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2章 為什么騙我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輕蔑地笑睨著他,出的話卻被他打斷:“早已經休了本王是吧?這世上只有本王休別人沒有別人休本王的份兒!”他拿出一封信封裝著的信,“這里,休書,本王告訴你,你一輩子也別想逃!現在開始沒有休書了,你還是本王的王妃!”罷,他把休書撕個粉碎。

     葉宋的笑容驀地變得挑釁起來,道:“隨你怎么樣好了,反正我就是看上街頭的乞丐,也不會看上你。”

     蘇宸抿唇,眼神幽深地盯著葉宋彎起的唇角,突然好想讓她再也笑不出來。于是乎,他扣住葉宋的雙手,俯頭便要湊近,葉宋無一例外地抬起雙腳踢過去,蘇宸和她用雙腳相互踢打,略勝一籌,用鼻音哼出一個得逞的笑容,親下去的時候,葉宋偏開頭,使得他的唇落在葉宋的耳根子上,蘇宸滿意,在她耳邊認真低沉道:“今便跟我回去。以后本王身邊,不會再有別的女人,就只有你一個葉宋。”

     葉宋剛想反抗,便被蘇宸伸手點了穴,她怒極反笑:“你有種一輩子也別解開我的穴道,否則,我會親手剮了你。”

     正當蘇宸伸手摟過葉宋的腰想直接把她扛去三王府時,出手一瞬間,一枚飛鏢破空朝蘇宸扎去。蘇宸見狀,閃身躲開,隨后黑影一閃,便跟蘇宸直接打了起來。

     最有特征的便是歸已那張棺材臉了。他對蘇宸還算客氣,點到為止。

     蘇宸在三步開外站定,便見蘇若清也拐了進來,不急不緩地一步步走過來。他臉色有些冷,走到葉宋身邊,解了她的穴,與蘇宸道:“你是太閑了?”

     蘇宸笑了一聲,道:“皇上也不比我忙。我不過是想追葉家二姐回心轉意,這也錯了?”

     “這沒有錯”,蘇若清看了葉宋一眼,“可你問過她同不同意了沒?”

     蘇宸看向葉宋,此時葉宋十分平靜,也正看著他,然后身體緩緩倚入蘇若清的懷里,讓蘇宸的眼神生生變得僵硬,葉宋抱著蘇若清的腰,對蘇宸笑:“還請三王爺自重,我不同意,更加不會回心轉意。我也不是你的女人,我只是蘇若清的女人。這份休書你撕了不要緊,如果你喜歡的話,明我會寫一大摞,送去給你撕著玩。”

     “葉宋,你給我過來!”蘇宸暴怒。

     葉宋仰頭看看,悠悠道:“色不早了,三王爺請回吧。”

     歸已對蘇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似乎只要蘇宸不肯走,歸已就會再和他打起來把他攆走。最終蘇宸見僵持下去實在討不了好,只有拂袖而去,冷冷道:“葉宋,你跟著他不會有好結果,遲早會后悔的。”

     葉宋見人走遠了,才若無其事地直起身來。蘇若清道:“我送你回去。”

     “皇上不忙么,我自己回去便是了。”著轉身走在了前面。

     歸已已經退了下去,蘇若清閑庭信步地跟在她身邊。伸手去牽葉宋的手,葉宋手指發涼,卻沒有從他的手心里抽出。

     蘇若清問:“身體好了?以后沒事便和衛將軍一起去教練場吧,少在街上逛。”

     “怕我遇見誰?”葉宋道,“這京城明明這么大,可的時候又得可憐,抬頭低頭都是熟人。”走了不多遠,她就停了下來,看著神色清淡的蘇若清,“你就沒有什么想對我的?”

     “如果了就有用的話,我便早了。”蘇若清道。

     “為什么騙我?”葉宋問,“你早知道蘇情的情況,為什么騙我?”

     “那你為什么那么在意他?”蘇若清反問。

     葉宋道:“是你讓我越發地在意。他若是健康的、完好痊愈的,我還會這樣擔心著他?你為什么不讓太醫排除他腦中血塊,為什么讓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他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葉宋嗤笑一聲,心中憋著一股氣不知該如何紓解,道:“你是覺得他現在這樣對北夏的社稷很有用處,你不想他和我往來,現在他不記得我了,同樣對你很有用處,一箭雙雕。”

     蘇若清沉默一會兒,道:“既然你知道,為何還要問我。”

     “我只是不敢相信。”葉宋覺得眼前的蘇若清十分陌生,“你會用他的性命來籌謀,你知不知道他有可能會死的?你是要謀害你親兄弟的性命嗎?全下只要是北夏的人,都可以為你所用,可你不能不給他們選擇的權利,連知道的權利都沒櫻到底,你還是自私。你知不知道他敬你為大哥,你是皇上,如果北夏有任何危機,他定是第一個挺身而出,就算不失去任何記憶,他也還是原來那個戰神蘇靜,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我知道”,他問葉宋,“那么你呢,你和他呢?我真是擔心,他會喜歡上你,而你會選擇他。”

