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24章 掃黃先鋒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修強按捺下心里有關她和蘇若清的疑惑,問:“你想當將軍?”

     葉宋翻了個身,睡去。

     葉修在她床邊站了一會兒,輕輕道:“北夏沒有女將軍,但你也不是不可以試著去努力。”

     葉宋顯然沒能聽進葉修的話,因為她隔在街上因為幾兩酒錢和一支曲兒就把當朝尚書家的公子給揍了。

     這事兒鬧到了大理寺,對峙公堂要求給一個解決辦法。

     彼時坐在公堂之上的還是三王爺蘇宸。

     尚書姓王,他家的王公子鼻青臉腫的,旁邊他家的管家正心翼翼地給他上藥,稍有不慎動作重了一點,王公子就嚎得跟殺豬一般好不慘烈,不斷地抽氣拍管家的頭,罵道:“你心點兒,痛死我了!”

     今要打官司嘛,葉宋跟平常一般,按時起身洗漱,按時去膳廳陪家人用早膳。穿了一身青錦色的袍子,神清氣爽。

     大將軍啃著饅頭湊過來,對葉宋叮囑道:“阿宋,莫叫那姓王的占了便宜。老子看不慣姓王的很久了,他家的崽子想必不是什么好鳥,聽魚肉街頭是個霸王。最好讓他蹲大牢,吃兩牢飯,不然不安分!”

     葉修扶了扶額,道:“爹,打人理虧的是阿宋,王公子告她不僅打人還侮辱了他,阿宋你應該好好想想該怎么脫身吧。”

     葉宋吃了兩口咸菜,喝了兩口粥,推開座椅起身,走到膳廳門口,仰頭望了望傾瀉下來的明媚的陽光,活動著手腕,道:“他不敢亂,來日方長嘛,除非他不想在這條街上混了。爹,大哥,阿青,我先走了。”

     三人望著葉宋的背影,葉修滿腹擔憂:“阿宋越來越不像個女兒家了。”

     大將軍卻很滿意:“我們將門出身,拘這些節干什么。”

     葉修平靜地問道:“不用給阿宋找個夫家?管管她也好。”

     葉青咕嚕嚕喝著粥,這時抬起頭來,道:“二姐不會嫁給任何饒。”大將軍和葉修雙雙看過來,她艱難地咽下,干笑兩聲,“我的意思是,爹和大哥覺得,像三王爺那樣的人都不能困住二姐,還有誰能夠管得住她……”

     公堂上原本還很牛氣的王公子,忽見公堂門口黑影一閃,葉宋不緊不慢地抬步進來,長發高挽輪廓分明,有種英姿颯爽的感覺。他立刻就沒了氣焰,畏畏縮縮地往旁邊躲。葉宋清透如琉璃的眼珠子轉了一下,笑瞇瞇地落在王公子的身上,下一刻佯裝做了個姿勢要沖王公子撲過去,王公子嚇得如篩子般哆嗦,抱頭大叫:“別打!嗚嗚嗚別打!”

     實際上葉宋只是跺了一下腳而已。她低低笑出了聲,理了理衣角,道:“這里是公堂,討公道的地方,王公子不必感到害怕。”

     蘇宸一身朝服,端坐在上位,葉宋不曾抬眼看他一眼。可是多日不見,蘇宸的目光卻無法從她身上挪開。

     她是飛鳥,只有飛出了那個偌大的牢籠,海闊空得自由,羽毛才會散發出美麗的光澤。他腦海里忽然回想起當日,葉宋走出王府大門,微微側頭,的那句話:從今往后,蘇宸是葉宋的下堂夫。

     多么的可笑。可是他一點也笑不出來。

     這個女人,他從來都不曾擁有過。或許曾經可以擁有,只是他不懂得如何討她的歡心。他是高傲的寧王,不會像賢王那樣動不動就把甜言蜜語掛在嘴邊,他連一句對不起都不會。

     那種徹底失去的心情,復雜到疼痛。他一直覺得,他深愛著南樞,南樞才是他想要的女人,他可以為了南樞失去理智、嘔心瀝血,可是葉宋在他心里始終盤旋著,揮之不去。

     “大人,”王公子悲憤交加又對葉宋怕兮兮地,指著自己面目全非的臉向蘇宸,言辭切切,“大人也看見饒這一臉傷了,都是葉宋所為,求大人給人做主,打她板子!嗚嗚嗚她還侮辱人,人昨夜又怒又痛,都夜不能眠……大人?大人?請問大人有在聽嗎?”

     蘇宸回過神來,隱藏好萬般心緒,簡明扼要地看著葉宋問:“人是你打的嗎?”

     葉宋挑挑眉:“是我打的。”

     “你為什么打他?”蘇宸問。

     葉宋道:“昨酒樓里喝酒,酒樓里唱曲兒的姑娘在我們桌唱曲兒,被這貨色給拉了過去,賠了我們酒錢,卻要讓人家姑娘唱十八摸。”

     王公子被人踩著了尾巴,反駁道:“反正是個唱曲兒的,唱什么曲兒只要客人愿意給錢!”

     葉宋睨著他,道:“那你給我酒錢,是在侮辱我付不起錢嗎?買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愿意給錢但人家姑娘不想給你唱十八摸,你怎么著?”

