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2章 外面的世界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爽利地進簾鋪,淡淡環顧了一下四周。抓機書閱讀網,海量免費閱讀/下載當鋪老板見了她,雖是個女子,但渾身透露出來的氣質更像一個女漢子,負著雙手帶著一種大刀闊斧的感覺,且身旁還跟了一個丫頭片子。老板就知道自己的生意又來了。

     老板滿臉堆笑,道:“請問姑娘是當東西還是贖東西呀?”

     葉宋微微側頭看著他,笑瞇瞇道:“買。”

     “姑娘想買什么?”

     葉宋走到柜臺前,柜臺上豎了一張木格子透明琉璃屏障一直到房梁,把內外給隔開了來,只余下柜臺中間的一扇窗,以交換寶貝和支付銀錢所用。

     葉宋低鐐頭,透過窗往里瞧了兩眼,里面的格子柜臺上陳列了各種寶貝簡直琳瑯滿目,她對上老板的褶子笑臉,手臂擱在柜臺上,閑話一般道:“看來大家都這金賢當鋪乃京城第一當鋪誠不欺我。我是打聽好了才來的,新近我想置一些首飾,奈何去了幾家成品店之后頗感失望,金銀玉石分量倒是足,但樣式都一個樣,我妹妹很不喜歡。聽老板這里各種寶貝都有,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款式、工藝都很精致的幾樣首飾?”

     老板眼冒精光道:“姑娘來得正正巧,剛好前不久有人來我這里當了一批首飾,樣式、工藝皆是上上等,但就是價格……不知姑娘可有興趣?”

     葉宋道:“你拿來我瞧上一瞧。”

     老板轉身取來一個青色包袱,在柜臺前打開。頓時珠光寶氣晃花了饒眼睛。里面步搖發釵、耳鐺手環各有幾樣,葉宋拿了一根金步搖細細看了兩眼,鳳紋形狀,配以血紅色的寶石,十分的金貴而精致,她不由嘴角笑意更甚,這些首飾可不就是碧華苑里四個丫頭當出去的那一批?一樣也不少。

     “果然不是凡物”,葉宋道,“一定是價值不菲啊。這里的每一樣,恐怕京城里最上等的工藝師父都要費很大的功夫才能打造得出來。老板你真是進了一批好貨。”對于珠寶的品鑒,葉宋還真是一個門外漢,不過再怎么一竅不通,王爺送給愛妾的首飾能差到哪兒去?她只管撿好話,準沒錯。

     老板聞言豎起了大拇指:“姑娘真是識貨,若是姑娘有心買,我可以便宜一點賣給你。”

     “便宜一點是多少?”

     老板比劃了五個手指頭。

     沛青沉不住氣了,大驚:“五千兩!明明……”

     葉宋止住她,直言道:“這些當然值五千兩,只不過這么高的價我買不起。”頓了頓又笑了一句,“不過我也是做生意的人,還是老板算得精明。這些收拾當進來,頂多兩千兩吧?”

     老板干干笑了兩聲,道:“既然姑娘話得這么直白又這么識貨,這樣,價格我們再商量!”

     葉宋嘖嘖道:“可惜了,我雖然想挑做工精細的首飾,但我不大喜歡這金銀光氣,比起這些,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著她便伸手指了指里面柜臺上擺放著的一只翡翠碧鐲。

     老板有些掛不住了,道:“姑娘不是要工藝好的么,那翡翠鐲子可不費什么工藝啊。”

     “但是質地溫潤而自然,也未有什么不好。老板可否拿給我試一試?”

     老板見大生意似乎泡湯了,有些沮喪,但還是取下來給葉宋試上一試。葉宋手腕瘦得很,但膚色白,套上那沉碧色的翡翠鐲子十分漂亮,沛青喜道:“姐,就要這只。老板,這個多少錢?”

     老板道:“一百兩紋銀,一文都不能少。”

     葉宋道:“老板,買賣不成道義還在嘛,這一回生二回熟,我下回來再挑些好東西就是了,你再給便宜一點。”

     “姑娘是來拿我開心的吧”,老板霎時愁下了一張臉,道,“實不相瞞,這批首飾我是花了大價錢當進來,這個月要是賣不出去就相當于整個月分文不賺了,我一家老還等著吃飯呢。”

     “想要賣出去還不簡單?”葉宋手撫著腕上的翡翠鐲,心忖這要在現代起碼得賣一萬多塊錢吧,口上便漫不經心道,“路子多得是,就是不知老板愿不愿意花心思了。”

     老板一聽,急忙問:“怎么個花心思法?”

     葉宋笑道:“我要是給你指了條路子,老板賺聊話如何感謝我?不如把這鐲子免費送我如何?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聲音。”

     老板片刻遲疑,然后一拍大腿,肉痛道:“要是姑娘有法子讓我把這些家伙賣出去了,那鐲子就免費送給姑娘!”

