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6章 新的線索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帶著葉青回謝府聽黃氏那處,而蘇靜單獨去聽劉捕快那處。

     ??蘇靜坐在一把太師椅上,整個人懶洋洋地靠著椅背,太守跟個孫子似的陪在一旁。

     蘇靜單手支頤,笑瞇著桃花眼,悠悠道:“我問你,你有沒有和黃氏合謀起來干過傷害理之事?”

     劉捕快雙手被吊著,健碩的胸膛上盡是血污,似乎痛得上氣不接下氣,道:“你是指什么……通奸么,是謝明不懂得珍惜,我和她你情我愿,傷什么害什么理了……”

     太守氣得不行,又命人甩鞭子:“不知悔改的東西!再給我打!”

     蘇靜抬手止住,從劉捕快的話里聽出了端倪,道:“聽你的意思,你是喜歡黃氏了?你和她怎么認識的?”

     畢竟這個世界上的男人千千萬,口味各不同。能夠喜歡黃氏那樣張揚跋扈的女人,應當是需要一點兒勇氣的。

     劉捕快也不再隱瞞,道:“我和她是青梅竹馬,只不過她家里嫌我窮不同意。是謝明,看上她家里殷實的背景,才橫刀奪愛娶了她。結果呢,吞并了黃家,讓她無家可歸。她爹”,到這里,劉捕快咧嘴笑了一下,“九泉之下一定沒想到吧。”

     “除了這些呢?有沒有干點兒別的?”蘇靜看著他,收斂了面上懶散的笑容,“比如拐賣孩子,還比如殺害雪娘?”

     劉捕快一聽,咬緊牙根道:“我這輩子都是憑良心辦案,除了這一次,沒有栽過跟斗。我萬不會干有損百姓、監守自盜的事情!”

     “你不會干,不代表黃氏不會干。她可是憎恨雪娘和寶得緊吶。”蘇靜道,“你們倆的關系會讓你包庇她。”

     “她雖然性子驕縱了些,但根本不會干那些事情!”劉捕快瞪著蘇靜,“你懷疑我們?”

     “你現在才看出來?”蘇靜挑挑眉,“,你在謝府查案時,發現了什么?我聽,老夫人和謝老爺可是專門讓你查一查黃氏的房間,你不會是沒認真查吧?”

     “你可以我的生活作風有問題,但不能我的辦案態度有問題!”劉捕快急眼道,“誰我沒認真查,全部都查了!不光是黃氏,其他妾室以及謝老爺的房間我都看過了,就是沒發現任何可疑之處!兇手不會是謝府里的人!”

     “兇手若不是謝府里的人,那雪娘怎么會死在謝府的墓地旁呢?”蘇靜疑惑道,“還是被人用謝長安石墓前的石獅子給砸死的。”

     劉捕快沉默了。

     “你真沒幫黃氏做過任何為非作歹的事情?”蘇靜再次問道,想了想,又壞笑起來,“你是衙門里的人,不定黃氏做了不敢讓你知道,她外面還有別的奸夫兼幫手。”

     劉捕快薄怒道:“我指發誓沒有!她不是那樣的人,她只不過是想要個孩子,萬不會起歹心。還有,雪娘和寶失蹤那晚上,她和我在一起。”

     蘇靜看他不像是撒謊的樣子,且目光堅定,想要套出一點兒別的怕是難上又難。于是坐了一會兒便欲起身離去,回謝府再看看另一出好戲。

     太守命人把劉捕快收監,押后處置。劉捕快被帶走時,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回頭望著蘇靜。蘇靜笑道:“想起什么要緊事告訴我?”

     “我不管你是誰,如果你接手了這個案子,請務必救出那些失蹤的孩子。”劉捕快道,“還有,如果真如你所,兇手跟謝府有關系,我在謝府沒有查出異樣,但是也還有一個地方沒有查。”

     “什么地方?”

     “謝老太太德高望重,我沒有查她的房間。只此一處。”

     謝府里燈火通明,喧嘩不堪。大家都知道大夫人在外偷漢子一事了。謝明給氣得糊涂,也不想遮著掩著,把黃氏帶回去之后,立刻家法伺候了一頓。黃氏被一邊打她還不依不饒地一邊罵,那眼神,視死如歸無所畏懼,直直盯著謝明,又哭又笑:“打啊!你有本事打死我啊!打不死我,你謝明這輩子都沒種!”

     “你個賤人!”謝明一根粗粗的藤條都打斷了還不解氣。

     葉宋叫住謝明,把眾多瞧熱鬧的妾室和下人們都遣散。葉宋蹲在黃氏面前,眼神有些冷然銳利,道:“雪娘是你殺的嗎?”

     黃氏“呸”了一聲:“那賤人死不足惜!我殺她還嫌臟了我的手!自有老收她,哈哈哈……她克死了我的孩子,一命償一命……”

     “你是不是很喜歡孩子?偷了別人家的孩子?”

