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66章 這樣做的代價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李如意亦蹭起半個身子,身上歡愛的痕跡無數,仍十分動人,哀怨楚楚地道:“皇上今夜不在臣妾這里宿嗎?”蘇若清沒有回答。李如意便知道了他的答案,他從來不在哪個嬪妃的宮里宿下半夜的,于是不再勉強,自己簡單披了一件薄衣,跪坐在床上,取過蘇若清的衣服,“那臣妾侍奉皇上更衣。皇上國事繁忙,切勿累垮了身子。”她本來就沒計劃過蘇若清會在這里過夜,能讓內宮三催四請讓他來一次已經很不錯了,況且床底下還有一個人,多時了怕會露馬腳。

     很快李如意便幫蘇若清穿戴整齊,蘇若清下床起身,拂了拂身上龍袍,只淡淡吩咐了兩句讓李如意注意身體之類的話,李如意甜蜜地應了兩聲,然后他就走了。

     只是走到門口,對候在門口的宮人又吩咐了兩句什么,才徹底離開。他人一走,便有宮人端了一個食盤進來,食盤里放著一只碗,宮人恭恭敬敬道:“娘娘請喝吧。”

     李如意看著碗里的湯藥,臉色白了又白,終還是端過來一口灌下,把碗摔得粉碎,吼道:“都滾!”

     要收拾也得等到明早再收拾,于是宮人又躬身低著頭退出。

     李如意下得床,身子還很酸軟,但她已經忍不住要向葉宋炫耀一番了。可是當她掀起捶地的床簾往下面看時,下面空空如也,卻不知葉宋在同一時間從另一面鉆了出來,無聲無息地站在她身后。

     葉宋臉上的血痕很是可怖,她面無表情地道:“你是在找我嗎?”

     李如意渾身一緊,立馬蹭地站起來,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懼之色,慌忙轉過身來一看。只見葉宋正站在她面前,不住一尺,她比李如意高出一點點,李如意險些撞在她身上,又覺得她身上實在是臟,手忙腳亂地斂住自己的裙角,盡量離葉宋遠一點,穩住聲音道:“你、你怎么逃出來的!”

     葉宋的眼神像狼一樣直勾勾地盯著她,眼神稍稍往下移了移,看見她脖子上的愛痕。她手指勾起麻繩,在李如意面前晃了晃,不置可否道:“你是這個?”

     李如意甚至都忘了向葉宋炫耀,也忘了要看葉宋痛苦的樣子,心中大覺不,那眼神竟讓她從腳往上騰起一股迫饒寒意,所至之處紛紛涼透。她手心有些汗意,強鎮定心神,宮人才被她趕出去,通常都是守在外面不遠處,只要她出聲大喊,定能把人引到這里來。這也就瞞不了蘇若清葉宋在這里的事實,只不過她也算聰明,腦子飛快地轉,咬牙狠心一想,就算把葉宋當做是刺客也沒人懷疑,況且她這副尊容別提有多駭人,讓侍衛進來趁亂殺掉她也不失為一條計。到時她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即使葉宋僥幸活了下來指認她,只要她矢口否認,葉宋沒有任何證據也奈她不何。

     這樣一思量,李如意頓時膽子就大了起來,張口就想大喊。

     然而,葉宋一直端詳著她的表情神色,把她心中所想猜了個七七八八。就在她發聲的一瞬間,葉宋抬起手指,往她脖子根處點了一點。

     李如意張大了嘴巴,卻發現她根本發不出一點聲音,頓時滿腔胸有成竹和狠勁兒化作了不知名的恐懼。

     葉宋仿佛有些嫌棄自己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肌膚,在自己的袖子上擦了擦。自己渾身的那股血腥味兒,比起脂粉味兒,更讓她興奮。

     葉宋這點穴的手藝,還是蘇靜教她的。她已經能夠點得又快又準,一下子就封住了李如意的啞穴。李如意見她眼里逐漸浮現出嗜血的神色,害怕極了,手扶著自己的脖子,一邊想拼命叫出聲,一邊朝門那邊跑去。怎料她穿的衣服好看是好看但就是太礙腳,跑得跌跌撞撞。

     葉宋淡淡然,沒有去追她,而是轉身走到衣櫥前,隨手抽下了還掛在里面的自己的玄鐵鞭。鐵鞭上的血,是從自己身上流出來的,泛著一股鐵銹味兒。

     她握穩了鞭子把手,眼看著李如意就要跑出去了,她興奮地伸手就要去開門。剎那間,葉宋一聲不響,揚臂甩出玄鐵鞭,看也不看一下。

     那玄鐵鞭如一道風朝李如意破空而來,像是有了靈魂一般,呼呼作響。李如意來不及回頭,黑色的鞭子末梢冷不防舔在她身上,從脖子下方掃過。她甚至都意識不過來發生了什么,整個人就不受控制地倒地,身體第一時間處于麻木。

     麻木過后,她痛得不住地抽搐。脖子仿佛要斷掉了,顫顫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傷口觸目驚心,更是滿指鮮血。

     李如意眼淚掉下來,額上布滿了汗珠,因極力伸長脖子,漲紅了臉,額上和脖子上經絡微微凸起。她想尖叫,可是她拼盡全力也叫不出來。

     而剛才那鞭子,掌握得極是好力度,完完全全地扇在李如意身上,未沾在門上發出丁點聲響。

     李如意在地上匍匐著,還想伸手去開門。葉宋隨手又是一揚臂,鐵鞭卷住了一旁的木桌,甩了過來,砰地一下重重摔在門上,把門堵了個死死的!

