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87章 盡興而去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垂眼,輕輕拿起腰間的黑玉佩,摩挲了一會兒,才道:“很喜歡啊。--爪機書屋 www.dvhzto.live--”

     沛青忍不住了,心翼翼地問:“那要是姐有一重獲自由了,會進宮去嗎?”

     葉宋淡然道:“不會。”

     馬車走了半個時辰,便到了賢王府。葉宋下了馬車,抬眼一看,賢王府真真是門庭若市熱鬧非凡,活像賢王要娶妻納妾似的。朱門雄獅,門前兩棵紅梅暗香浮動,這很符合蘇靜花哨的性子。

     蘇靜見寧王一家來,親自出門迎接,葉宋先下馬車便至葉宋身前,笑得倜儻彎身一揖:“嫂子安好。”

     葉宋對上他的桃花眼,亦是似笑非笑,道:“賢王還是這么年輕貌美。”

     蘇靜油嘴滑舌:“哪里比得上嫂子風華絕代呢。”

     葉宋笑了一下,拂著袖擺道:“還是賢王傾國傾城一些。”

     “嫂子更加貌若仙。”

     葉宋面對蘇靜游刃有余的表情,邪邪一笑:“賢王仙姿玉骨,男人見了也焚身。”

     蘇靜抽了抽嘴角:“……今是我生辰,嫂子能留點口德么。”其實他挺討厭別人他長得貌美的,男生女相很沒面子,更莫讓男人焚身之類的話了。只不過跟葉宋打口頭仗似乎并不那么討厭。

     “好久不賤,我都快認不出你了。”葉宋吩咐沛青把她單獨準備的賀禮送上,道,“心意,寧王請笑納。”

     早在來之前,寧王府就已經送來了賀禮和清單,這一份特別的禮物讓蘇靜很有興趣。那只是一直錦盒,他當著葉宋的面就打開,笑問:“讓我看看,嫂子準備的是什么好東西?”

     沒想到是三瓶藥。

     沛青就解釋道:“這是回春堂的三味極效藥,春風玉露丸、百媚酥骨散和極致潤滑油,千金難求。姐王爺定會喜歡。”

     蘇靜默默地合上錦盒,眨了眨桃花眼,語氣曖昧:“看來嫂子還真真是了解我,我定不辜負嫂子的美意,晚上就試試這神奇的藥效。”

     葉宋亦眨眨眼,十分明亮,道:“你喜歡就好。”

     等到蘇宸扶著南樞下來時,葉宋已經帶著沛青進賢王府了。蘇靜摸了摸鼻子,把錦盒交給身邊的近侍,過去笑瞇瞇道:“三哥,南嫂子。”

     南樞知書達理地福禮道:“見過賢王,祝賢王福壽安康。”

     蘇靜帶二人進去,道:“南嫂子就別客氣了,快請進吧。”

     賢王府也很大,亭臺樓柳堤水榭,十分別致。只是蘇靜似乎酷愛梅花,花園里紅、白、黃三種冬梅相得益彰,空氣中漂浮著清幽的梅香。前幾又下過一場雪,積雪伏在地面上壓住了草叢,呈現出純凈的白。連沛青也忍不住贊道:“沒想到賢王還喜歡梅花,這里好漂亮。”

     葉宋若有所思道:“之所以喜歡,可能是他的亡妻比較喜歡吧。”

     沛青驚訝:“姐怎么知道?”

     葉宋信手采了一只紅梅,那艷麗的色彩襯得她手指纖細雪白,她道:“猜的。”

     今來了不少官宦妻眷,和上次在宮里參加宮宴時又不同。賢王很容易親近,交好的官員不僅帶了妻子,還有些也帶來了子女。

     眼下這梅花林深處就有隱隱約約的嬉笑打鬧,梅花樹輕輕搖動著,后來孩童的聲音越來越近,他們正在玩打雪仗,好不興起。好好的一片潔白的地面雪,就這樣被踩上了興奮的腳印。

     突然一個破孩抓起一只掄圓的雪球朝他的同伴砸來,同伴正跑得離葉宋不遠卻為發現身后有這么一個大活人,于是靈活地躲開。沛青也把葉宋拉開,道:“姐心。”

     葉宋稍稍歪了一些身子,使得那只雪球又朝葉宋的身后飛打過去。葉宋和沛青走在這條道的前頭,沒想到蘇宸跟南樞隨后也走了這樣一條路,一前一后。是以葉宋這堪堪一歪身,雪球終于正中目標。

     砸到了南樞……的胸脯上。她本能就是嬌呼一聲。

     蘇宸霎時臉色就沉了下來,幫南樞拂落了雪漬,幾個破孩見砸到了大人闖了禍,連忙扭頭就跑了。葉宋盯了南樞那高聳的胸脯一眼,也扭頭走了。

     賢王過壽開的是晚宴,在王府里沒坐一會兒色就有些暗了下來。開宴時,葉宋自然是坐主【】席,而站著侍奉的都是王府里的丫鬟,沒見有哪家夫人自行帶了丫鬟來的,為了不那么突兀,葉宋便讓沛青挨著她也坐了下來。

     開席前,幾個破孩神情沮喪地被領到了蘇宸和南樞面前,在他們母親的連連道歉下,他們也跟著賠了不是。彼時南樞善解人意地笑笑,道:“沒事,孩子貪玩心性,倒是可愛得緊。”她剛想伸手去摸孩子的頭,可孩躲開了不讓她摸,轉身就回到自己的席位上。

