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98章 跪祠堂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看了看首飾和馬鞭,問:“是你陪了我買了這些?”

     “嗯。”

     “今太陽是打西邊兒出來的么……”葉宋笑了一聲,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皇上日理萬機,怎會有空陪我閑逛,實在是不該。”

     “我會做我盡量能夠做的,有時間多陪陪你。”

     “別別別”,葉宋退開一步,“是覺得虧欠我想補償我么,那大可不必。上回你過的話我都還記得,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我實在不需要人陪。”蘇若清還想再什么一,葉宋便打斷他,“需要我恭送皇上嗎?”

     蘇若清看著她,不可能生她的氣,可被她這樣疏離也一點開心不起來,只道:“以后在你面前,我不是皇上。”

     葉宋似笑非笑道:“你怎么不是皇上,你命令過我,脅迫過我,現在才來這句話,不是太遲了嗎?只不過你放心,我這么并沒有賭氣的意思,只是話到這個份兒上了順便提一提而已。色不早了,多謝你今晚上送我回來,也多謝你幫我買的這些禮物。”著就轉身,邊走邊,“皇上請回吧,我還得進去受審呢,今兒惹著我大哥了,就是不知道我送這禮物給他能不能讓他消消氣……”

     蘇若清一愣,道:“送你大哥的話就不要……”

     就不要送馬鞭了。

     只是話沒完,葉宋也根本沒聽見,一轉眼就進去了。蘇若清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自言自語地:“不是送給賢王的?”

     家里非常安靜,安靜得處處透著一種詭異的氣氛。葉宋心想著,要是沒有碰到葉修她也覺不會自己主動送上門去,偷偷潛回院子里先睡一覺,等明兒他氣消了再吧。

     結果,才沒穿過前院,葉修就不知從什么地方轉了出來,語氣不善地問:“在外面瘋夠了?終于舍得回來了?”

     葉宋瞅瞅四周,干笑道:“那個……阿青她們呢?還有大嫂呢?”

     “阿青睡了,你大嫂”,葉修睨她一眼,“正在房里寫檢討。”

     “那……我要不也去睡?”葉宋轉身就準備走,結果被葉修一聲喝住。她腳下停頓片刻,一定是心虛在作怪,竟拔腿就跑。

     這一跑,葉修自然是要在身后追。

     葉宋與他過了幾招,就被他順利地擒住了。葉修也是氣得不輕,道:“還敢跑?你自己平時不檢點也便罷了,什么地方都敢去,喝酒打架逛窯子,現在倒好,還拉上你大嫂一起去了!她性格爽直,這種不學無術的東西一學就會,你能隨隨便便帶她去嗎!”

     葉宋手臂被葉修擰得痛,唏噓道:“大哥這真是我的不對,我給你認錯行不?我也是反省了一個晚上,深刻地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這不就回來跟你賠罪了?我還買了禮物給你呢……”

     “反省了一個晚上?”葉修一聽就冷笑連連,往葉宋身上一嗅,一個爆栗敲在葉宋額頭上,葉宋單手捂著額頭痛得半,葉修道,“你反省了,就這樣帶著滿身酒氣回來?!”

     葉宋把整張臉都捂住,弱弱道:“不是路上遇見了個朋友嘛就去喝了兩杯……大哥這是送給你的禮物你別客氣,收著吧……”

     葉修低頭看了一眼,問:“這是什么?”

     “馬鞭啊,給你強身健體用的。”

     “……”葉修無言了片刻,然后怒氣更甚,拖著葉宋就去了祠堂,“今晚你就跪祠堂里好好反省!我看你下次還敢不敢!”

     葉修走后,葉宋一個人苦逼地跪祠堂。她心里酸酸地想,果然大哥還是見色忘妹,大嫂都可以在房間里寫寫檢討就睡了,為什么她偏偏要在這里跪祠堂呢?況且,逛樓子這回事兒,也一個巴掌拍不響吧,要是大嫂她不愿意去那些地方,她怎么也不能綁著大嫂去啊。

     正傷神時,百里明姝就罵罵咧咧地也進來祠堂了,手里還抱著一個枕頭。葉宋回頭一看,心里瞬間平衡,玩味道:“大嫂你怎么也來了?”

     百里明姝啐一口,道:“媽的,寫了檢討還不給上床,被趕出來了,讓老子來睡祠堂。真是氣的男人!”著就看了看蒲團上的葉宋,問,“修回房的時候臉色臭得跟屎一樣,你怎么就不好好跟他認個錯,不然也不至于會在這里過夜。”

     葉宋聳聳肩:“我認過錯了,還送過禮了,只能他這個人油鹽不進。”她對百里明姝招招手,“大嫂快過來坐,我也給你帶了禮物。”

     百里明姝來了興趣,過來一屁股坐在枕頭上,問:“什么禮物?”

