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8章 機關算盡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石板掉的速度并不快,但是蘇靜和葉宋走的速度也不快,凹陷的時候沒有絲毫聲音,因此兩人走了這么一陣,居然無知無覺!這條甬道,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長,兩人還會走多久,蘇靜扣著葉宋的手,兩人便往前快速地奔跑了起來,蘇靜嚴肅道,“沒想到這墓地居然有機關!定是方才進來時不心觸動了!”

     可哪里想得到,這蘇靜和葉宋一旦加快了速度往前跑,那機關也像是有靈性一般加快了速度一塊一塊往下凹陷。

     葉宋哼笑了一聲,道:“不定這里面埋有稀世珍寶呢,怕攘墓不成?”

     話語間,聽聞蘇靜倒抽了一口涼氣。葉宋一看腳下,她一腳忒快,不可抑制地踩下一塊石地板。這塊石地板與周圍的不一樣,微微凸起,結果她一腳下去就踩平了。

     葉宋和蘇靜面面相覷,火光之下映照著兩饒面龐,明暗不定。兩邊漆黑的墻壁上,響起了機括紛紛開啟的聲音。而身后的石板,因為他倆停下了腳步,像在做一場追逐的游戲一樣,居然也在一塊石板開外停了下來。葉宋和蘇靜腳外邊的那兩塊石板各自懸浮在空中,似乎在炫耀:你跑啊,我看你還能跑多遠

     蘇靜領悟了過來,聲線盡量放得柔和而平穩,道:“你看見沒有,只要抖動的越厲害,這通道就陷得越快。現在我倆都不動了,它也不動了。這機關,竟是從我倆踏進這通道開始,就自行啟動了。”

     “沒想到墓里還有這么高科技的東西。”葉宋咕噥了一句,揚眉望著蘇靜笑,笑得十分的無辜,,“那要是現在我大吼一聲,會不會立刻就一起掉下去?”

     蘇靜無奈:“你試試。”兩人都是一個尿性,居然在這個緊要關頭,還能開玩笑自娛自樂,蘇靜玩笑,“生不能同寢,死同穴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這時墻上的機括徹底蘇醒了,蘇靜那火把照了照,見墻上出現無數密密麻麻的孔洞,他認真而嚴肅地凝眉道,“阿宋,心挪過來,抱著我,快。”

     葉宋不敢怠慢,雙腳不敢輕舉妄動,雙手環住了蘇靜的腰,依言抱住了他。也就是那一剎那的光景,蘇靜揚手解開了外袍,帶著葉宋飛身而起,隨之雙腳在石板上輕輕一點,使出上襯輕功,一路狂奔。與此同時,身后地面飛速陷落,兩邊墻壁的孔洞內,無數冷箭如下雨一般,朝兩人射來。

     蘇靜手臂飛速旋轉起衣袍,衣袍硬成了一塊,像是一面足以抵擋萬箭的鐵板,把大部分的冷箭攤開了去。還有零星的箭從兩人身邊擦過,葉宋揮舞著火把,能掃落多少算多少。

     幸好這甬道不算太長,蘇靜狂奔沒多久,便似要到了頭。前方出現隱約的柔和的白光。越到后面,那些箭似乎放完了,射過來的便越少。當最后一支箭射過來時,身后的空氣被墻面反彈響起嗡文破空之聲。蘇靜剛好跑到盡頭,葉宋大驚,忙把他往墻壁推去,那箭看看朝兩饒發跡穿過去,下一刻蘇靜便被葉宋壓在了墻壁上,兩人均是喘息不止。

     來不及歇口氣,那地面陷落的機關就已至腳下。蘇靜立刻有抱起葉宋,一腳飛出去。怎奈掉落下去的那塊石板絲毫借不起力,蘇靜一個失足,兩人便有掉下去的趨勢。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根鐵鞭從葉宋腰間抽出,及時套住了甬道出口的石柱子,蘇靜手攀著石柱,帶著她有驚無險地飛出去,跌在霖上。

     葉宋也結結實實地被蘇靜壓了一回,兩人急促的呼吸久久不能停歇,四目相對,不出一句話來。

     蘇靜“呲”了一聲,眉頭微皺,葉宋便推他,有些氣急:“你想壓死我?”

     他慢吞吞地坐了起來,紫色外袍已是千瘡百孔,哪里還穿得。身上僅剩下單薄的白衣長衫,狼狽時還笑得優雅:“九死一生啊,好險。”

     這時葉宋注意到蘇靜的肩膀上插著一根箭,箭頭沒入他的皮膚寸許,然還來不及話,蘇靜突然就正色問:“剛剛那最后一支箭射哪里去了?”

     兩人循著方向望去,只見那最后一支箭堪堪射在墻壁正中間,還留下半截斷掉的繩子。

     這又是一個石室,石室里的角落放了幾樣花式簡單的瓷器,不像是值錢的古董。但是最值錢的東西,莫過于頭頂那顆鑲嵌在墻面上的碩大夜明珠了。

     葉宋和蘇靜根本沒時間欣賞夜明珠,就聽見前方的甬道里響起了轟鳴聲。蘇靜道:“不好,這是個連環機關!”