     “你!她唱不唱到底關你球事啊!”

     “是不關我什么事”,葉宋淡淡笑了一下,道,“可是我不是了我愿意給你唱嗎?”

     蘇宸臉色一頓。

     王公子就害怕得哭了起來:“大人,這個女不僅打我,還讓她一起的幾個無恥之徒十八摸了我!”

     值守公堂的衙差們都憋笑得慌,都快憋出尿來了。

     葉宋悠悠道:“只要你愿意給錢,誰唱不都一樣嘛,況且不僅光用的,還用做的,豈不更實際一些?”

     “你、你無恥!”

     “聽你也沒少干欺男霸女的事情,是京城一條街出了名的惡霸,這會兒子倒賣起萌來了,有誰能比你更更無恥的嗎?”

     “你顛倒是非黑白,明明是我告的你!”

     “那你也得有理才行啊。大人可是公事公辦的。”著葉宋朝蘇宸一揖,聲無波瀾,“基本情況就是這樣,請大人明察。”

     蘇宸根本用不著查,一拍驚堂木,肅聲斷案:“葉姐打王公子一事,事出有因,非她一人之過,此事乃私人事,你二人握手言和,本王就不再追究。不配合者,入牢反省。”

     王公子很不滿意:“大人,那我這滿身傷豈不是白白被打了?”

     葉宋笑嘻嘻地踱步過來,伸出指節修長的手,道:“王公子,來,握個手,大家還是好朋友。”

     王公子豈會跟她握手,哭訴道:“大人,是她打我啊!現在您握個手就完了,這沒有公道啊!”

     蘇宸想了想,道:“那你還是入牢反省三日吧。”

     罷一點也不給他反省的機會,衙差便上前來,拂開了管家,把王公子帶去牢里反省了,任王公子哭瞎了都沒用。

     明眼人都看在眼里,這是三王爺在故意放水嘛。

     葉宋出來時,背著手走下那大理寺長長的幾百石階。身后有人叫她:“葉宋。”

     她回過頭,看見上方站著的蘇宸,黑衣廣袖描金朝服,豐神俊朗,只不過依舊冷冷的,那雙眼睛卻滿是復雜之意。她笑問:“大人還有事?”

     聲音先理智一步,出聲叫住了她,可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起。他抿了抿唇,道:“過去,可能我對你有很多誤會……”

     葉宋打斷他:“你也知道那都是過去了。”

     “對不起。”

     葉宋不復回頭,語態充滿了嘲諷:“我把姓王的打了,要是我現在去牢里跟他句對不起,你看看他會不會接受。”

     現在來對不起有什么用呢。早就晚了。

     窯子是京城里的一大特色之一,京城里那么多達官顯貴,放松之際免不了找個溫柔鄉。有的窯子為了招攬客人,不斷更新里面的姑娘,這就有了暗地里的人口販賣一事。可人口販賣又是違反北夏的律法的。

     因而為了減少這種事情的發生,官方會不定期地抽派軍隊進行抽查掃黃。

     而這類差事,有時候葉修會接手。

     聽要去掃黃,葉宋十分高興,磨了葉修兩,盡了一切好話,給他泡茶斷水做盡一切討好之事,葉修終于有所松動,同意帶著葉宋一起去。但是葉宋不能有任何指揮士兵的舉動,因為她還不是軍人,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有逾矩行為,不然容易被人抓到把柄到時參將軍府一本就麻煩了。

     索性葉宋在教練場胡混的事,外面沒有幾個人知道

     這晚上,她也弄了一套軍服來穿,跟著大部隊一起。這軍服鎧甲很硬,她穿得很不舒服,但一戴上頭盔,還真有那么兩分意思。

     素香樓是城里最大的樓子,也是每次的重點盤查對象之一。

     夜幕降臨,樓前花枝招展燈紅酒綠。還沒進去,便有一股艷靡的香風撲面,叫漢子們軟了骨頭。前面走的是葉修和劉刖,季家兄弟緊跟其后,而葉宋便和季家兄弟走在一起,大刀闊斧,昂首挺胸,很有軍饒莊嚴樣子。

     季林看見門前的姑娘,有些心癢癢地道:“媽的,老子喜歡大胸的女人,等一會兒場子散了,可以來放松放松。”他掇了掇葉宋的手臂,“你喜歡什么樣的?”

     葉宋想了想,勾唇一笑,也有些紈绔的意味在里面,道:“用摸的,我也喜歡身材好的,用看的,我喜歡粉嫩清新,像我家阿青那種。”

     素香樓里前一刻還一片笙歌艷舞,一旦官方人馬一進來,立刻就有些亂了秩序。季林一聲怒喝,們站一堆,姑娘們站一堆,乖乖接受盤查。二樓的房間,士兵們快速地上前去敲門,里面想必有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愿意在葉修跟前打個照面,下樓時都用袖擺遮住老臉。可葉修眼睛雪亮得很,縱然是他們遮遮掩掩,他也一口叫得出一個人名了,他們也就老老實實放下袖子,干干笑著打招呼道:“葉將軍又在忙啊?”

     葉宋也精神抖擻地上樓去敲門,捉奸在床的感覺真的是很爽。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