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86章 應該不算過分吧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環視了周圍的侍衛一眼,似笑非笑道:“不用叫他們回避么?”

     蘇若清道:“若沒有見不得饒事,為何要叫他們回避?”

     “既然如此,清楚了也好。”葉宋嘴角的笑容完美得全無死角,讓人以為她真的沒心沒肺,她對蘇若清道,“你知道我是因為某種原因才進這皇宮里來,不會待太久,也不會做你的皇后。不管你做什么,用什么法子留住我,我的心始終不在這里。這皇宮很大很漂亮,但不是我葉宋該待的地方,我覺得時機成熟了,你若真是為我好就放我走吧,若是不想讓我走,今晚我也必定會走。”

     蘇若清看了她許久,才淡淡開口道:“這是你的選擇,朕讓你走。”只是還不等葉宋松口氣,蘇若清的視線越過她直接落在身后的蘇靜身上,倏地變得清寒而凌厲,又道,“賢王你也闖皇宮企圖誘拐后宮妃嬪,好大的膽子。來人,把賢王抓起來,暫押大理寺朕明日親審此案!”

     蘇靜全然沒有方才大敵當前的嚴肅感和緊迫感,反而束手就擒絲毫沒有要反抗的樣子,只道:“臣無話可,任憑皇上處置。”

     只要他同意放葉宋出宮,這沒什么大不了。

     “慢著!”葉宋一聲喝道。

     蘇若清微微垂下眸光,王者氣勢渾然成,那一刻仿佛他已不是記憶中清淺如蓮的蘇若清。不,他早就已經不是了。

     蘇若清道:“如若你留下,賢王便算不得是誘拐。你還有何話可?”

     葉宋勾起一邊嘴角,要比不擇手段就看看誰更加的不擇手段,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得要挾她,那不代表她每次都會就范。她道:“請問賢王誘拐的妃嬪是誰?”她指著自己的鼻子,笑意越發加深,“我么,好像目前為止就我和他在一起,可我算得上是皇上的妃嬪?我只記得我是暫居皇宮,可連一個封號都還沒有吧?我算不得是皇上的人,皇上這罪名扣得可大了。”

     蘇若清很明顯地皺了眉,他似乎一句話都不想跟葉宋多,徑直下令道:“抓起來!”

     “我看誰敢!”

     要是葉宋回頭,定能看見蘇靜臉上掛著懶洋洋的笑意,笑得舒心極了。他喜歡看葉宋這般張狂大膽的樣子。只是很快他就變了臉色。

     葉宋這一吼,侍衛便稍有遲疑。葉宋隨手抽出挽發的金簪,冰涼地握進手心里,仰著下巴,用那尖噸著自己的喉嚨,對蘇若清笑若夏花:“你抓他試試,他就是誘拐我又怎樣,我就是跟他有私情又怎樣,隨便你好了,現在我告訴你蘇若清,我要走,他也要走。”

     蘇若清周身的空氣似乎都被他冷冽的氣勢凍成了寒冰,他一瞬的驚愕之后,雙目漸漸蓄起了怒意,雙手在廣袖中握成了拳頭,道:“阿宋,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嗎?”

     蘇靜見那尖端碰到的肌膚頓時被劃破,沁出了一粒血珠,亦是氣急敗壞道:“你這個蠢女人,剛剛還什么來著!不許你這樣傷害你自己!他是我親大哥,我就是再怎么樣也死不聊!”

     葉宋看著蘇若清,冷笑一聲,道:“我怎么突然覺得賢王你比以前還要真呢。”罷手上便狠一用力,簪子劃破脖頸上的皮膚,鮮血橫流,她紅了眼,還直直看著蘇若清,“你早就不是我喜歡的那個模樣了。”

     蘇若清閉了眼,背過身去,背影冷清又孤寂。她所喜歡的模樣,本就不是他真正的模樣。他只不過是回到自己本來的樣子,守護比兒女私情還要重要的東西。就好比第一次遇見葉宋的那一晚上,看見她被欺負,如果不是碰巧看見蘇宸的玉佩在葉宋身上落了下來,可能他會冷眼旁觀到最后。那時出手救她,只是覺得她有價值。

     最終他淡淡道:“讓他們走。”罷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葉宋不再抬眼去看,只低頭看了自己滿手的鮮血,無謂地“嘁”了一聲,隨手丟掉了那枚被染成了血紅色的金簪。結果一轉身,冷不防就被蘇靜抱了個滿懷,他打橫抱起她就猛地往宮門外面沖,慌慌張張地去宮外就近的醫館踢門找大夫。

     葉宋脖子上纏了白色的繃帶,傷口夠深,血浸濕了一層又一層。從醫館出來的時候,葉宋失血過多,有些暈眩,還是由蘇靜抱著走,她甚至都懶得反抗,道:“今晚好歹我也是因為你受的傷,抱我回去不算你吃虧。”

     葉宋的頭發沒了發簪挽著,盡數散落在蘇靜的肩頭,蘇靜低頭看著她,覺得那一刻她漂亮極了。但他視線一碰到葉宋脖子上的傷時,還是覺得很不爽。

     葉宋問道:“聽你前兩進諫要皇上選秀封后?”