     外面的宮人聽見響動,踟躕著道:“娘娘……”

     李如意看著門的縫隙,眼里迸出希望的光芒,心里不住地祈禱希望他們能夠發現不對沖進來,眼前這個女人她瘋了!

     結果葉宋氣定神閑地看了李如意一眼,然后竟習著方才李如意發怒大吼的聲氣吼道:“都給本宮滾!沒有本宮的吩咐誰都不許進來!”

     李如意喝的那碗湯藥,毫無懸念是蘇若清吩咐下來的避子湯。每一次蘇若清上半夜在這里留宿過后都會賜這樣一碗湯。李如意雖侍奉了蘇若清幾年,至今未有子嗣,想來每次事后喝此湯時都會如先前那般大發雷霆一番。

     動不動就對宮人喝罵,對于李如意來更是家常便飯。

     因而守夜的宮人聽后,一點也沒察覺到不對勁,即使留意到李如意話的聲音發生了變化,也覺得是因為她太激動而失了聲調。于是依言往外撤退了去。

     李如意悔得腸子都青了,她不該對宮人發那么大火,也不該一個人留在這寢宮里,她沒想到,葉宋居然能自己解開繩子。

     她折磨葉宋的時候,葉宋一切都咬牙默默承受。葉宋連一個想表達自己憤恨或者疼痛或者求饒的眼神都沒有,她便以為葉宋不過如此。事到如今才大錯特錯,葉宋不辨喜怒的眼神才真真叫她毛骨悚然。

     葉宋站在李如意腳邊,任李如意淚如雨下,還想縮著身子往后推。葉宋輕輕甩了一下鞭子就套住了李如意的脖子,她不敢再掙扎,鞭子上有倒刺她是知道的,越掙扎脖子上的傷就會越重。

     葉宋低低瞧著她,平靜道:“你二弟是我殺的,一箭穿腦。你覺得,我一鞭斬斷你的頭,會眨一下眼睛嗎?”

     李如意搖頭,她努力地坐起身來,雙手抓住葉宋的鞭子,無奈發不出聲音只有搖頭。像是在乞求葉宋饒命一樣。

     葉宋聲音平平道:“磕頭,我便不斬斷你的頭。”

     這些來,葉宋不知道磕了多少次頭,用頭磕在地板上,磕在衣櫥的木板上。

     李如意何其高傲的一個人,到底怕死,還是趴在葉宋腳邊,向她磕頭。葉宋果真信守承諾,松了玄鐵鞭,一圈一圈把鞭子輕輕挽在手上,轉身在寢殿里悠閑地踱步。

     李如意撲騰到門邊,想搬開那張重重的桌子。可是她平時養尊處優慣了,哪里有力氣搬得開。

     葉宋走到椅榻邊,看見上面放著的一架琴。她彎身,手指在那琴弦上輕輕滑動,仿佛想追尋上一個彈琴人殘留在這上面的痕跡,可是琴弦卻割得她的手指生痛,所過之處,都是殷紅的痕跡。本文最快\無錯到

     他在這里彈琴,有人跳舞的時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葉宋跳不來舞,她只甩得來鞭子。

     葉宋走過之際,順手往琴上一拂,那架琴便掉落在地上,琴弦斷了,琴身也摔成了兩半。她隨手端起了一盞紗燈里的燭臺,走到那張寬大的床榻邊,無聲無息地看著凌亂的床鋪。

     “你做到了,我現在的確心如刀絞。”葉宋緩緩道,“可你不知道你這樣做的代價是什么,我來告訴你。”罷,她輕輕揚了揚手,在李如意驚恐的眼神下,那手中燭臺就被她云淡風輕地丟在了床榻上。

     床上的真絲細軟,都是易燃之物,一碰到火,瞬時就燃了起來,火勢越燃越旺。只片刻,整個床面都燃起了大火。

     火光照亮了葉宋的眼,火苗在她眼里跳躍閃爍。她和大火,形成一道光影,照進李如意的眼中,李如意被滾滾濃煙嗆得淚流不止,一個勁兒地搖頭,張了張口,只出一個口型:“不要……”

     熱浪在房間里攢動,形成一道道熱流,揚起了葉宋的長發和衣角。襯得她像是從黑夜里走出來的修羅女人。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