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3章 半夜偷窺不太好吧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慢悠悠似笑非笑道:“他不過才四歲而已,夫人不知長他多少年,何必跟一個孩子計較?”

     黃氏面色一卡,有些難看,道明了來意道:“不知幾位來府上打算住幾日?”

     葉宋道:“還未定,夫人有何指教?”

     黃氏又開始冷笑,眼神落在面容清麗如芙蓉的葉青身上,道:“我家老爺雖然心善,但人可不傻。不是誰都能攀上這棵大樹足以三輩子納涼的,莫這七八房妻妾都只有謝寶一個兒子,一個殘廢,更加不會結出什么好果子。我勸你們,還是好自為之吧。”

     葉宋皺眉,只是還不等她出頭,葉青養成了葉家的風氣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不緊不慢地微微笑道:“實不相瞞,謝老爺都老得可以當我爹了,也就只有夫人這樣的才正好和謝老爺般配。只不過,若是夫人能生個像寶這樣乖巧懂事的兒子,何止是三輩子,十輩子都夠納涼了,也不至于有這七八房妻妾呀。”

     “你!”黃氏頓時變了臉。

     葉宋挑一挑眉頭,道:“夫人還真是不拘一格,七八房妻妾都去給雪娘上香了,夫人卻有空來這里而不去靈堂前露個臉兒,也不怕謝老爺和老夫人心里不高興。這長輩一不高興,晚輩就會挨訓,就跟剛才那樣。這丈夫一不高興,就會去疼別的女人。夫人不急,我和我妹妹都有些為夫人著急了。”

     葉宋和葉青一嘴一個“七八房妻妾”,將黃氏氣得夠嗆,臉都白了,半找不到一句話來反駁。她惡狠狠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謝寶,再瞪了桌邊的三人一眼,甩著手帕走了,道:“走著瞧吧!賤人和孽種,一個都不得好下場!”

     蘇靜很受教,笑嘻嘻道:“原來女人吵架是這樣的。”

     葉青道:“這算吵架嗎?我還沒開吵呢,媽的,賤女人。我會看上像謝明那種人?會想要依靠謝家這棵大樹納涼?太好笑了!”

     蘇靜摩挲著下巴,笑意盎然道:“我想想,阿青自然是看不上謝明,難道是看上像歸已那樣的男人?”

     葉青鬧了個大紅臉:“你別胡。”

     葉宋自以為幫著葉青,道:“歸已那樣的男人又不差,比你好太多了,阿青看上歸已是什么丟臉的事情?”

     葉青嗔怪:“二姐!”

     蘇靜摸摸鼻子,皺眉:“歸已真比我好?整板著棺材臉,他主子什么就是什么,話不投機半句多,這樣的很好嗎?”

     葉青不樂意了:“但他有安全感又不花心又老實,就是比你好!”

     這時,屋頂的某人不慎踩滑了一塊瓦,激起了輕微的聲響。

     “嚯?”蘇靜支著下巴,微微仰頭看著房梁,挑起唇角笑,“不知道歸已聽到你這么夸他,會不會太激動呢?”葉宋也跟著仰頭看去,似乎明白了什么。

     葉青不再理會他,想起黃氏,又忿忿道:“不過那個黃氏,的話也太難聽了。好像這個謝家,最不希望謝寶回來的人就是她了,我感覺她很可疑……欸二姐,你下午的時候她多嘴讓官府的人誤會你們把你們抓進了牢房,是不是故意的呀,想隱藏什么真相。”

     女人一旦看不慣一個女人,認真起來是很可怕的。什么罪名都能合情又合理地往人頭上扣。只不過……葉宋和蘇靜對視了一眼,似乎這個法也不無道理。

     法事做完了,謝府的人連夜釘棺,把雪娘抬去謝家的墓地下葬。這夜里烏漆抹黑的,是有兩分嚇人,丫鬟們的哭聲更加是陰森。僧侶們訟著梵語先行走出謝府大門,隨后幾個丫鬟跟上,一邊哭一邊撒紙錢,四個家丁抬著棺木緩緩從靈堂出來,后面又陸陸續續跟著幾個丫鬟,看得出來大家不是真心實意地難過而哭,更像是為這份苦差事哭。

     謝明自然要跟上,幾個膽的妾室就和老太太一起留了下來,黃氏不管這事兒,便由二夫人和另外幾個妾室隨同著謝明一起。

     葉宋旁敲側擊地打聽了一下黃氏為何如此厭惡雪娘和謝寶。經由一個丫鬟口中得知,這黃氏前本是有喜的,只不過后來流了產。而就在她流產的當,雪娘正好被娶進門,黃氏又是個極其善妒的,認為是雪娘克死了她的孩子。全府上下都知道她恨慘了雪娘,經常口出惡言不是什么秘密,只不過念她是謝明的結發妻子,當年她娘家也對謝府有所幫助,老夫人才一直寬恕她,只要她沒犯什么大錯。

     此次雪娘一死,謝寶成了個沒娘的孩子。黃氏第一個拍手稱快。

     因而府里幾乎一半的人都私下揣測,雪娘是不是被黃氏害死的。

     更有謝明知無不言,他和老夫人其實也懷疑過黃氏。劉捕快來家里查線索時,謝明還特意支開過黃氏,老夫人命劉捕快專門查了一下黃氏的房間,都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如果一個沒殺過饒女人殺了人,她一定會感到慌亂和害怕,一亂之下就會露出馬腳。劉捕快沒有查出線索,要么是黃氏隱藏得太深,要么是她根本沒做過。葉宋在腦海里快速地過了一遍,那如果城里的孩子失蹤一案也和她有牽連呢,一來她失去過孩子有一定的動機,二來好幾個孩子失蹤下落不明明她已經犯案好幾次,懂得如何隱藏自己也不定。

     正這樣想時,蘇靜問:“我們要不要也跟去墓地看一看?”

