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1章 神秘公子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蘇宸冷冷道:“還有什么?”

     “奴婢看見,是一輛馬車送王妃回來的,馬車里坐著一位公子……”

     王妃出府私會男人,半夜三更而醉歸,這他媽就更加出格了。縱然是無情若蘇宸,就算王妃僅僅是他名義上的女人,隨便給他扣綠帽子的事他會允許嗎?只不過沒有得到證實的事情,他不會輕易相信一個丫鬟所言。

     見蘇宸陰晴不定,南樞責難靈月:“這色這樣暗,你沒看清楚就不要瞎,你還沒吸取教訓是么,姐姐怎會是那樣的人。”

     “從今起,你就留在芳菲苑繼續照顧夫人,若再有疏漏,本王定不輕饒。”

     靈月大喜,謝恩:“奴婢多謝王爺,奴婢定當竭心盡力好好服侍夫人!”

     “伺候夫人歇寢。”

     著蘇宸就欲走,南樞柔荑碰了碰他的手,眉眼含春道:“王爺今晚,要走么?”

     蘇宸側頭,柔聲道:“你好好休息。我明再來。”

     南樞跟靈月主仆抱著訴哭,蘇宸這邊已大步離去。

     葉宋醉酒晚歸一事,蘇宸精神分裂地一面不屑于過問此事,一面又鬼使神差地挪步去了碧華苑。等到了碧華苑蘇宸才驚覺原來是在回東苑的路上走錯路了。

     酒勁兒未過,葉宋還比較有酒品,曲腿坐在廊上支著下巴淺淺地笑,月華如水流瀉下來,為她那雙眸子鍍滿了神采。但沛青瘋了。一路回來她都在不受控制地引吭高歌,眼下四個丫鬟還制她不住。

     邊上擺了酒,丫鬟不省心還擺了醒酒茶,今夜似乎葉宋興致格外的好。葉宋懶懶地欣賞著沛青女漢子般彪悍的醉態,擺擺手,道:“莫要攔她,讓她盡情發泄。”

     蘇宸被院中的鬼哭狼嚎所吸引,臉色陰沉地步入院鄭

     四個丫鬟見蘇宸冷不防來了都垂頭扶住了額,一副不忍睹視的樣子。結果沛青沒留意,一轉頭,猛然撞在蘇宸堅硬的胸膛上,抬起冒著金星的眼睛瞅了瞅眼前巋然如山的青年,咧嘴一笑:“木頭……”然后兩眼一閉,倒地上撞暈過去了。

     四個丫鬟都是有眼識的,她們跟著葉宋,何嘗不想葉宋這個王妃能夠跟王爺相處好一些。眼下月色正好,氣氛正好,看似葉宋的心情也正好,兩人不至于劍拔弩張起來,至于蘇宸那陰沉的臉色……呔,除了面對南氏,他對誰都是陰沉的,可以忽略不計。于是丫鬟趕緊手腳麻利地上前,把沛青抬回房了,并緊緊地關上了門。

     葉宋嘴角的笑意,在蘇宸面前,總會由隨意懶散變作涼薄。蘇宸心下很是煩悶,他明顯從葉宋的反應里看出了葉宋對他的厭棄和嫌惡,就如當初自己對她的那般。

     向來只有他藐視別人,豈有別人藐視他的道理。

     葉宋抬手,斟了一杯干凈的酒,挑著眉梢淡淡笑道:“這個時辰,你不是應該和美人兒春宵帳暖嘛,竟還分得開身來這里。過來坐。”

     一定是環境和氣氛不對,蘇宸竟真的過去,坐了下去,端起葉宋斟的那杯酒,仰頭喝盡,冷冷淡淡地問:“今去哪兒了?”

     葉宋也不避諱,緩緩道來:“今么,出門逛了逛。”

     “和誰。”

     “一個朋友。”

     “都干了什么。”

     “都干了什么?”葉宋揉了揉眉心,醉意嫣然,好似她本身就是一釀至純至酣的美酒,“我好好想想,我們先是去了一個雅間,然后喝了一些酒,后面應是喝醉了吧,隱約記得他……”

     蘇宸手中的酒杯砰然四裂,葉宋渾然不覺他的怒氣,偏過頭疑惑地看著他。他道:“繼續。”

     葉宋玩味道:“接下來你猜啊。”

     蘇宸陡然傾身過來,抬手捏住了葉宋的下顎,語氣低低寒寒道:“葉宋,你是不是覺得本王幾沒動你就舍不得動你了?你好大的膽子,本王允你出府,不是讓你在外面找奸夫的!”

     這時,葉宋嘴邊那抹涼薄的笑也淡了下來,垂著眼簾神色不明地看著他的手,緩緩道:“你以為我是你么?”那手一頓,葉宋嗤笑一聲,“怎的,莫不是我跟誰好你還在意不成?還是愛面子的寧王怕外人知道我給他戴了一頂綠帽?我可是不受寵的寧王妃啊,耐不住寂寞紅杏出一下墻也是不難理解的吧?”

