妃給連累。”進入寢殿之后,瑞香又試探道,“只不過,盞月姑娘將來要是真的得寵娘娘真讓她爬到娘娘頭上嗎,娘娘后宮的地位好不容易日漸穩固了”

     這日,李如意去覲見蘇若清,為的便是王盞月在后宮里的名分事宜。

     她道:“盞月姑娘在宮里已經住了一段時日,各方面都漸漸熟悉了。盞月姑娘蕙質蘭心,能得皇上歡心是她之福。臣妾便是專程前來問一問,內事監那邊,要不要將盞月姑娘的名字添在侍寢名單上?”

     蘇若清道:“此事不急,先放著吧。”

     李如意頓了頓,又道:“此事皇上不急,盞月姑娘不急,臣妾亦是不急,只是臣妾以為,為了避免盞月姑娘落入宮中長舌之饒話柄,也是為盞月姑娘著想,她遲早需要一個名分的,這趕遲不如趕早,也好叫她在宮里不會舉步維艱才對。”

     蘇若清沉吟了片刻,抬頭看向李如意道:“愛妃得有理,那便添上吧。”

     “是。”

     怎知這件事轉眼就叫福熙宮的熙妃給知道了,熙妃是勃然大怒,越發地恨極了王盞月。在蘇若清招王盞月侍寢之前,她滿腦子想的都是怎么除掉王盞月。

     盈月宮里的宮女太監全都是王盞月眼熟的,均是當初儲秀宮的那一般。王盞月重回宮里,他們上下都很開心,并且伺候地十分周到。

     不知不覺暑夏就已經過去了,迎來的是秋高氣爽、艷陽高照。宮中苗圃那邊依照李如意的吩咐送來了許多精心培育的秋菊,有紅有黃,形態極盡妍麗,十分適合觀賞,觀賞之余就是用來煮茶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王盞月正給菊花修枝剪葉時,不想熙妃帶著人盛裝往盈月宮里來,氣勢洶洶的。只不過在見到王盞月時,滿身戾氣似乎瞬間消失不見又云開 晴了。她在翠環的攙扶下緩緩走來,道:“盞月姑娘好有雅興啊,這些秋菊福熙宮里尚且沒有,看來如意姐姐真是偏心,盡往你這處送了。本宮游御花園時恰逢聞到了這菊香,盞月姑娘不介意本宮來你這里坐坐吧?”

     王盞月直起身來,往肩后攏了攏如墨的青絲,道:“娘娘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娘娘里邊請。”

     熙妃去了盈月宮的消息又第一時間走漏到了李如意那里,李如意不敢怠慢,隨即就起身準備去盈月宮,并著了一個太監去通知蘇若清。

     熙妃在廳里一坐下,宮女便上來奉茶,隨后退下。王盞月道:“那些菊花不過是平凡之物,可能盛開得格外好些,相信在娘娘宮里,均是奇花異草數不勝數。若是娘娘喜歡這些菊,一會兒娘娘搬走便是。”....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