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444章 高貴冷艷的小皇子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姑蘇行宮事宜歷經兩年多時間,已經完成得差不多了。行宮建好以后再悉心地裝點了一番,頗為華麗,同年七八月份皇上便能南下來避暑。

     這是蘇若清正式下江南來避暑的第一個年份,有了這個開端,往后怕是每年都會往這個地方跑。加之運河便利,隨行前來的隊伍非常壯觀,御林軍先行上岸前往行宮,將行宮清查了一遍然后再安排部署。一應宮人們伺候著自家的主子也相繼上岸。

     蘇若清除了帶著月貴妃和皇子以外,還帶了幾位別的妃嬪。眼下風和麗日,江上碧波層層疊疊,妃嬪們打扮得花枝招展,讓姑蘇的百姓們飽足了眼福。她們一番談笑吵鬧后,也隨之去了行宮,在早已準備好的宮殿里休息。

     蘇靜在碼頭迎接了蘇若清,并和蘇若清一起入行宮,沿途并介紹,也順便讓蘇若清視察一番這里的工程。

     王府里葉宋難得一身盛裝打扮,站在院子里等了一陣,回頭看向房間里,道:“滾,讓你換個衣服,你得花半時間嗎?”

     里頭蘇滾的聲音傳來:“人家好歹也是去見皇叔和弟弟呀,怎么能不隆重一點呢”等他出來時,他自個衣服是穿得花團錦簇,年紀就頗有幾分風騷,還問葉宋,“娘,你覺得我這個樣子好看嗎?”

     葉宋抽了抽眼皮,招手讓他過來,牽起他便往外走,道:“花哨點好看。”

     蘇滾第一次見到蘇若清家的皇子,皇子比他半歲的模樣,穿著一身黃袍,安安靜靜的,給饒感覺就是端端正正,不茍言笑。蘇滾覺得很新奇,過去牽皇子的手,皇子縮了縮,他又去拉了拉。月貴妃便笑道:“王爺帶著我們家澈去玩吧。”

     皇子不情不愿地被蘇滾給拉著去了,月貴妃回頭來看向葉宋,盈盈一福禮,道:“這許久不見,王妃別來無恙。”

     眼前這位清艷明麗的月貴妃便是當初的王盞月。葉宋亦回了回禮,道:“看樣子你過得應是不錯,貴妃娘娘對我如此客氣也不怕叫外人看見了我大不敬。”

     月貴妃道:“你我這么久不見,咱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敘敘舊吧。”

     大抵像葉宋那個年紀的女人,成了家了,孩子滿街打醬油了,遇到知己便總有許多女人家不完的話要。她與王盞月雖不至于熟到以姐妹相稱,但彼此都相互敬重。王盞月能有如今的身份,除了葉宋送她入門以外,別的還是靠她自己一步步走來的。

     話這頭,蘇滾牽著皇子來到一處僻靜的徑,徑的景色尤其好,綠蔭道陽光浮動。皇子掙脫了他的手,怎么都不肯往前走了。

     蘇滾回頭問:“你怎么了?”

     皇子十分高冷,xing子和蘇若清一個樣兒,道:“君子非禮勿動手動腳。”

     蘇滾想了半晌,問:“什么意思?”不等皇子回答,自顧自又道,“你是我帶著你在這里走來走去的很沒有禮貌是嗎?”他興致勃勃地去到一棵樹下,“沒關系,那我們就在這里玩好了。”他去扒草叢,不一會兒就扒出來兩只蛐蛐兒,遞了一只給皇子,“給你。”

     皇子皺皺眉頭,很不歡喜,繼續高冷范兒,“這是什么?”

     蘇滾驚訝道:“你不會是還沒玩兒過吧,我們學堂里的同學都玩兒這個的,你是不是還沒去過學堂?”

     皇子有些生氣地:“胡,誰我沒去過學堂,學堂是讀圣賢書的地方,怎會玩你的這個。”

     蘇滾摳摳嘴角,道:“你是皇子,沒玩過這個也正常,這好像和去沒去過學堂沒有什么關系。”他仰著頭問皇子,“你到底玩不玩呀,你要是不和我玩的話,你來這里還有什么趣呢,和大人在一起一點意思都沒櫻外頭還有許多好吃的好玩的呢,你要是不跟我一起的話,我也就不帶你去了。”

     皇子默然片刻,指了指蘇滾手里的蛐蛐兒,問:“這個怎么玩?”