     葉宋回過神來,還不待她回答一句,蘇靜立刻又輕輕地搡了她一下,示意她側頭往左邊看。這時大家都忙著送行,根本沒有注意到她,她打扮得好不花枝招展,正急急忙忙往偏門走。

     葉宋嘴角勾起一抹笑,道:“你走哪邊?”

     蘇靜也沒有回答。可兩人都不動聲色地退出眾人視線,不約而同地往偏門跟了過去。黃氏果然是出了偏門。

     這么大半夜的,她一個女人,出門干什么?

     葉宋之所以放心把葉青一個人留在廂房里,她也是確定了有人暗中在保護著她。見黃氏關了偏門,蘇靜牽過葉宋的手,另一手摟著她的腰,提氣便飛出了院墻,穩穩當當地落在地面上。

     兩人見黃氏剛剛拐出了巷子,便偷偷地跟上。葉宋忽而問:“歸已真的來了?你什么時候發現的?”

     蘇靜哼了一聲:“我大哥這個人,疑神疑鬼,歸已不跟來才真是奇怪。出了京城我才發現的。”他斜下眼角睨了葉宋一眼,“他是怕我把你吃了還是坑了?北夏最氣的男人,恐怕就是他了。”

     葉宋忽地一笑,猶如剎那煙火,繁華晃世,叫蘇靜看得怔神。那眼底里的溫柔,是她不曾對自己有過的。葉宋道:“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蘇若清再氣,在我眼里也是很好的。”

     “嘁。”蘇靜從齒縫里溢出一聲不屑的聲調。

     黃氏絲毫沒有注意到蘇靜和葉宋在后面跟蹤,在前面走得不知不覺。忽然她拐進了一條胡同里,抬眼左右四下看了看,蘇靜扯過葉宋和她一起貼著墻,黃氏見無人才敲響了院門,很快便有人來給她開門讓她進去。

     葉宋看著蘇靜,問:“還有幫兇?”

     蘇靜聳聳肩:“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兩人也輕手輕腳地跟上了前去,里面傳出女人嬌滴滴的話語聲。蘇靜耳朵又比葉宋靈敏,還沒走近便聽出了端倪。見院門緊閉,旁邊有一棵樹,葉宋瞇了瞇眼睛當即就上前去準備爬樹。蘇靜拉了拉葉宋的手,道:“喂,半夜偷窺不太好吧,你確定要這樣?”

     葉宋茫然問:“不然你覺得半夜跟蹤人出來是干什么?”

     蘇靜松了手,笑得好不狡猾,道:“那你先爬,我墊后。”

     一棵樹不算壯,能掩護葉宋一人綽綽有余,可蘇靜隨之又跟了上來,就顯得有些擁擠了。樹葉被搖得沙沙作響,居然都沒引起里面饒懷疑。當葉宋成功地爬上墻頭看清了院子里的景況時,腳下一滑差點栽了下去,幸得蘇靜及時往她后腰扶了一把。

     黃氏此時,正被一個男戎在了墻上,口中的嬌滴滴的話語聲都是支離破碎的,難怪葉宋只聽得見聲音卻聽不清她具體在個什么。那男人難耐地撕掉黃氏的衣服,埋頭在她胸口,一手揉搓一嘴吮吸,黃氏仰著頭抱著男饒后腦,歡愉地喘息,道:“心肝兒……嗯……是不是很想我……”

     男人粗喘一聲,隨即粗魯地撕掉了黃氏的褲子,盤起她白嫩的雙腿便一挺而入,黃氏受不住這種刺激,尖叫起來。男人不準他尖叫,一邊堵住了她的嘴,一邊奮力地在她身體里抽動。

     沒幾下,黃氏的身體便軟成了一團,任男人搓圓捏扁。☆co○m首發

     葉宋和蘇靜看得津津有味。男人不覺盡興,屋中的燭火映出他健碩的身材,他一邊抽動一邊抱著黃氏就往屋里去。屋里傳出黃氏欲生欲死的哭喊:“用力……不要停嗯啊……我想要個孩子……”

     看來今晚出了撿一場免費的活春宮看以外,是不會有什么收獲了。房中時不時傳出男女的淫言浪語,葉宋聽得意興闌珊,手一松便跳下了樹。方才耳邊蘇靜的呼吸,薰熱了她的耳根。

     蘇靜也跳下,雙腳落地無聲,在她身后拍拍手,幸災樂禍道:“我不是跟你過么心肝兒,這偷窺不太好,你卻堅持要窺,怎樣,還爽利么?”

     誰也沒想到,今晚上跟蹤出來,沒有找到黃氏身為兇手的蛛絲馬跡,反而碰巧抓住了她偷奸夫,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收獲。

     葉宋側眼看著蘇靜湊上來的臉,月色下他桃花眼里噙著疏軟的笑意,流光滟瀲。她出其不意一拳揮了出去,幸虧蘇靜早有防備及時跳開。

     蘇靜驚笑道:“喂,你不用在這大街上就又要大打出手了吧?”

     葉宋瞇著眼睛道:“你明知他們在里面干什么,卻不告訴我,不是找打是什么!”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