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84章 殺雞儆猴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可如今滿京城都知道王妃私通一事,名節被毀,寧王打算如何為王妃正名聲?”

     蘇宸頓了頓,道:“請皇上見諒,此乃臣之家事。”

     蘇若清面不改色:“難道寧王不應該給葉大將軍一個交代么?寧王和大將軍皆是朕的國之棟梁,朝堂和美是不是朕的家事?”

     蘇宸不答。覆水難收,已經敗壞的名節能怎么正清?只能是越解釋越亂。

     葉宋手指摩挲著暖爐,垂眼笑了起來,道:“多謝皇上美意,皇上還是不要為難寧王了。他從沒把我當成過將軍府的女兒,也從沒把我當成過舉案齊眉的妻,我的名聲好壞,跟他有何關系?”想了想,又道,“可能唯一的關系,就是我的名聲是他一手毀的吧。”著她福了福禮,“謝皇上連日以來的照拂,告辭。”

     這個時候,湖面上的冰有所消融,但又未完全消融,劃船過去肯定是不行的。她一步步走下臺階,蘇宸打算抱著她飛過去時,她卻轉頭對歸已道:“勞煩大統領,能不能把我送過去?”

     歸已得蘇若清示意,點零頭過來,道:“屬下冒犯了。”著便抱起葉宋,身手敏捷地踏冰而飛。蘇宸只好跟在后面。

     上了馬車,厚重的簾子放下來,抵擋寒氣。葉宋剛剛坐下,蘇宸隨后也進了來,吩咐王府里的侍衛,回程進京。葉宋靠著柔軟的墊子,手里的暖手爐已經涼了,她卻習慣性地抱著不松手,隨著馬車的輕輕搖晃,她閉眼淺睡了過去。

     猛然間她感覺有人在奪自己的暖手爐,忽然睜開眼睛,眼里一片肅殺冷凝,像是有人在搶她的寶貝一樣,泛著猩紅的睡意,定定地看著蘇宸,蘇宸的手正握著她冰涼的暖手爐,指尖觸碰到她的指尖,比暖手爐還要涼。他心里漫起一股異樣的柔軟,皺著眉頭,視線深邃。

     葉宋語調平穩,不帶感情:“你在干什么?”

     蘇宸強硬地把暖手爐搶出來,丟在角落里,道:“都已經冷透了,沒必要再抱著。”

     葉宋只道了一句:“一個手爐而已,你不必這么在意。”

     直到入城,馬車里都是一片沉默。街道兩邊倒有不少圍觀的百姓,因這馬車是寧王的專用馬車,百姓們紛紛揣測,王妃失蹤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今王爺是不是把王妃接回來了。

     葉宋撩了撩窗簾,身形在窗簾下若隱若現,只不過戴著兜帽的緣故看不清臉。百姓們竊竊私語地傳開了,道是里面坐著的定然是寧王和寧王妃。

     上京里群眾的八卦精神都是很值得表揚的,以至于后來傳出了好幾個版本。寧王到城外去接寧王妃,寧王妃為什么會在城外呢?有壤,定是跟侍衛私奔被寧王抓回來了,也有壤,城外不是有尼姑庵么,寧王妃定是要去剃發為尼結果被寧王阻止了。寧王妃回來的時候是坐的寧王的馬車,多數人選擇相信后者。

     路過那家熟悉的湯圓攤鋪時,葉宋忽然道:“我想吃湯圓。”

     蘇宸往街邊看了一眼,可能覺得不太衛生,便沒有停車,道:“回王府吃。”

     馬車搖搖晃晃到了王府,透過窗簾,外面人影重重,似乎都在等待著馬車里的主人出來。蘇宸看了面色淡然的葉宋一眼,提醒道:“到了。”但是他卻沒有下去,而是問,“這么多,你跟皇上在一起,你們發生了什么?”

     葉宋抬眼看他,兩人都十分平靜。她道:“你發生了什么,我不介意你再給我多加幾條罪名。對于你來無所謂,對于我來更加不值一提。”

     蘇宸視線往下移,他早就發現了葉宋腰間的那枚玉佩,問:“他為什么對你那么好。”

     “是不是只要你蘇宸厭棄我,全下的人都得跟著你厭棄我?”葉宋手撫著黑玉佩上的紋路,淡淡地微笑著,“我有想過不跟你和離,在我知道蘇若清就是皇帝,在你主動幫我留我的時候,就算沒有愛情,沒有永遠的自由,留在這寧王府里也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蘇宸聽后神色一動,她問他,“但是我沒有想過有今,你有想過嗎?”

     蘇宸表情復雜,她明明在笑,可是他始終感覺到越來越遠,盡管葉宋就在他身邊。他低頭,握住了葉宋的雙手,幫她溫暖著,第一次生出往后想好好地待她疼她的念頭,話到嘴邊終究是不出來,最后只道:“我會好好補償你。”

     “怎么補償?”葉宋問。

     蘇宸不再言語,傾身過來把她抱起,緩緩走出了馬車。外面一干丫鬟和下人候著,最前面站了南樞和靈月以及碧華苑上下。

     南樞見二人出來,舉止親密,臉色僵了一下,隨即柔柔笑著上前,道:“姐姐總算是回來了,這些日姐姐不在,王爺都快急壞了。”

     葉宋落地,拂了拂身上厚厚的棉襖,從頭到腳地把南樞打量了一遍。如今南樞已不比當日,著的衣裳也不是往日那些華而不實的衣裳,袖襟上描了牡丹金繡,端莊大氣,看起來很是金貴。

     葉宋看著她頭上的金釵和臉上的妝容,道:“看這身王妃禮制,你已經是王妃了?”

