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59章 小寶找家人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著作勢就要上前搶,蘇靜眼疾手快地把東西揣進了最里的一層衣襟里,笑得不懷好意,懶懶往墊子上斜斜一靠,道:“想要?自己來拿。只不過要謹慎一點,我里面沒穿衣服的,你摸到了我的胸膛,要負責的。”

     葉宋呸了一聲,道:“不就看看么,又不會懷裕我想,一定是通關文牒一類的東西。”

     “既然你都知道了,還看什么看?”蘇靜湊了過來,恍然大悟,“噢我知道了,你其實不是想看,而是想趁此機會摸我。”

     葉宋:“……”她知道有這種東西,就跟簽證一樣有了它全國各處都可以去,但就是沒見過古代版的簽證,看看都不行?

     一行人就近找了一家客棧,要了三間房。葉宋和葉青一間,蘇靜一間,車夫和謝寶一間。

     謝寶活脫脫就是一個泥人,車夫要給他洗澡時他死活不肯,哭著嚷道:“我不要哥哥幫我洗澡,我要娘幫我洗!”

     車夫十分無奈,只好向葉宋求助。蘇靜進去瞧熱鬧時,只見葉宋兩步跨進房間,一聲不吭抬手就剮了寶的衣服,任他一哭二鬧三上吊都沒有用,最后被光溜溜地扔進了木桶里。寶還想大哭,葉宋一邊操起皂角給他抹頭,一邊勾起嘴角笑道:“再哭,就把你丟回去,找不到你爹,也沒人去管你娘。”

     謝寶癟癟嘴,想哭又不能哭的樣子著實可憐。他趴在木桶邊緣,葉宋上上下下給他洗了個干凈,一桶水都渾了。

     這時,蘇靜看地上的一堆衣服,似乎有個什么可疑的東西。他蹲過來,手指一件件撿起衣服丟開,最后見地上躺著一只金色的如意鎖掛墜,如意鎖上有幾個鈴鐺,拿起來輕輕一晃便清脆作響。之所以先前沒聽到,想必是謝寶把如意鎖揣在了衣服里面,響起來不太明顯。

     蘇靜在手里掂拎,挑起眉頭,道:“還是純金的,起碼有十兩。”他看著寶,寶紅撲頗臉蛋看起來格外討喜,便問,“這個哪兒來的?”

     寶吐了吐嘴,一個字也不肯。

     蘇靜作勢便要將如意鎖收進兜里了,道:“不就沒收了,抵你今晚在這里的房錢。”

     謝寶急了,道:“那個,那個是奶奶送給我的!你不能拿走!奶奶,我戴著它,才能一輩子平平安安……”

     蘇靜細細端詳了一下,發現如意鎖可以打開,打開一看,里面刻著一個名字,問道:“你叫謝長安?”

     謝寶搖了搖頭,支支吾吾:“我艦我叫謝長生……”

     等一切都收拾妥當了以后,在謝寶的苦苦哀求下,不知甜甜軟軟地叫了蘇靜多少聲“叔叔”以后,蘇靜才把如意鎖還給他,并幫他掛在脖子上,塞進衣領里。

     大家休息了一晚上。第二葉青睡到了日上三竿,葉宋比她早起片刻,下樓去讓人準備午飯,沒想到蘇靜先她一步,已經站在了樓下,身體斜斜地往柜臺上一靠,倜儻,正拿著播思索著點菜,看得在客棧里用餐的食客們眼睛都直了。

     他見葉宋下樓來,便好心情地對她招手,笑道:“快過來,看看你想吃什么。”葉宋一過去,蘇靜就自然而然地搭上了她的肩膀,舉止親密無間,不得不讓人懷疑,他倆不是一對情人。

     相較于蘇靜的熱情,葉宋就比較冷淡了。一物降一物嘛,她隨便點了幾個葉青愛吃的菜,轉身就上樓,蘇靜一個沒搭穩,差點摔在地上。

     客棧廝便笑趣道:“公子家的娘子,可真有性格。”

     蘇靜掏了一錠銀子塞給了那廝,廝目瞪口呆,聽蘇靜邊上樓邊回頭眨眨眼睛,道:“聽你嘴兒這么甜的份兒上,賞你的,別客氣。”

     大家吃了一頓飯,下午便準備去給寶找親人。然后幾人計劃好晚上在這城里逛一逛,明早繼續趕路。在這之前,蘇靜向掌柜的打聽了一下,問問這城里有沒有一戶姓謝的人家。

     謝寶衣服的料子都很好,做工也精致,而且還帶著那么一塊純金的如意鎖,必不會是出生在一般人家。這座城統共也不大,打聽打聽可能就會有線索。

     果真,那掌柜道:“有哇,城里謝府一家,可是這一帶的首富,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謝府老太太又慈悲慣了,每月十五都要做善事,向城里捐贈,就連這外面這條街,鋪的青石板都有謝老太一半的出資呢。”

     蘇靜瞇著眼睛笑了一下,又問:“那謝家,可有孫子什么的?”