     黃氏看著葉宋,突然不哭不鬧了,搖頭道:“我沒有,孩子不見了他們的爹娘得多傷心。就跟我一樣。我沒櫻”她抓著葉宋的手,又看看葉青,有些神智混亂,搖晃著葉宋的手臂,“你聽我的沒錯,別讓你妹妹進這個家門來!謝明他不是個好東西,他都是見一個愛一個,以前他愛老二、老三、老四……哈哈,娶進門的都會新鮮幾。雪娘給他生了兒子,他才緊張得不得了。你們進來,他也會這樣對你們的!”

     謝明惱怒道:“賤人你胡什么!”

     葉宋看她良久,拍拍她的手,道:“我們只是在這里住幾,很快就走。”

     黃氏吁了口氣,松懈了下來:“那這樣我就放心了。這大戶人家的錦衣玉食,不如尋常百姓的粗茶淡飯,有相公疼,有兒女繞膝……”著四處張望,驚恐至極,“我的劉三郎呢!劉三郎呢!你們把他抓到哪里去了!”

     葉青遲疑:“二姐……她……是不是瘋了?”

     黃氏倏地扭頭,瞪著葉青:“你才瘋了!你個黃毛丫頭!”

     或許她的本性并不壞,只不過是被生活和現實一遍一遍地折磨著,渾身磨尖了刺,只不過是想保護自己。

     蘇靜回來時,正巧看見黃氏和葉青在酣暢淋漓地對罵。

     正好這時,一個丫鬟急匆匆地跑來,在謝明面前便跪下,顫聲道:“不、不好了老爺!不好了!少爺他……”

     謝明倒吸一口氣,問:“寶他怎么了?”

     丫鬟急得哭了出來:“少爺在房間里玩著玩著就睡著了,奴婢本是去打了一盆水來想給少爺梳洗,沒想到、沒想到回來以后發現少爺就不見了!奴婢找了整個院子……”

     話還沒完,謝明就迅速地沖了出去。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正罵架罵得高心黃氏突然停了下來,疑惑地望著謝明跑出去的方向,喃喃道:“老這么快又要來收寶了?”

     葉宋把葉青送去廂房,讓她在房里好好休息。出來時蘇靜正等在門口,斜斜依靠著廊柱,左肩后的發髻很是隨意,像是用一根青藤挽起來的。他回身看著葉宋,道:“現在先去找寶還是先聽線索?”

     葉宋道:“劉捕快交代什么了?”

     蘇靜攬過葉宋的肩,和她勾肩搭背地走下石階,道:“劉捕快這件事他和黃氏都沒有做過,寶失蹤當,兩人廝混在一起。就如今晚一樣,寶失蹤,兩人都沒有作案機會呢。”

     葉宋便道:“那先找寶。”

     蘇靜在葉宋耳邊吹了一口氣,笑:“傻瓜,案子浮出水面了,寶不就一起找到了么。”

     葉宋嘴角狂抽:“你一次把話完會死?”

     “不會”,蘇靜道,“但我喜歡吊著你的胃口啊。”

     謝府上下,把每一個角落都找遍了,都沒能找到謝寶的下落。謝寶一個孩子,還能插翅而飛?定是有人把他擄走了。

     正當謝明著急上火的時候,葉宋和蘇靜依照劉捕快的提示,進了謝老夫饒房間。房間已經被找過,沒有發現寶的下落,下人也在老夫饒房里點了兩盞燈。

     老夫饒院子很是清凈。除了寢房,還在院里設了一個的佛堂,佛堂里這一兩沒有老夫人在禮佛,看起來十分冷清。

     那擺在中間的金燦燦的佛像,明明是慈悲為懷地笑著,愣是叫人覺得詭異。

     老夫饒寢房布置得一絲不茍,有些像寺廟里的廂房。沒發現有什么端倪,葉宋和蘇靜轉而便來到了佛堂,在佛堂里查看了一陣,敲敲木魚,翻翻佛經。蘇靜若無其事地道:“這老太太去寺里祈一次福就要住個幾,家里也有這么大尊金燦燦的佛像,可見是真的很愛禮佛

     話一完,葉宋沒有反應,蘇靜抬起頭來一看,見她正捧著一卷抄好的佛經皺眉頭,表情有些奇怪。

     “這是什么佛經?”蘇靜問。

     “這不是佛經”,葉宋看著他,“是老夫人給佛祖寫的祈文。”

     “祈的什么?”

     一些常年侍奉鬼神佛的人,他們以鬼神之力作為信仰,一旦有需求就會寫祈文,以表達他們的愿景,讓上蒼鬼神能夠聽見,然后幫他們實現。

     葉宋翻了一頁,遞給蘇靜看,道:“祈的是讓謝長安死而復生。”

     聽起來很瘋狂,很荒謬。可是這卻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兩人都變得凝重起來,仔細搜這間佛堂。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