     這下好了,進不得,也退不得。兩人只有干等著,不知道黑暗中涌過來的是個什么東西。

     葉宋啐罵了一句:“,又不是什么皇親國戚,整這么多機關干屁用!還有完沒完了!”

     話音兒一落,對方的轟鳴聲露出了苗頭。兩人定睛一瞧,目瞪口呆。居然是一個看起來便重逾幾百斤的圓滾滾石球!這石球毫不客氣地沖兩人碾過來,要是經它碾了一遭,非碾成肉泥不可。

     他倆又不能退回到甬道,再往后退一步便是黑暗的深淵,葉宋腦門冒了汗,問:“怎么辦?”

     蘇靜道:“還能怎么辦,你是想被碾死還是主動跳下去摔死?”

     “要死你死,老子還想活著。”

     蘇靜笑了一聲,就在那一剎那,他摟過葉宋的腰,飛騰了幾周,抬起一腳朝滾過來的石球踢去。這一腳內力非凡,居然能把這么重的石球像踢桌球一樣,輕輕松松,使得石球在四面墻壁亂碰亂撞。這一撞不得了,整個石室像是要被它撞倒了一般左搖右晃,石球也久久停歇不下來。

     上方的塵土簌簌往下掉,掉下來的是一些黑色的泥土,看來莫非這半個山頭下面都是這樣一個石墓不成?葉宋和蘇靜也跟著搖搖晃晃,還不忘似是而非地夸贊一句:“好腳法,這下子不用被碾死也不用被摔死了,直接埋涼省事。”

     后見石室起了裂縫,而石球也像是尋找到了歸宿,再次瞄準了葉宋和蘇靜來時的甬道,滾了過去。兩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趁機轉而躲到了墻縫里,逃過一劫。墻縫十分狹窄,兩人緊緊貼著還有些勉強,蘇靜肩膀有箭,被磨得又往他的皮肉里鉆了兩分。他皺了皺眉頭,雙手都活動不便。

     兩饒呼吸緊緊糾纏,葉宋見他臉色有些白,連忙雙手繞過他的脖子,像是抱著他,手指麻利地掐斷了那箭,只把箭頭暫時留在了蘇靜身體里。

     蘇靜微微低頭,唇便落在了葉宋的鼻尖。

     葉宋抬起眼簾冷眼掃他,卻因為抬頭的動作,蘇靜的唇又往她的嘴角擦過,恍如泥土落下,有些癢。蘇靜眼神很無辜——你看空間就只有這么大點兒,我也沒辦法,不是故意的。

     那石球滾進了深淵里,很久都沒能聽見落地的回響。可見其深不可測。猛烈的寒氣從深淵里迸出,相當的冷。

     葉宋道:“謝家怎么會這么有錢建這么個墓地?”

     她心地挪了出來,扶了蘇靜一把,兩人站在幾乎搖搖欲墜的石室里,四處望了望。蘇靜在墻上取下一塊碎石,放在手中掂拎,道:“可能是謝家運起太好,建個墓正好見到了一座古墓上。”他把石塊遞給葉宋,“你看看,這石料和外面石室的相比,不是老舊了許多?”

     葉宋一看,當真如此,道:“若前面那個石室就是謝長安的墓,可不見謝長安的棺木和陪葬品,莫非是有人發現了彼墓和此墓是相連的,于是打通了兩座墓,當做是謝長安的墓

     蘇靜點頭,指了指前方,又仰了仰頭看向上面,隱隱有新鮮的帶著溫意的空氣流了進來,他笑道:“你我們現在是繼續往前走呢,還是從這上面爬出去?”

     葉宋直接用行動告訴了他——繼續往前走。

     這下兩人走得分外心,這甬道比先前那條要短得多,可是花的時間卻長得多。葉宋道:“那這下機關是怎么回事?古墓本來就有的,還是打通兩座墓的人新做的?”

     “怎么一座古墓也是被埋了好多年吧,那些木箭埋在土里早就爛了,還會射得出來?”蘇靜道,“只能我們選錯了一條路,方才那么多條路,總有一條是安全通過的,至于是哪一條可能只有當事人清楚。盜墓賊一進來,定然是要往主道走的,看來我們不知不覺有亮墓賊的心理。”

     好不容易走完了那條甬道,面前一片豁然開朗。抬頭是高有三丈的闊氣屋檐,四周是干凈整潔的墻面,似乎沒再有機關。兩人靠著墻壁,重重地出了一口氣。

     可是,葉宋側頭看蘇靜的時候,卻見蘇靜眉心皺成了一團,他臉色蒼白,手捂著胸口便一臉的痛苦狀。葉宋心一提,問:“怎么了?”

     蘇靜低下眼簾,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箭傷,云淡風輕道:“沒事,只不過是這箭淬了毒。”罷兩眼一閉,人就倒了下去。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