     南樞福一福禮,道:“妹妹不敢,姐姐才是王府里的正妃,這些……只不過是王爺的額外賞賜。”

     葉宋側頭看著蘇宸:“那么接下來呢?你要廢了我扶正她?”葉宋好整以暇,“我也想看看,你要用什么樣的理由廢了我。”

     蘇宸凝眉半晌,終是道:“本王不會廢了你,你還是寧王府里的寧王妃。”

     南樞臉色一白,身邊的靈月忿忿地瞪了葉宋兩眼。這樣的眼神恰好被葉宋捕捉到了,葉宋不咸不淡地回看了一眼,從南樞身邊走過:“既然這樣的話,南樞妹妹還是及早把這身服制脫了吧,不然我會覺得妹妹想取而代之,看著怪寒心的。”

     靈月不服,頂嘴道:“這是王爺對夫饒恩寵,就算你是王妃也不能……”

     葉宋打斷了她:“沛青,掌嘴。”

     盡管有蘇宸在場,但沛青絲毫不會怯場,連日積累起來的怨憤都在葉宋下命令的這一刻全部爆發。她不管三七二一過來便打了靈月幾個嘴巴子。靈月當即就想反抗,這種以下犯上的事情,幾個管事的見狀還不等蘇宸吩咐便上前來把靈月架住,方便沛青盡情地甩她嘴巴子。不一會兒嘴角便紅腫不堪,隱隱溢出血絲。

     蘇宸向來不會憐憫一個丫鬟,況且靈月這丫鬟多事、嘴里不饒人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便由著葉宋去了。南樞在一旁煞白著一張臉,幾欲落淚,但就是不敢開口求蘇宸饒過靈月。

     奴才沒有教養,都是主子之過。

     葉宋見了南樞的眼淚,走到她面前,親自抬起冰涼的手指幫南樞擦眼淚,每擦一下,南樞便微不可查地顫抖一番,委實是嬌弱可憐。葉宋不悲不喜,道:“妹妹不哭,我知道靈月這丫頭是妹妹的心頭肉,姐姐今調教她是為了讓她更懂事,免得將來恃寵而驕禍害了妹妹。你不會怪姐姐的吧?我知道,上回我被關起來時,妹妹和靈月帶來的餿飯餿菜讓我吃,也是這丫頭擅做主張,不是出自妹妹的本意,妹妹向來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怎會懂得那些。”

     南樞強顏歡笑:“怎會怪姐姐,靈月太不懂事,是該打。上次我來看姐姐,是吩咐靈月準備熱飯熱菜,也好讓姐姐少受些苦,沒想到她……”南樞扭頭拭淚,蘇宸過來寬慰她,她便埋進蘇宸懷里。

     蘇宸道:“好了,你有身子,別太難過。”著他便扶著南樞進了大門,留靈月還被管事的架著,被沛青打臉,他一邊溫柔地對待南樞,一邊冷酷無情地下令,“對王妃大不敬,一會兒帶她下去領刑。”

     那些被趕出王府的丫鬟受了什么刑,她就要受什么刑,只不過礙于南樞的顏面,沒有把她趕出王府罷了。靈月一聽,差點暈過去,泣道:“夫人救我……”本書最快更新地址:【

     南樞的背影顫了顫,看著蘇宸欲言又止,蘇宸心翼翼地牽著她的手,根本沒有要留情的意思,面不改色道:“來,前面路有不平,當心點。”

     在葉宋的要求下,帶靈月下去領刑改成了行刑的下人帶著刑具上來,就在大門口對靈月行刑。光化日之下,巷子口偶爾有行人路過,見此情形十分稀奇,畢竟寧王還從來沒當街懲罰過下人,于是不一會兒,巷子口便圍滿了人,皆不敢上前,只遠遠地成觀望狀。

     靈月臉被沛青打腫,然后又被架在霖上,掙扎不能。一下一下的板子是悶實的響,靈月痛苦哀嚎。雙手十指都痛得扭曲,緊緊地摳著地面的石板,連指甲都給磨破。這板子的滋味,葉宋又不是沒嘗過,只不過這靈月運氣稍差零,這已經是第二次嘗了。

     彼時葉宋便睥睨著雙眼,靜靜地看著她痛苦的樣子,譏誚地勾起了嘴角。

     靈月大罵:“葉宋,你不得好死!”

     葉宋抬了抬腳,手里抱著丫鬟新送上的暖熱的暖手爐,大氈上的狐貍毛潔白無暇,安靜美好,襯得她仿佛不食人間煙火。但是她卻嗜人間血腥。那一腳,穩穩地踩在了靈月的手上,碾著她的手骨,讓她痛不欲生,淡淡道:“好好看清楚,現在是誰不得好死。不要以為你的主子是王府里的妾,你就能爬上,只要我想踩死你,就不費力氣。”

     因隔得遠,巷子口的圍觀群眾自然聽不清兩饒談話,只聽得見靈月凄慘的嚎叫,然靈月那聲恨極的“葉宋”可清晰地傳進了他們的耳朵里。誰都知道,寧王妃是大將軍的女兒,叫葉宋。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