     “好得很,葉宋。”蘇宸怒極,松了她的下顎,下一刻抬手便欲打她。

     對付葉宋這么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對于蘇宸來是輕車熟路。

     只是這次,葉宋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葉宋忽而凌厲一抬眼,笑得如獵豹如母狼,用盡力氣握住他的手腕,下一刻猛地整個身子朝蘇宸撲去,蘇宸猝不及防,被葉宋乒在回廊上,瞠了瞠雙目。

     葉宋屈膝騎在他腰上,雙手死死摁住他的胳膊,撐身在他上方,長長柔軟的發掃過他的脖子,薄薄的酒氣噴灑在他的面上,葉宋一字一句地道:“你以為你自己是誰?嗯?我可以隨隨便便讓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我告訴你蘇宸,我遠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專情,你要是受不了了明就帶我去見皇上,我會請求讓你我和離,從此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在和離之前,你若不對我這樣惡劣,我也不會去打擾你跟南氏,不準我們還可以心平氣和地上幾句話。而你,從未把我當做過你的妻子,你又有什么資格來管我和誰在一起做了些什么?”

     完,不等蘇宸反應過來,她主動起身,松開了蘇宸,隨手又添了兩杯酒,一杯自己拿著一杯遞給蘇宸,恍然方才的不愉快根本沒發生過,勾起嘴角笑嘻嘻道:“別緊張,我朋友只是在雅間里下下棋而已,你頭上那頂綠帽暫時還是安全的。來,喝了這杯,洗洗睡吧。”

     葉宋仰頭喝了那杯酒,將酒杯隨意往身后一丟,瓷裂的聲音分外清晰悅耳。她哼著曲兒走上幾步臺階,將要入房時停頓了下來,回頭看著蘇宸安靜地坐在那里亦喝了那杯酒,她笑了笑,懶洋洋地推門,道:“王爺若是興致還好,可將杯具收拾一下自行在碧華苑轉一轉賞賞月色什么的,若是看著心煩就回去,明早我讓沛青來收拾。”

     推開門時,四只丫鬟正貼著門聽墻角呢,如此勁爆的八卦不聽白不聽,那房門上還被戳了四個洞以便偷窺。葉宋進屋來,四個丫鬟第一時間對她豎起了大拇指,怒贊。怒贊以后又不得不擔憂,皆道,王妃要考慮清楚,一個和離的女人不好混啊……

     葉宋只皺眉道了一句“啰嗦”,隨后往前一倒,不用洗洗就睡了。

     蘇宸獨自在外,對著滿庭瑩白的月色,他又喝了好些酒。睜眼閉眼之間,葉宋那大膽張狂的動作桀驁不馴的語氣,以及那醉酒的神態,像是魔魘一般,在他的腦子里遲遲揮之不去。

     待到酒盡了,他才起身離開。不是回自己的東苑,而是再去了南樞的芳菲苑。

     這時南樞已經睡了,開門瞧見是他,屋中的燭光映照在他英俊的臉上,呼吸之間盡是酒氣。南樞怔愣地問:“王爺怎了,怎么喝得這樣醉?”

     她將將伸手去扶,蘇宸便進屋一步,腳尖勾上了門,把嬌軟的南樞揉進懷里,俯頭狂亂地吻。

     他今晚十分奇怪,像是一頭野獸,一點也不溫柔,甚至有些粗魯。

     葉宋每最大的事情就是吃飽了沒事干。因而她需得找些事情來干。在王府里沒事兒找事兒自然是不可能了,在南樞沒來主動找她的情況下,她是不會在南樞身上尋樂子的,她只好把眼光放在了府外的大千世界。妖孽王爺刁妃首發

     蘇宸對那晚上的話題沒有再提,而葉宋更加是不受影響地繼續往外面發展。

     當然,她有去棋館里找過蘇若清。棋館的老板不僅有見識而且記性也非常好,約莫是私底下有人吩咐過,他一見葉宋來便輕車熟路地把葉宋引去上次那間雅間了。葉宋要吃什么喝什么,老板都能夠滿足,一一送進房。只是等了半,卻沒能等來蘇若清。

     葉宋也不覺無聊,直接讓老板把外面那撫琴的美人兒叫來房間里彈奏。彈奏的是位清秀的公子,沛青豈能真讓那公子進來彈奏,唯恐葉宋像在素香樓里那樣動不動就摸一把人公子的手,遂建議道:“公子,我們不如去外面聽吧。”

     葉宋挑眉不滿:“為什么?”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嗎”,沛青腦子轉得快,“你想,這好歹也是蘇公子的雅間,要是他知道公子在這里包琴倌可能會覺得公子……粗俗。”

     葉宋想了想,贊同道:“嗯,你得對,我們去外面聽。”

     沛青松了口氣。在堂上聽就好了,葉宋總不至于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什么驚世駭俗的舉動來吧。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