     葉宋想懷里掏掏,掏出那支發簪,遞給她:“你看看喜不喜歡?”

     “喜歡,當然喜歡,以前在戎狄的時候可沒法這樣打扮,想要什么樣的首飾都會有,那邊的女人都不會像這里的女人這樣打扮的。”百里明姝把發簪往自己頭發上一插,笑問,“好不好看?”

     葉宋點點頭,道:“好看極了。”

     百里明姝又好奇地問:“那你送什么給你大哥了呀?”

     葉宋伸手撩了撩衣擺,從衣服下蒲團上抽出一根長長的東西,道:“馬鞭。怎樣,看起來是不是挺威風,聽吃了能夠身體強健精力旺盛,那家伙偏生不領情。”

     百里明姝目瞪口呆,道:“誰叫你買這個的?”

     葉宋便湊過來,聲道:“今晚上我跑了之后,在街上遇到了蘇若清,他也是男人,才建議我買這個的。”

     百里明姝沉吟片刻,道:“他在坑你。”

     “嗯?”

     “你沒告訴他你是給你大哥買禮物?”

     “沒啊。”

     “這種心機婊,定然是以為你買禮物送給別的男人,故意讓你出丑的。馬鞭我曉得,壯陽補腎的,你送你大哥這玩意兒,不是存心在挖苦他么?送哪個男人都不合適,他一定是故意的。”

     “臥槽,這個心機婊!”葉宋看了看手里的馬鞭,覺得很憋屈。

     百里明姝道:“只不過事情又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下回你把這個回贈給他就是。”

     百里明姝的正是葉宋所想的。

     言歸正傳,葉宋想起了一事,與百里明姝道:“我有沒有跟你過,你既已嫁給了我大哥,還是與戎狄那邊撇開關系的好?”

     百里明姝愣了愣:“你過嗎?”

     葉宋摸摸鼻子:“我沒過嗎,哦那一定是這幾太忙忘記了。這是皇上的意思,也是最好的折中法子,只不過可能會很委屈大嫂你。”

     百里明姝正色道:“你莫看戎狄長公主這個身份聽起來很光線,實際上但凡是出生在皇室的女人,最終都免不了被聯姻的下場。現在我嫁給了葉修,沒能起到聯姻的作用,但卻嫁給了我一生中最愛的男人,可這樣的身份對于修來是個累贅我知道,并沒有什么好委屈的,有舍才有得。比起做政治工具,我還是更愛我現在的生活。”

     葉宋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個沉重的話題:“要是哪戎狄和北夏又開戰了,我大哥作為將軍不得不率軍迎戰沙場,大嫂你幫哪一頭?”

     百里明姝抿唇想了半晌,這委實是一個兩難的問題,但葉宋一點沒有要為難她的意思,也覺得這個嘴快的問題問得很不合適,剛想跳開這個話題時,百里明姝卻開口道:“國事不等同于家事,戎狄生我養我,若堅決地站在北夏這頭,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才做得出來的事情,這樣還配站在修身邊嗎?我想,兩國無戰事一直和平下去是最好不過的了,只不過……”百里明姝到這里沒有繼續下去,轉而道,“近日我便會修書到戎狄,撇清我是長公主的這一身份,要是我弟弟能夠跟北夏王上在這件事上達成一致,更好不過了。可我想,我弟弟可能不會這樣做。”

     葉宋盤著雙腿,思忖著道:“據我所知,戎狄的君主應該是個很有野心的主兒。”本書最快更新地址:【

     “世事如何,總得先試一試。”

     兩人挨到了半夜,覺得祠堂里委實涼得很。就都躲到桌子底下睡覺去了,那桌子有長長的桌布蓋著,可以勉強擋點兒寒,只不過一個枕頭,不是被葉宋搶去大半就是被百里明姝占去大半,基本上后半夜都在與一只枕頭做搏斗。

     好不容易熬到鄰二清晨,葉宋和百里明姝雙雙從桌子底下鉆出來,頂著一雙黑眼圈,均是揉著鼻子不斷地打噴嚏,一副快要受涼的樣子。祠堂外面早已有丫鬟等候,見人出來了,便送上兩碗熱騰騰的姜茶,道:“大少爺吩咐,給大少夫人和二姐準備的。”

     百里明姝哼了一句,道:“還算他有點良心。”罷幾乎和葉宋動作一致地接過來一口氣灌下。

     丫鬟們都覺得有些目瞪口呆,這樣的神同步究竟是怎樣培養來的?難怪……嫂子和姑子要齊齊受罰了,定然是齊齊犯了什么不該犯的錯。

     走出祠堂,隨便打盆水洗漱了一下,都不用回房換件衣服亦或是梳個頭發什么的,直接就往膳廳那邊去吃早飯了。

     百里明姝走著走著,突然很有領悟地道了一句:“我預感我將來被趕出房間睡客房或者睡祠堂的日子還會有很多,這只是一個開始。”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