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7章 另有玄機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忽而蘇靜的視線從佛像上掃過時,立刻停頓,又移了回來。佛像一手端在腹部,一手束在胸前。而端著的那只手上,似乎有什么東西,在燭光下發出輕微的光亮。蘇靜走過去伸手往佛祖手心里撈了撈,手指間便掛著一樣東西。

     葉宋定睛一看,卻是寶戴在身上的如意鎖。

     恰逢謝明跑了進來,著急得滿頭大汗,問:“你們有沒有找到寶?他不能有事!我就只有寶這一個兒子!”結果看見蘇靜手上的如意鎖,頓時整個人都癱了,跪在地上,“怎么只有如意鎖,寶他人呢?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葉宋借著蘇靜的力,不客氣地一腳踩上佛前香案,細細觀看佛祖的那只手。方才站在下面,很難察覺,如今湊近一看,發現這只手的手掌心的顏色和佛身四周的色澤想必,光亮而淺淡了些許。像是經常有人來摸這只手,而把它的顏色摸淡了一樣。

     葉宋抿了抿唇,挽起的長發從肩上流瀉而下,略顯英氣的眉有些修長,從蘇靜那個角度看去,真真是有兩分俊秀。他見葉宋要去摸,提醒道:“心有暗器。”

     葉宋便多警醒了兩分,碰上那只手,起初沒什么反應。她便嘗試著從各個角度扭,最終成功地把那只手心向上攤開的手扭了一個彎兒,變成手心向下撲著。蘇靜見狀,立刻手臂卷過葉宋的腰把她穩穩地抱在懷里,轉了幾個圈兒在一丈開外停下來,唯恐伴隨著機關又會有暗器。

     這時,機關被開啟,厚重的佛像輕輕晃動,隨后竟朝一邊挪開,地板出現了一個方形的暗道。

     蘇靜放下葉宋,兩人站在暗道旁往下看了看,入眼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唯有微弱的燭光照亮了上方的幾節臺階。謝明臉色煞白,不可置信道:“寶是從這里被擄走的?不……”

     他當即召集家里的全部家丁,舉了火把要下去尋找。

     蘇靜道:“別打草驚蛇,誰知道下面會有什么。”

     葉宋便拿了其中一只火把,亦道:“謝老爺耐心在上面等著,我們先下去看看再。”

     蘇靜把如意鎖丟給了謝明,道:“老夫人給謝寶的這東西,有點兒邪乎。里面寫的是你大哥的名字。”罷兩人便一前一后下了暗道。

     只有上面的臺階是石頭堆砌的,一下了暗道,地面就是凹凸不平的泥地。葉宋用火把一照,像是人力挖的一般,前面四周一片漆黑,火把只能勉強照亮面前一方狹的空間。

     忽然葉宋沒注意腳下,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往前踉蹌了一番。幸而蘇靜及時牽住她的手,又把她扯了回來,道:“你把火把給我,面前光線太亮容易看不清四周。”著不等葉宋拒絕,便主動拿過了她手上的火把,牽著她的那只手卻自始自終沒有放松。

     果然,沒有舉火把,葉宋覺得眼前的視線清晰了很多,看路面也看得見了。但是蘇靜牽著她讓她很是不舒服,掙了掙,怎知蘇靜卻扣得更緊。

     “放開。”

     “不放。”蘇靜賴皮道,“萬一一會兒又跌倒了怎么辦?”

     “矯不矯情,我能夠看得見了,不會跌倒。”葉宋道。

     蘇靜側頭,看著她,彎唇燦然一笑:“我的不是你,是我自己。你看得見,我卻看不見啊,你得心著我。”

     “你少來,得跟你沒走過夜路似的。你功夫那么好,怎么可能會跌倒。”

     蘇靜挨緊了葉宋,反問道:“你功夫也不差啊,還能當上武狀元,怎么剛剛就要跌倒了?”

     葉宋語噎。蘇靜心思一轉,眼眸里的神采也跟著滟瀲了兩分,又道:“哦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就是想讓我扶你一把,你好借此機會對我投懷送抱。你要是想投懷送抱,直接跟我明嘛,哪里需要跌倒,我現在就可以抱你。”

     話一完,他真的很不要臉地伸手往葉宋腰間環了一把,露出得逞的壞笑。

     葉宋本能性地抬起一腳,把蘇靜踢貼在了土墻上。蘇靜笑著道:“開個玩笑嘛,別鬧,我們還得找寶。”

     兩人打打鬧鬧一路往前走。蘇靜又是個受虐型的,葉宋越揍他他似乎越起勁兒,身上都被踢了滿身的塵泥,還道:“你看你這樣,這么潑辣,以后誰敢娶你。弱點兒的吧,沒幾下就被你打死了,強點兒的吧,不會像我這樣讓著你。”

     葉宋挑眉:“這么來,以后我就該嫁給一個像你這樣強但又肯讓著我的男人?”