     掌柜的想了想,道:“謝家也不知是造了什么孽,這一代人子丁稀薄得很。不過我聽是有個孫子,只不過從來不曾露面,估計在家里呵著疼著呢。”著掌柜就笑了起來,“那可是祖宗啊。”

     于是線索就差不離了。蘇靜決定往那謝府走一趟。

     葉青出行不方便,葉宋便留下來陪她,讓蘇靜自己一個人帶著孩去。可哪知謝寶這破孩,一會兒清醒一會兒犯渾,揪著扯著葉宋直喚娘,葉宋不去他就死活不去。蘇靜還有心情開玩笑,捏了捏寶的白嫩嫩臉蛋兒,:“你叫她娘,那叫我一聲爹來聽聽?”

     葉宋狂抽嘴角。結果謝寶就真的眉開眼笑地喚了他一聲“爹”。

     是以蘇靜看了看葉青,道:“要不阿青你先在客棧等著,我和你二姐去去就來?你可以睡睡覺,讓下面給你送點點心什么的,還有有什么需要就吩咐車夫。”著他明亮的桃花眼里閃爍著光華,讓人簡直不忍心拒絕。

     葉青猛汗顏。這種給蘇靜和二姐制造機會的事情,她要答應么?還不等她回答,葉宋就直接拒絕:“不行,我要陪著阿青。”

     葉宋的心思大家都明白。她絕對不會放心讓葉青一個人留在客棧里。

     蘇靜便拍拍她的肩,寬慰道:“你不用擔心,我派了人保護她。”

     葉青轉而又心想,葉宋喜歡的人雖然不是蘇靜,但她也不會為了蘇若清而進宮為妃,誰知道以后會是個什么樣子呢?或許,身邊有蘇靜這么個人陪著也不見得是件壞事。于是道:“二姐,要不,你們一起去吧,我在這里不礙事。”

     謝寶抓著葉宋的衣服,期期艾艾:“娘不跟我一起回去,那寶也不回去了!”

     最終葉宋妥協,她一把操起謝寶背在背上,道:“走吧混蛋。阿青,你自己心一點。”

     葉宋和蘇靜出了房間后,車夫一刻也不敢怠慢地守在門口。葉宋環顧四周,道:“你派人保護阿青,人呢?”

     蘇靜悠閑地走下樓梯,道:“不可。”

     謝寶讓葉宋背了一段路,又讓蘇靜背了一段路。這城里生活寧靜而愜意,比不上上京的繁華,但是又有另一種生活的節奏。城里百姓都樸實,葉宋和蘇靜走在街上,迎來不少路人微微含笑艷羨的目光,因為在他們眼中,這可能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了。郎才女貌,崽子也這么糯糯可愛。但也有路人目光凄楚,看著他們就忍不住自己感傷流淚。

     可是這種反應看在葉宋眼里,讓她渾身發毛,皺著眉頭問:“他們看我們笑什么?”

     蘇靜想了想,對這些又哭又笑的反應也顯然不能理解,道:“可能是覺得我們是外來的,面生,想表達一下友好之情。”

     “那為什么又有人哭?”

     蘇靜:“……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葉宋側頭看著他。陽光底下,他發髻被寶弄得微微凌亂,耳邊散下幾縷發絲,側面輪廓弧線流暢而優美,淡淡的冷麥色肌膚泛著淺淺光澤。蘇靜側目笑看她,瞳仁又清亮如水中墨。

     這時寶咋呼著:“爹,娘,我要吃這個!”

     一個婦人舉著一根糖葫蘆棒子,上面插著各種口味的糖葫蘆。蘇靜很大方地給他買了兩根,他一手拿一根,左舔舔右舔舔,滿嘴的紅色糖漬,看起來高興又滿足。

     那婦人看著寶乖巧可饒模樣,好心地建議道:“這位相公和娘子是剛來的吧,這孩子可愛得緊,你們可要看好了啊

     蘇靜和葉宋面面相覷。那婦人便解釋道:“你們有所不知,最近城里啊,已經有好幾個孩子失蹤了。”

     可能這就是這些路人反應不一的真正原因?

     詢問之下,兩人帶著謝寶穿街走巷,終于到了謝府。

     謝府門前,很是豪華闊氣。大門敞開著,門口站了兩個廝。似乎里面正傳來嘈雜的聲音,人聲很多。

     還不等兩人上前把謝寶交出去呢,那廝明顯認出了謝寶,驚詫之下轉身就朝里跑去報信了,大聲喊道:“老爺!老夫人!少爺回來了!”

     謝寶趴在蘇靜的背上,糖葫蘆也不能喚起他開心的心情了,顯得有些怯怯的。

     先跑出來的,便是一位顫顫巍巍白發蒼蒼的老太太,老太太杵著拐杖,身邊丫鬟心攙扶,還有一位看起來三十上下的中年男子心伺候著,一個勁兒地叫她慢點,她出來一抬頭張望,便看見了謝寶,老淚縱橫道:“寶你這是上哪兒去了?可想死奶奶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