     正要動筷子開吃的時候,沒想到卻來了最后一位客人。華燈初上,他踏著雪和蕊蕊梅香而來,玄色衣角輕緩地浮動,金繡錦靴落地無聲,目色清淡。

     當即朝中官員一見他便忍不住要伏地下跪了。蘇若清道:“這里不是朝堂,今日賢王過壽,就不必多禮。”

     他走過來,視線往葉宋這邊放了放,沛青是個識大體的,立刻退出來去了別的桌,把旁邊的那個位置讓給了蘇若清。

     蘇宸看著葉宋微微勾起的唇角,這么多來第一次露出賞心悅目而極具風情的一抹微笑,心中沉了沉,道:“皇上大駕光臨,請上主座吧。”

     蘇若清若無其事道:“今日四弟是主我是客,不妨,我就坐這里。”

     等蘇靜一桌一桌地敬了一輪酒回來,看見蘇若清也道:“皇上怎不上主座。”

     蘇若清笑了一下,道:“四弟還是自己坐吧。”

     蘇靜真不客氣地自己坐了下來,道:“皇上如此抬舉臣弟,臣弟真是倍有面子。”

     蘇若清拿起了筷子,第一筷夾了一塊魚,葉宋也是去夾魚,狹路相逢,他似乎心情不錯,道:“今晚剛好有時間而已。”

     幾杯酒下肚,堂上的氣氛其樂融融,有客套話的有拉家常的,且蘇靜府上的門客多和他一個德行,看美女看得眼睛都轉不過來,看了還不忘三三兩兩聚頭交流一番。見蘇若清并沒有一點不悅,氣氛也就越來越熱鬧。一桌子的人話還得扯開嗓門。

     南樞很文靜,蘇宸也很體貼。只不過他目光時不時就會看葉宋和蘇若清一番,見兩人時不時交頭笑了幾句,心里頭不出的煩悶,就更加沒有心情在眾多嘈雜之音下努力辨別兩饒話內容是什么了。

     蘇若清如若無蓉,夾了一塊清蒸魚放到葉宋碗里,夾的部分還是沒有刺的。葉宋吃得很受用,微微瞇起了眼睛。他稍稍側了些頭過來,清淺低緩道:“最近還好么?”

     葉宋吃著魚肉,笑道:“很好啊。”

     晚宴過后,男客們自然是要圍繞著皇上和兩位王爺,這夜色正好,王府里的梅園點了稀稀疏疏的琉璃燈,大家便一同去賞園嗅梅了。女客們閑話家常,怕冷的不愿同去,便留在屋中,擺上了瓜果點心和炭爐,一邊取暖一邊打麻將。

     葉宋興味盎然地參與其中,她對麻將比較感興趣,沛青便坐在她身邊當個半路軍師。官太太們玩笑道:“聽王妃娘娘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沒想到麻將也打得這樣好。”

     葉宋亦笑道:“這倒比琴棋書畫有趣多了,不然今晚咱就該開一個詩畫會舞文弄墨,而不是開這幾張麻將桌子。”

     官太太們皆是掩嘴笑。

     南樞自然也留在屋子里,只不過她安靜地坐在炭爐旁伸手烤火,相比之下她就顯得有些孤孤單單的了。她也想加入,奈何,不會打麻將啊。

     屋中有調皮的破孩追來追去,南樞想去拉拉孩的手,結果被孩躲開,用稚嫩的童音道:“我才不要跟壞女人一起玩!”

     一語驚醒四座。頓時屋中就安靜了下來,南樞的臉色有些蒼白,停頓在半空中的手也有些尷尬。大家的眼光紛紛朝南樞看去,然后又不約而同地偷偷瞄著葉宋。

     沛青趕緊出聲提醒:“王妃出牌了,有人要胡的嗎?”

     大家這才反應了過來,自己玩自己的,沒人理會南樞,更沒人教訓孩子。只把那孩子拉過來,不許他再往南樞那邊跑。

     大家都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想必話題離不開形單影只的南樞,帶著嘲諷的意味。南樞的出身本來就不受待見,又出了先前那檔子王府大門被打、陷害王妃的人人揣測之事,她的名聲就更加讓人瞧不起了。

     南樞坐了一會兒,凄楚地站了起來,外面很冷,蘇宸又沒有回來,但是她卻獨自一人往外面走去。眼看是要走出門口了,葉宋忽然懶洋洋地開口問:“妹妹有身子,也是想跟孩子們一起到外面玩雪么?”

     南樞頓了頓,回身福禮,眼圈紅紅的,道:“我有些不適,不便相陪,便先告辭了

     “不等王爺來接你?”葉宋道。

     南樞柔弱地笑笑:“不必了,姐姐一會兒和王爺一起回來吧,妾身先行回去。”著就轉身準備走。

     可正在這時,孩子都是莽莽撞撞的,有一個孩剛從外面打了雪仗回來,不瞧人便往南樞身上撞。

     南樞見狀大驚,立刻后退了兩步。不光她,所有人也都大驚。

     可這后退兩步,就是一個炭爐了。情急之下,南樞便往側邊歪了一些,可是身子不平穩,然后一下跌在霖上。

     她坐在地上,頓時臉色就卡白了起來,額上有冷汗冒下,形容有些痛苦。

     這可怎么得了,滿堂大亂。誰不知道,這寧王妾已有了兩個多月的身子。當即著人去稟報寧王來。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