     “是又如何?”

     葉宋緩緩道來:“你不給自己找麻煩是不是渾身不舒服?”

     蘇靜:“是。起碼我也讓他渾身不舒服了。”但見葉宋滿臉狐疑地看著自己,心里稍稍好受了一點,正聲正色道,“請問二姐這樣看著我做什么?我臉上有東西?”

     葉宋又有些打消了疑慮,道:“你是不是去賑災途中受了什么刺激?”

     “為什么這么?”

     “總覺得你有根筋不對。”

     “那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對。”

     葉宋看了看蘇靜,有些緊張道:“你現在有沒有覺得頭痛?不定一會兒會眼睛充血、胡言亂語什么的。”只有那個時候,他才會想起一點點,“那種情況還是越少發生為好,萬一有什么危險……”

     “我那個樣子很恐怖嗎?”蘇靜問。

     葉宋道:“是,很可怕……”她不知道還會發生多少次,蘇靜就會有生命危險,沒就沒了。

     不知不覺就到了將軍府。蘇靜想要去正大門敲門,把葉宋好端敦送回去,葉宋拉了拉他的衣裳,指了指巷子里的這面墻。蘇靜會意,便沒有去打攪將軍府的人,直接翻墻把葉宋送進了她的院子。

     葉宋踢了鞋就滾到了自己的床上,雖然這床比宮里的又窄又短,可是來回滾兩圈,覺得舒服到不校她趴在床上抱著被子就哼哼,瞌睡蟲似乎一下子就鉆腦了,道:“嗯嗯多謝你,出門的時候記得隨手關門,能不能幫我把窗扇也支開一點……”

     蘇靜摸黑在她房間里走動,去到窗邊打開了一扇窗,涼涼的空氣流進了房間里,他又怕葉宋著涼,只留下指寬的一條縫。然后又走回來,站在床邊看了一會兒,彎身把被子從葉宋身下解救出來,蓋在她身上,道:“明見。”

     他轉身走了兩步,葉宋忽然出聲道:“蘇靜……”

     “嗯?”蘇靜在原地站定,沒有回頭,等著她的下文。被她這樣叫,有一種不管她什么,自己都會答應她的沖動。可是等了好一會兒,等來的卻是葉宋均勻的呼吸聲,不由失笑。

     她只是在夢囈。只不過夢里也夢見他叫他的名字,似乎也很不錯。

     只覺得好久沒有睡一個安穩覺了,渾身都累得脫力,酸酸疼疼的,葉宋一伸展四肢,便是一陣痛快。她一覺睡到大亮,又以為是自己產生了幻覺,坐在床上冷靜了好一會兒,仔細看看是她的房間不錯,她下得床來,推開窗戶,清晨清新的空氣鉆了進來,外面院子里樹上樹葉飄黃落下,留下的是一簇青翠,籬笆那里又長了幾株常青藤,一切都顯得寧靜而美好。

     窗欞上停靠著一只鳥,聳著腦袋不斷地啄啊啄,因為葉宋突然打開窗而受到了驚嚇,撲騰著翅膀在院子里飛,嘰嘰喳喳的,擾了樹上的其他兩只鳥,不一會兒就飛出了院子。本書最快更新地址:【

     葉宋瞇著眼,在窗前站了好一會兒,勾唇笑了起來。

     她轉身在房間里走動,赤腳踩著地板,地面上鋪著的絨毯十分柔軟,一邊走一邊就脫掉了自己身上這一身格格不入的群裳衣袍,隨手丟在了角落里。

     葉宋站在衣柜前打開衣柜,隨手用五指把自己的頭發抓起來,用一根青色的發帶束著,她取了一身自己慣常穿的衣服,從里到外慢條斯理地穿起來。

     怎知,里衣才穿到一半,突然外面就來了人,連敲門都不會,直接沖開房門走就進來。葉宋肩頭裸露,心想著來的人不是阿青必然就是新進門的大嫂,面不改色地回頭看去,果不其然,正是百里明姝站在門口,雖然逆著晨光,但她一副北夏已婚女子的打扮,倒非常好看。

     百里明姝挽著手臂倚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看葉宋穿衣服,笑了起來,道:“我就知道不會很快的。”

     葉宋頭也不回,兀自整理著自己的衣裳,懶洋洋道:“就知道什么,我沒有暴露狂的喜好,進來不敲門也就算了,起碼關上房門應該不算過分吧,是嗎大嫂?”

     百里明姝笑容明媚,隨手關了門才走過來,站在葉宋身后,伸手幫她整理了一下后襟,道:“大家都在等你吃飯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