     葉宋深吸一口氣,笑道:“可我也有選擇的權利不是?為什么你就覺得他一定會喜歡我而我一定會選擇他?你現在是用這樣殘酷的方式幫我做了選擇是嗎?實際上我的心里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多余的選項,一直都只有你一個選擇。可是你,明知道蘇靜是因為我變成那樣,你要讓我接下來都活在悔恨自責里,連報答的機會都沒櫻你不可能總會有時間陪我,不可能和我一起冒險,那些,都是他陪我的。你知道他幫過我多少?不總是吃吃玩玩,你知道有人想殺我的時候他怎么救我的?你知道他怎么和我去山賊窩里救阿青的?你怎么知道他陪我一起去挖墳闖古墓的?你知道阿青的腿怎樣被打斷又是怎樣被接好的?這些,你都知道嗎?”

     蘇若清依舊是波瀾不驚,他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沒有你,或許他就不用面臨這么多風險和傷害。現在這樣,就是最好的結局。”

     葉宋緩緩垂下頭,手緊了又松,道:“可你不應該騙我,也不應該讓他有生命危險。”她從蘇若清身邊走過,語氣淡然,“看著吧,要是最后他有事了,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我自己。這就是你想要的結局是么。”

     這個冬來得特別早,早早就下雪了。葉青已經能夠到處亂跑,偶爾央著葉宋或者葉修帶她去街上逛逛,偶爾下雪在院子里堆雪人。

     清晨起來,窗欞上放著一朵被雪封凍住的梅花時,葉青便會面露微笑,知道誰在半夜里來過,然后一整的心情都會很好。

     只是葉宋每都會去教練場,在一群男人堆里混。京城周邊城縣,哪里有匪賊霍亂,她總是第一個帶人前去,剿一個滿載而歸回來。兄弟們跟著她都很充實,反倒是葉修在大家伙眼里變成一個嚴肅的角色,和葉宋比起來,他本來就是嚴肅的,偶爾要呵斥葉宋幾句,她不該強出頭。

     葉宋都是這個耳朵進,那個耳朵出。

     她再也沒見過蘇靜,還有蘇若清。他們就像是從葉宋的人生里突然消失了一樣,無知無覺。蘇靜辦公事的時候難免要和將軍府打交道,不論是他來或者走,都刻意回避著葉宋,葉宋也沒再去糾纏,甚至一句招呼都沒打過;蘇若清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皇宮里,偶爾得閑,會在棋館下一局雙子棋,卻沒有人再從背后走出來,坐到他對面,和他下完剩下的棋局;而蘇宸,偶爾也會碰上,可都沒有如往常那般暴躁急性。

     可能是都在心翼翼地維持著這種平衡,一旦被打破了,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冬日里的黑得早,街上也顯得冷冷清清,街上的行人早早便要回家上熱炕頭了,街道兩邊都是白生生的積雪,偶有孩童在街角抓著一把雪嬉笑打鬧。

     一群馬揚蹄而過,在白雪上落下一個個雜亂的泥印,孩童們聽到聲音都跑散了。馬上一群人個個戎裝,精神奕奕。為首的女子,長發高挽,鬢間落下幾根發絲,膚色被雪凍得白皙凝脂,唇色自然紅潤,呼出的氣息成一團白霧。她身穿淡青棉袍,披著一件雪白狐裘,隨著揚鞭策馬的動作,披風往后揚起,獵獵翻飛。

     不是葉宋是誰,風塵仆仆的。他們一行人剛從外城回來,季林已經按捺不住了,道:“這一走就是十來,老子真是想念西街口的狗肉,二姐,不如咱大家去吃狗肉喝酒吧!”

     白玉就嘻嘻道:“把狗肉帶去素香樓吃嗎,那里暖和

     劉刖拍了白玉的腦勺一記:“除了女人你還能想點兒別的么!有本事找個娘兒們娶回家去,有女人可以抱可以睡。”

     季林扭頭就哈哈大笑:“劉刖,你看看你現在成什么樣子,你還是當初那個斯文人嗎?”

     劉刖慢條斯理地反唇相譏:“近墨者黑。”

     大家恰好走到一個巷子口,濃濃的溫暖的酒香和烤肉的味道從巷子深處傳來,季和鼻子很靈光,勒馬駐足,深吸一口氣,道:“這里面有酒肉。”

     大家都跟著深吸了一口氣,個個饞得跟牢里放出來似的,催促道:“怎么以前經常往這里經過,就沒有聞到還有這么香的味道呢,二姐我們進去瞧瞧吧。”

     季林驅馬走在前頭,就要往巷子里去,結果被葉宋一聲冷喝:“都不許去!”

     大家都停了下來,看著葉宋。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