     葉宋對老板勾了勾手指示意老板湊過耳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道:“搞一個拍賣會不就得了,競價高者得之。多少王公貴族千金買佳人一笑,這其中寧王可不就排在前頭。我聽,他尤為喜歡打造獨一無二的首飾送給愛妾,你的這些東西他會喜歡的。到時莫五千兩,就是一萬兩也是有可能的。”

     老板聽后甚喜:“姑娘一言,醍醐灌頂啊!”

     出了金賢當鋪之后,葉宋對這免費得來的鐲子甚是滿意,沛青好奇地問:“姐,你跟那老板了什么啊?”

     葉宋睨她一眼:“好奇心害死貓啊。”

     出來金賢當鋪之后,已經是正午了,奈何兩人吃撐了還沒消化,無法再進食午飯,又覺得這么早回王府難免可惜,便進了一家茶樓喝茶消食,順便打個盹兒。

     茶樓里茶客寥寥,正好臺上有書人準備最后一輪書。葉宋一進來便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她沒聽過書,便和沛青撿了個靠得近些的位置,要了一壺春茶,興致勃勃地聽書。

     另一桌三四個男人,打從葉宋一進來便頻頻投來目光,不曉得的是些什么話題時不時發出哄笑。葉宋直感覺他們的不是什么好話,且還跟她扯上了關系,不由皺了皺眉。恰好是這一淡淡地皺眉,如濃濃春意中的一抹尚未消融的白雪。幾人笑聲越發的猥瑣起來。

     臨窗的位置,坐著一位黑衣公子,修眉入鬢,五官輪廓十分清俊英氣,是個難得的美男子。他雙目如墨純粹,淡淡側頭看著窗外,瞳仁中掠過浮光華影,始終目色清淡漠然,仿佛外面街上的喧鬧全然與他沒有絲毫關聯。

     可是茶樓里的幾個猥瑣茶客,顯然打擾到了他,他回頭看了那邊一眼,眼風往葉宋那桌淡淡掃過。他身邊站著一個侍從,侍從很是明白主子心意,便轉身去了猥瑣的茶客那邊,大意是禮貌地請他們安靜一點。

     幾個茶客見著自己人多,不把那侍從放在眼里,當即就想教訓一下他。怎知侍從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三兩下幅度地就讓幾人變了臉色,似乎吃了虧。幾人站起來,臉色扭曲地灰溜溜走了,路過葉宋時還不忘多瞟兩眼。

     等人走后,沛青忿忿罵了一句:“呸,登徒子!”

     茶樓里的書人的書,真的是一劑很好的催眠劑。不一會兒葉宋就昏昏欲睡,直接爬桌上睡了起來。但沛青就不一樣的,約莫她是甚少聽過書生姐一類的風花雪月的故事,因而覺得很感動,越聽越精神越聽越入迷。

     等到一場書完,一個中午差不多也快過去了。這時下午來喝茶閑聊的茶客陸續又多了起來。

     沛青推了推一旁睡得正酣的葉宋:“姐醒醒!醒醒!”

     葉宋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蹭地一下彈起來,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迷糊糊道:“怎么了,蘇賤人追來了!”待看清了沛青一臉驚疑的表情時她緩了緩,面色恢復了正常,看了看臺上書人收拾著下去準備換另一人上來,就開始鼓掌,“尼瑪的得太好太精彩了!點贊!”

     書人像看神經病一樣瞪了她兩眼。

     沛青擔憂地道:“姐你是沒睡醒么,還是繼續睡吧。”

     葉宋一聽,嘵一下栽頭趴桌上,繼續呼呼大睡了。

     后來不知道葉宋睡了多久,反正口水是流了幾次,也半睡半醒了幾次。她有午睡的毛病,不睡就整個人不好,精神處于混亂狀態。在碧華苑里時她每日午后睡得都很安靜,今日第一次在茶樓里度過一個中午,還有些不適應。

     聽挨著的不少桌的茶客們紛紛都,半下午的時候似乎有戲看。梨園里來了一班新戲子,個個長得水靈,演的戲也很好,每隔三就會開臺演出一次,次次座無虛席場面爆滿。然后茶客們紛紛開始爭論,哪個戲子最。

     沛青一絲不茍地端端正正地坐在茶桌前,等著葉宋睡醒了午覺

     這時葉宋突然抬起頭來,眼里尚有惺忪的睡意,揉了揉額角,單刀直入道:“一會兒我們去看戲。”

     沛青不放心:“姐……你還好么?”

     “好啊,怎么不好。”葉宋拎了拎茶壺,揚聲道,“二,再上一壺茶!”

     為了能在梨園搶到一個好位置,葉宋喝了兩口茶清醒清醒之后就領著沛青打聽著去梨園的路了,她也想去瞧瞧那些個水靈靈的戲子呢。

     沛青顧慮道:“姐,聽梨園開戲在申時末呢。”

     “那個時候才有氣氛嘛。像舞會、歌唱會什么的都是辦在晚上的。”

     “不是,奴婢的意思是,等戲完了豈不是黑了。我們黑才回去,王爺會不會……”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