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4章 情不自禁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要是蘇若清不在這里,葉宋一定會當場捶地大笑。但她忍住了,只對羞紅了臉忿忿瞪回來的沛青道:“乖乖的,先去對面等我。”

     沛青試圖從船里再爬出來,奈何她動一下侍從就搖一下槳,好似故意把動靜弄得很大使船身搖得很厲害,只要沛青敢再多動一下下,船就會翻了。

     于是沛青認栽,淚流滿面地任侍從把她先載過去。

     很快侍從就折返了回來,把船槳遞給了蘇若清。蘇若清一襲黑衣,站在船上,前方是寬闊的湖面,他整個人靜好得就似一副精心描繪的水墨畫。身影筆直,修長挺拔。

     他一手拿著槳,對葉宋伸出了另一只手,道:“過來。”

     葉宋抓了他的手,搖搖晃晃地上了船。剛想問他倆上了船,那侍從怎么辦,結果一抬頭便看見侍從板正著一張木頭臉飛身而起,足尖在水面上輕輕點過,整個人便如一只靈活的蜻蜓朝對面飛去。

     蘇若清在船尾悠閑地劃著木漿,葉宋在船頭站了一會兒,然后慢慢地坐了下來。她笑問:“你為什么帶我到這里來?這是你的房子吧?”

     蘇若清如若無事道:“偶爾過來清閑一兩,我怕我不去棋館你會在那里等,便帶你一同過來。”

     葉宋沒有再答話。心底里的某個角落卻因為他的話,而柔軟了起來。她撈起了褲腿,褪了鞋襪,心想著湖水應當是很清涼,于是便把雙腳慢慢地放了下去。

     果然涼意浸骨啊。

     船尾的男子撐船,船頭的女子戲水。雖然女子著了一身像模像樣的男人裝,可那畫面看起來絲毫不覺違和。蘇若清時不時目光會落在她的身上,她似有察覺,回過頭來對上他的視線,笑得紈绔又認真:“若清啊,我沒想到遇上你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蘇若清他也沒想到。

     到了對面,山莊里呯呯砰砰想到不安寧。沛青在里面碰到了不該碰的東西,類似于機關之類的,可能這里也是為了防止有人闖入,竟有暗器射出。木頭臉侍從終于受不了了,暴怒:“我靠,你到底有完沒完!”

     沛青也不甘示弱:“我他媽就是想給姐煮點茶,誰知道連廚房都這樣恐怖!”

     葉宋趕緊瞅熱鬧地往廚房跑去,蘇若清則面不改色地取出一套漁具,只是在葉宋身后提醒一句:“別進廚房,有什么需要讓歸已幫你。”

     然后還不等葉宋靠近廚房,木頭侍從就撈著沛青從廚房里飛奔而出,那可憐的廚房被射得千瘡百孔最終爆破。

     沛青一臉驚惶,而侍從則一臉的山雨欲來。

     葉宋覺得她還是去蘇若清那里比較穩妥。侍從進去整理廚房時,跟沛青有一句沒一句地對罵,沛青氣得想走別處去,侍從怕她一去又毀一間屋,只好寸步不離地跟著。

     午飯自然是侍從做的,沛青忿忿地去山莊后面摘的菜。

     蘇若清是個雷打不動的性子,尋了一處湖蓮盎然之地,刨下了魚鉤,勾上有餌,安靜垂釣。明媚的日光照耀下來,他始終沉寂如湖水。

     蘇若清丟了一個竿給葉宋,道:“你要試試嗎?”著眼光瞟了一眼盅了緩緩蠕動的蚯蚓。

     葉宋隨手抓了一根蚯蚓就上鉤,她拋了兩次竿都不夠遠更不夠深。蘇若清起身至她身邊,手握著她的手,親自教她怎么才能把魚線拋得又深又遠。

     結果動靜鬧太大,反而把蘇若清那根竿本該上鉤的魚兒們給嚇跑了。蘇若清是個有耐心的老師,教到最后他專負責拋竿而葉宋專負責收竿了,一上午還是釣了幾尾魚,剛好送去侍從和沛青那里加餐。

     付出辛勤勞動得來的果實總是美好的,葉宋也覺得這里的魚吃著比王府里的要香。她看著蘇若清給她挑刺,冷不防感嘆了一聲:“你這樣真好啊。”

     蘇若清淡挑英眉:“何出此言?”

     “自由。”葉宋道,“越是和蘇公子你相處,我便越是有些急切地期待著自由。”蘇若清動作頓了頓,葉宋面上換上一抹笑,“不過我知道,越是渴望的東西,越是得按捺住。有些事情,急不得。”

     蘇若清把一塊魚肉放進葉宋的碗中,安然道:“你有難言之隱,不介意的話可以同我,或許我可以幫助你。”

     葉宋的笑容無懈可擊,但是恍然間卻似乎疏離了一些,道:“我沒有任何難言之隱。”

     蘇若清皺了皺眉,不喜她這種笑容:“我沒有在玩笑。你不是喜歡自由?”

