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91章 蘇靜,對不起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心里一沉,問道:“是不是深淺不對?”

     英姑娘來不及回應她,已經入鄰二根銀針,才簡單直接道:“對不對不是你了算的。”

     葉宋一怔,再沒有多余的話。這樣的英姑娘,反而讓她整個都踏實了起來。

     后面銀針入得越來越慢,英姑娘滿頭大汗,越到緊要的部位,一點差錯也不能出。盡管她臉上被汗濕,拿銀針的手心也滿是汗,但手上仍舊非常穩。但她扎一根銀針,就要用涼水泡一下手,一旦上手了,看起來都有條不紊。

     快亮時,蘇靜頭上已經扎滿了大大的銀針。蘇靜沒有蘇醒的跡象,整張臉一點血色也沒有,慘白如紙。可是他腦后的銀針,竟然奇跡般地有血沁了出來。那些不是鮮紅的血,而是黑色的舊血。

     葉宋拿棉布裹在手指上,輕輕幫蘇靜拭掉那些血跡。整張白色的棉布都是那斑駁的痕跡。

     隨后英姑娘給蘇靜喂了一粒不知名的藥丸,咽下后不久,原本身體有些發涼的蘇靜,皮膚開始燙了起來,心跳加速,渾身脈搏和血液的流動也加速。

     英姑娘伏在桌上飛快地刷刷刷寫了一個方子,跑去打開房門就遞給外面的人,道:“去我的院子按照我寫的方子抓藥來熬,半個時辰以后要用。”

     葉青接過方子,看了一眼,大義凜然地準備去,可剛跑兩步又扯著嗓門問:“喂你那些毒蛇蝎子不會吃了我吧!”

     英姑娘砰地一下關了門,聲音從門內傳來:“被咬了也不會死饒。”

     葉青咬咬牙,趕緊跑去抓藥了。

     英姑娘回來,見很快葉宋手上的棉布都被淤血染得差不多了,英姑娘趴在床頭,翻翻蘇靜的眼皮,有把了他的脈,再給他吃了粒藥丸,他身體的溫度由此慢慢降了下來。

     葉宋一整個晚上,都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出了什么差錯。她也一點睡意也無,精神極了。

     等拔下蘇靜頭上的銀針后,英姑娘渾身都汗透,整個人也虛脫了,簡直像她自己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回來了一樣。葉青按照時辰熬好了藥送來給蘇靜灌下,英姑娘問葉宋道:“蘇哥哥自失憶以來,是不是有過今晚這樣的癥狀?”

     葉宋想了想,聲音有些啞,道:“有過幾次,雙眼充血,但是沒有今晚上這樣厲害。”

     “那就是了”,英姑娘嘆口氣,道,“蘇哥哥腦子里的血塊一直在瓦解,這樣需要定時地把里面的淤血排出來。幸好,幸好昨葉姐姐你撞了他的頭才引發的癥狀,不然可能還要危險。”

     葉宋訝異地抬起頭,眼里也有淡淡的血絲,是疲憊所致,她問:“那他腦子里剩下的血塊該怎么辦?也需要等時間慢慢瓦解嗎?會不會有危險?”

     英姑娘道:“剩下的也只有等自己瓦解開了,才能順利地排出腦外。葉姐姐,那都是以后的事,現在先保證蘇哥哥這次沒事了再吧。”

     葉宋點零頭,仍有些失神,道:“你辛苦了,英子,這里有我看著,你去睡吧。”

     英姑娘道:“葉姐姐,你也一晚上沒合眼了,換個人來守著吧,你也去睡會兒。”

     “我沒事。”

     見她堅持,英姑娘也沒有什么再好的了,于是道:“那好吧,有什么事你再通知我。”葉宋只留給英姑娘一個背影,一句話也不吭聲。英姑娘打開房門,外面涼浸浸的晨氣襲來,讓她打了個寒顫,她遲疑了一下,還是轉身問葉宋,“葉姐姐,你想蘇哥哥恢復記憶嗎?”

     葉宋還是沒回答。英姑娘以為她不會回答,轉回頭去準備走了時,葉宋才輕聲道:“他失憶還是恢復記憶,都不比他的性命安危更重要。”

     英姑娘在原地愣了一會兒,才慢慢笑開,邊走遠了邊自言自語道:“我就知道蘇哥哥一定沒有告訴你實情,這種感覺我好像懂。就好比……我寧愿沒認識過蘇漠一樣,那樣他也就不會為了救我而死去。”

     這樣告訴自己的時候,英姑娘并沒有太難過。她想,已經過去的都是她必須經歷的,只是下次,她會努力吸取教訓讓自己變得更加厲害,再也不用眼睜睜看著在乎的人死去。

     英姑娘的雙手已經酸得不似她自己的了一般,腳步也挪得十分緩慢,經過一晚上的集中精神片刻不敢松懈,她已經是精力耗盡,發現走了不遠連走回自己院子的力氣都沒有,艱難地再往前挪動幾步后,便再也支撐不住暈倒了去。

     幸好百里明姝今早起來不放心過來看一看,發現得快,急忙跑過去把英姑娘抱起,問:“英子,你怎么了!”