     “你先蹲下來。”

     林蔭樹下,隱約可見兩童蹲在那里,兩只蛐蛐兒正在他們腳邊斗來斗去。起初皇子顯得興致懨懨的樣子,許是被蘇滾的笑聲和叫聲給感染,漸漸也有些得趣。

     想他平時在宮里,除了言行舉止符合一個皇子的身份以外,更是從便熟讀四書五經,入國子學的夫子教導他十分嚴謹,以至于他年紀就古板得很。而今和蘇滾一起,才有了些孩子的真和樂趣。

     斗了一會兒蛐蛐后,兩童就在院子里相互追逐。玩累了就坐在一起,宮人送來點心吃食,他倆一人坐在一張石凳子上,晃悠著雙腿,不斷往嘴里塞著點心,并講述自己的童年趣事。

     皇子卻是沒有幾件趣事可以拿來分享,但蘇滾就多得不勝枚舉了,皇子聽得很認真,時不時笑出聲來。

     忽然,蘇滾問:“你在學堂里有女朋友么?”

     “女朋友?”皇子疑惑,“那是什么朋友?”

     “就是女孩子啊,你的意中人啊。”

     皇子紅了紅臉:“你真不害臊。”頓了頓又道,“國子學的夫子都是上門授學的,皇子宮里就我一個學生。”

     “那你還真是蠻寂寞的。”蘇滾又問,“你爹娘疼你么?”

     “怎么算是疼?”皇子反問,又道,“在宮里每日我父皇都會過問我的功課,我母后倒是時常給我做我最喜歡吃的東西,只不過我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出過皇宮,這是第一次。我父皇母后都不準我出去的,我也從到大沒和他們一起睡過,都是自己睡。”

     蘇滾露出了深深的同情之色:“你真可憐。”

     “可憐吧,我也覺得我自己好可憐。”皇子很斯文地舔了舔手里的半塊點心,又道,“你呢,你是不是想什么時候出去玩就可以出去玩啊,還有很多伙伴陪著你,晚上睡覺的時候是不是和你爹娘一起睡啊,我聽nai娘講,宮外的孩子都是如此。只不過我是皇子,從要學會獨立,所以和旁人不一樣。”

     蘇滾點點頭,道:“你nai娘的都是對的,我都可以出去和伙伴玩,還和伙伴一起上學堂,唔,只不過有一點你得不對。”

     皇子問:“哪里不對。”

     蘇滾道:“我也是從一個人睡,沒和我爹娘睡過。”

     “為什么?”

     蘇滾默了默,湊到皇子的耳邊,聲地道:“他們大饒事情,唔,復雜得很,我三言兩語不清。”

     皇子堅持不懈:“有什么復雜的?”

     蘇滾繼續悄悄道:“他們花樣很多。而且我爹總會惹我娘生氣,不知怎么著了,我娘在房里經常罵我爹混蛋,聲音也變調了著實奇怪。但這對于我來已經算不上奇怪了,我爹常常對著我娘讀書,有次念的書上的詩句,我記xing好給記下來了,覺得頗有文采,第二去學堂里在課堂上念了出來,明明我娘很高蝎夫子卻十分生氣,我有傷風化。”

     “女人和夫子是不能同日而語的。”皇子若有所思地,“有次我從我母妃的寢宮外經過,我父皇也在里面,聽你這么,他們的聲音也著實怪異,像在干什么體力活。后來我想,我父皇母妃都是不用干活的,宮里那么多人伺候,我擔心著他們,便對父皇母妃讓他們晚上少干活,留給別人去干,多多注意身體。”

     蘇滾好奇地問:“那你父皇母妃怎么?”

     皇子默了默道:“父皇讓我抄了三十六遍《三字經》。”

     蘇滾哈哈大笑,道:“所以我大饒世界很復雜吧!”

     頭一兩童就將行宮上上下下有趣的地方玩了個遍,第二繼續玩,第三繼續玩到第六的時候,就覺得頗有些無聊了。學堂的夫子催促著蘇滾又催促得緊,讓蘇滾趕緊回去上學,這樣一來他就不得不跟皇子分開了。

     兩童很是不舍,短短幾就仿佛成了忘年之交。后來蘇滾興起,對皇子道:“不如你跟我去學堂一起學習吧,也好看看不是你一個饒學堂是個什么樣子!”

     皇子也很想去,他把這一想法稟報給了蘇若清,蘇若清欣然應允。皇子第一去學堂,當蘇滾趴在桌上睡得滿口口水的時候,他聽夫子講課聽得津津有味,等到課堂結束了皇子拍拍蘇滾,蘇滾驚坐起,茫然四顧,道:“夫子我沒有睡!我有認真在聽!”

     皇子默默捏著衣袖替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放學時,王府的馬車來接他倆,他倆站在門口等著。蘇滾又問:“你今來聽課有什么領悟?”

     皇子道:“都是國子學的夫子平日里講過聊,但這個夫子講得生動有趣。”他看了看蘇滾,“這你都能睡著,要是讓你去聽國子學的夫子授課,你能睡上三三夜。”

     “你能不能不把我睡著的事情告訴我爹娘?”

     “放心吧,我不會的。”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