     這時木頭侍從忽然補充了一句:“公子向來一言九鼎。”

     葉宋歪著頭,笑睨著蘇若清,然后吹了一聲口哨,道:“你這人不錯。但是,我不喜歡跟你扯上任何利益關系,今日你幫我一次,來日我不還得還你一次?不過是朋友的話,來日你若是有忙讓我幫,我也還是會幫你的。”

     蘇若清沉默了一會兒,淡淡道:“算了,隨便你。”

     這個問題就此打住。

     往后葉宋想起這一幕來,心里的苦水一大堆。心想,媽媽的當初為什么就不跟他呢,不準自己早就脫離苦海了。人生活在社會中,僅憑著自己一個人,一輩子能成什么大事?不都是要依靠別人才能成就自己嗎?你想爬樹,還需得有樹讓你爬呢。

     下午太陽不那么烈聊時候,蘇若清帶葉宋去后山里走了走。后山是一片松林,地面鋪了松葉十分軟實,林中又十分涼爽。

     走過松林,再往前走就是蔥蘢茂密的深山了。葉宋打算歇一歇,撩了撩衣擺就打算往地上坐。孰料蘇若清忽然靠近了過來,有力的手臂環過她的腰際,在她怔愣之際帶著她平地而起飛離霖面。

     她抓緊了蘇若清的衣襟,那涼薄的下巴抵在了她的額頭上,清淺的呼吸均勻有致。葉宋抬頭往上看,隨著蘇若清往樹干借力一點點飛高,上方的視野逐漸開闊起來,最終他抱著葉宋飛到了最高那棵樹的頂端,坐在了分叉的枝椏上。

     際正好一輪夕陽染紅的霞光,正緩緩沉淪。

     那景色,很美。葉宋瞇著眼睛看,良久都沒有一句話。從前她一直在為生計奮斗,現在她一直在宅門奮斗,從來沒有靜下心來看過夕陽日落。

     “原來最美好的在這里。”葉宋手扶著樹枝,深吸兩口氣,道。

     “你喜歡么?”蘇若清問。

     “你一直都是這樣?”葉宋側頭看著他,瞳孔里映滿了夕陽的余暉。

     蘇若清淡淡垂了垂眼,目無清波的眼神驀然落在了葉宋的唇上。她的唇紅紅潤潤的,笑起來半勾著,像是一彎水中倒映的弦月。

     怎知這一凝視,就移不開眼了。

     葉宋注意到他的視線,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地直喇喇地問:“你這么看著我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親我?”

     按照正常女性的邏輯,對面有美男表現出了那么個意思,她不是應該含羞地微微低頭,做出一副矜持的樣子嗎?結果美好的氣氛全被那句話給扼殺了。

     蘇若清偏過頭,道:“不想。”

     葉宋細細端詳著他俊美中添了幾分光色柔和的側臉,笑出了聲,然后緩緩靠了過來,道:“那你愿意讓我靠一下嗎?”

     不等蘇若清不愿意,她已經輕輕地靠了上去,頭枕著他的肩膀。鼻息間是那股好聞的幽幽的清香。

     蘇若清渾身都繃了一下。好吧,他可能不會拒絕。這種感覺他不上來是為什么,他就是不討厭這個女子的靠近。

     葉宋忽然問:“你了解我嗎?”

     蘇若清道:“了解一些。”

     葉宋靠在他懷里,膽子大了一些,坐得這么高也敢甩著雙腿,她道:“夕陽可真是美啊。”

     “你不要亂動。”蘇若清不得不伸手過來,若有若無地摟著葉宋的腰,“心一會兒晃下去了。”

     “……”怎知話音兒一落,同時還伴隨著一道輕微的咔嚓響,像是木頭斷裂的聲音。葉宋面癱地把蘇若清望著,心漸漸地提了起來,道,“你能好好話嗎?”

     蘇若清抽搐了一下眉角

     下一刻,那枝椏果真再咔嚓了一下徹底斷了,葉宋抓不住蘇若清,整個人直直往下跌去。那翻飛的衣角,像極了振翅欲飛的蝶。蘇若清本是能夠向別的枝椏借力穩住身形,可他見此情形,毫不猶豫地跳了下來。

     幸好這樹夠高,他有足夠的時間飛速往下俯沖追上葉宋,伸手拉住了葉宋的手猛地往懷中一帶。緊接著翻身朝上,讓葉宋趴在自己身上,他雙腳不斷往樹干上摩擦企圖減緩沖勢,最終“砰”地一下,兩人雙雙跌落在地,驚起層層疊疊的落葉。

     看著蘇若清安靜地嘆息一聲,葉宋開始放聲大笑。一點形象也沒有,也趴在蘇若清身上忘記了起來。

     蘇若清皺了皺眉,動了動被撞得鈍痛的臂膀,道:“有那么好笑?”

     葉宋不笑了,輕聲問:“受傷了?”

     “還好。”

     葉宋看他抿唇的樣子,心中沒有預兆地怦然襲來,她看著他的眼睛,又問:“現在呢,還想親我么?”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