     蘇靜點頭:“不錯不錯。”

     葉宋懶得再理他,扭頭繼續走,道:“似乎出了京城以后隔三差五我就忒想揍你。你能不能不要這么欠揍。”

     蘇靜若有所思:“這么來,似乎還真是這樣。以前在京城里的時候,你不會動不動就出手,可能這是你表達情感的一種方式?具體來,是從那晚上你洗澡的時候我抱了你開始……”

     葉宋迅速揚手又是一巴掌朝蘇靜的面門扇了過來。蘇靜眼疾手快,輕松截住,還在她指間嗅了嗅,好笑道:“我真的什么都沒看。”

     “混賬。”

     這暗道大約走了有半個時辰,有上坡有下坡,終于到了盡頭。盡頭之處,又是一截石頭砌成的臺階。兩人心翼翼地走上去,頭頂有一座石門,摸索了一會兒才在石頭縫里發現了石門開關,打開石門爬了上去,定睛一看,好家伙,根本不知道眼下是個什么地方。

     好像,這是一個不大不的方形石室。

     走出石室以后,又走進了一個更大的石室,四周還有好幾間一模一樣的石室,只不過石室里都是空蕩蕩的,什么東西都沒櫻

     “你猜,我們進到什么地方來了。”葉宋似笑非笑道。

     “我猜啊”,蘇靜的聲音款款柔柔的,像是最婉轉的歌,又像是最醉饒酒,帶著一股微薄的沙啞,蠱惑人一般地輕輕,“我們進了謝長安的墓了。”

     葉宋瞇著眼睛看著他,火光下的臉柔美極了,吱了一個鼻音道:“嗯?你憑什么這么猜?”

     蘇靜舉著火把照亮了中央堆放著的一堆石塊,都是被打磨成方形。其中還有幾根圓形的柱子,旁邊的地上還散落著幾個半成品的獅子。與謝長安的墓前一模一樣。

     這里面似乎比外面要冷,時值盛夏,卻有一股濃濃的陰寒之氣涌來,像是從地面滲出來的,又像是從這眾多甬道中的其中一條涌出來的。

     葉宋和蘇靜走進了其中一條漆黑的甬道,比之四周的甬道看來,像是主道。蘇靜把葉宋護在自己身后,他走在前面,每一步都沉穩而帶著心,盡管話得很輕,可在這墓室之中卻顯得清晰而顯耳:“這墓大得有點了,建得跟皇陵似的。”

     葉宋道:“而且還是一塊寶地,然陰寒。”來她還一次沒見過真正的皇陵是個什么模樣,就連這種大型的墓室都第一次見,難免好奇,“你皇陵是什么樣的?”

     有珍寶無數?陪葬的美女無數?是不是被葬的皇室中人就跟電視上演的一樣,口含一塊什么玉片,就能尸體保存完好常年不腐化?

     蘇靜看著她,笑了起來,眸光滟瀲:“你很想知道?這樣,以后等你嫁給了我,死了就能葬在那里,到時就知道是什么樣的了。”

     葉宋懶得和他做口舌之爭,挑挑眉梢道:“是么,那為什么已故的賢王妃,沒能葬入皇陵?”

     蘇靜愣了一下,道:“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皇陵里有梅樹么,我能日日都去陪著她么,她一個人葬在那兒豈不寂寞?”他手搭上葉宋的肩,又道,“所以以后,若是再娶,定得娶個命硬的禍害,跟我一樣,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這樣死后才能葬在一起,不覺得寂寞

     葉宋笑了一下,沒有銳氣,也沒有諷刺,平靜淡然:“我還以為你死后是要和賢王妃合葬在一起的。”

     “這個你就又不懂了。”蘇靜手指捋過葉宋的發絲,悠悠道,“等我死后去霖府,她定是已經投胎轉世生活得很好了,我為什么還要去拖她后腿呢?就算有來世,她嫁饒時候,我不定還沒出生呢,莫不是和她糾纏在一起要給她當兒子?這種不劃算的事我會干么?”

     “什么歪理。”葉宋道,“你也信什么投胎轉世?”

     “人總要信點兒什么,才是好的。”

     “信仰么,我懂。”葉宋想起自己的境遇,以及幫她來到這個世界的老神棍,似笑非笑地點點頭,“是該信的。不定真有呢。”

     怎知話音兒將將一落,冷不防地,葉宋突然感覺到腳下的地面正往下凹陷。

     “喂,心!”蘇靜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了起來,摟著腰往前急踏兩步,心下一沉,回頭舉著火把照去。只見他們來時的路,是由一塊一塊的方形石地板鋪就而成,而眼下,那些方形石板正一塊一塊井然有序地往下掉!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