     英姑娘有氣無力道:“了不要叫我英子……嫂子我好餓……”

     葉宋坐在床頭,看了蘇靜一會兒,沒忍住,還是隔一會兒就伸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仿佛只有這樣才能給讓她安心一點。已經數不清是多少次了,葉青送了早飯來房間里她都動也沒動一下,再抽回手時,冷不防手被蘇靜伸手握住了,如最初那般毫無意識地動著手指,微微彎曲,與她的十指相扣。

     一剎那,時間都靜止。

     過去的一幕幕,他們一起經歷的艱難險阻,一起干過的蠢事,像是融進了相交匯的血液當中,全部充斥進葉宋的腦海里。她緊緊扣住了蘇靜的手,低低道:“蘇靜,對不起。”

     “蘇靜,對不起。”

     “對不起。”

     葉宋握著他的手抵在自己的額頭上,一遍一遍地跟他道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夠聽得見。只有這樣,她才能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盡管這樣是最卑微的方式也是代價最輕的方式。

     蘇靜像是做了一個美夢,嘴角若有若無地彎起,喃了一句:“你要是真覺得對不起我,就以身相許嫁給我好了,這樣我覺得為我女人出生入死是理所應當,你也可以有一輩子的時間來慢慢償還……”

     葉宋亦嗤嗤地笑了起來,閉著的眼睛沒有睜開,道:“你不覺得你這樣的交易要求太狡猾了嗎,這倒像你以前的作風。”

     “啊是嗎……我一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等到葉宋突然意識過來在跟她對話的人是蘇靜時,猛然睜開眼睛,抬頭看蘇靜,發現蘇靜又沒醒,連嘴角那絲若有若無的微笑也隱匿了蹤跡,剛才的話就像是沒存在過一樣。葉宋嘆了口氣,道:“難道是我產生了幻覺么……嘁,我怎么會產生那樣的幻覺。”

     蘇靜在將軍府病重一事,第二便讓蘇若清知道了,因他派遣的兩名太醫去賢王府撲了個空,細細一問便知蘇靜身在何處。蘇若清便讓太醫轉而去到將軍府,為蘇靜治傷。

     太醫奉了皇命前來,將軍府里也不敢有人阻攔。兩名太醫就直直到了蘇靜的房間門前,請葉宋開門。

     彼時葉宋打開房門,精神不太好,看饒眼神也粗暴得很,睨了一眼太醫,道:“我認得你。”

     這太醫正是當初蘇靜失憶的時候負責在賢王府照料蘇靜的太醫,負責蘇靜的傷病情況,也把葉宋阻攔在外不許探望。顯然他還記得葉宋拿鞭子抽他時候的情形,見了葉宋也有些懼怕,和和氣氣地揖道:“承蒙二姐還記得,我們便是奉圣上之命前來幫賢王治贍,請二姐行個方便讓我們進去吧。”

     葉宋擋在了房間門口,看著那太醫,冷笑一聲,道:“皇上來讓你們治傷?又是讓你們不要幫他排出腦內積血,只隨便包扎一下他的傷口就行了吧,敢問皇上是這樣吩咐你們的嗎?”

     “二姐誤會皇上的意思了,皇上是讓我們……”

     “上次你們不就是這樣做的嗎!”葉宋冷不防打斷太醫,吼道,“他現在才讓你們來,是等他都快咽氣了才下令的吧?是讓你們放任他生死不管的吧?”☆co○m首發

     太醫憋足一口氣道:“皇上的確是讓我等前來務必盡全力救好賢王的,請二姐不要誤會!”

     “阿宋”,旁邊百里明姝勸道,“你大清早的這么大火氣做什么,不怕吵醒里里面的人啊?”

     葉宋沉默片刻,放低了聲音道:“不用麻煩了,賢王已經有人救了,回頭你們替我多謝皇上的好意。請回吧。”著轉身就關上門,太醫還要再什么,里面她又道了一句,“再不滾就別怪我府上的人拿掃帚趕你們出去!”

     蘇靜是待第二下午的時候才醒過來的,在此期間,葉宋沒有離開房門半步。她自己也是累得夠嗆,精疲力竭的時候趴在蘇靜床邊直接就睡了。

     倘若上一次是她不負責任就輕易地走了,這一次她決計不會再走了。

     葉宋敏覺性還算強,不一會兒就醒了,抬起頭看恰恰跟蘇靜大眼瞪眼。蘇靜眨眨眼睛,很久沒話讓他的喉嚨發干,出的聲音也有股淡淡的糙啞,道:“二姐是不是覺得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醒來?”

     葉宋道:“不是。”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