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23章 試探或者是炫耀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李如意拉長了聲音,一邊看著微微有些泛沉的色,道:“往后本宮還需仰仗公公的照拂了。---手機端閱讀請登陸 M.ZHUAJI.ORG---”

     “哪里哪里,奴才都是為皇上辦事的,只要皇上覺得好,奴才們便覺得好。”著便揚了揚拂塵,身后一名宮女上前,端著一只托盤,托盤上穩穩地放著一碗藥,讓李如意見之臉色劇變。公公垂首道,“還請娘娘恕罪,奴才也是聽皇上的差遣,皇上的命令不敢不從。還請娘娘喝下這碗藥吧。”

     李如意遲遲未動,瑞香喝道:“放肆!娘娘侍奉皇上一夜,身子乏了,要回宮休息,你們還不快讓開!”

     公公嘆道:“奴才了,這是皇上的旨意,娘娘莫要讓奴才難做,奴才不好向皇上交代。如若娘娘不愿,奴才只好得罪,讓人強行給娘娘灌下了。”

     李如意臉色煞白,先前的甜蜜消失得無影無蹤。她終究不是葉宋,皇上何其狠心,可以對她這么殘忍。

     最終李如意強忍著眼眶里的淚,咬咬牙,顫顫伸手去端起那碗藥,仰頭便灌下,一把摔了碗,滿地的瓷渣。

     “娘娘……”瑞香擔憂地喚道。

     李如意隨手抹了抹嘴角的藥漬,一步步走下臺階,道:“回宮。”

     下午的時候,空仍舊是陰沉沉的,看來這幾日不會一下子就放晴,夜里應是還有幾場雨才會罷止。氣越來越寒,瑞香拿了一件厚厚的披風披在李如意的身上。

     盡管有苗圃師傅的精心培植和養育,廊下的海棠花沒幾還是開敗了,花瓣被雨水打得滿地落紅。李如意站在那花下,瑞香便道:“一會兒奴婢去苗圃讓人再送些花過來,娘娘不必為這些過時聊殘枝敗葉而傷福”

     “本宮豈會傷感,看著它們從盛開到凋零,也別有一番滋味。”李如意如是著,可是眼眶卻是紅腫的,她在寢房里很傷心地大哭了一場,而今仰頭看,以及四周高高的墻院,“一入宮門深似海,許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再也不能做那個自己喜歡的自己,非得要自己去爭、自己去斗,才能贏回自己想要的東西。可是本宮努力了這么久……”

     “娘娘切勿傷心”,瑞香勸道,“這一切只是暫時的,假以時日皇上一定會被娘娘的真心所打動的。娘娘只需要不急不躁地好好經營。”

     李如意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忽而道:“打點一下,本宮要出宮。”

     “是。”瑞香急急退下去準備了。

     傍晚時分,一張精致的請帖送達到了將軍府葉宋的手上,她展開看了看,眉梢一挑不置可否。到晚飯的時候,葉宋沒有在家里吃晚飯,只道了一句“我有約出去一趟,你們不用等我了。”隨后便準備出門。

     英姑娘好奇又八卦,便多嘴問了一句:“葉姐姐你是去哪兒赴約啊?”

     “香雪樓。”葉宋隨口道,英姑娘便又張了張口還想繼續問,葉宋似曉得她要問什么,回頭看著她,道,“我不會告訴你和誰有約,也不會帶你一起去。”

     英姑娘嘆口氣,頓時一臉的垂頭喪氣。

     來葉宋運氣好,她才一到達香雪樓的門口,空便又開始下起了雨。泥濕的地面更加的濕滑,來來往往的行人都紛紛加快了腳步回家亦或是找個地方躲雨。

     因為濕寒,出來外面吃飯的人比平時少,香雪樓里的生意也是稀稀落落,可里面燈火溫然,別有一番情趣所在。葉宋剛一進門口,便有樓里清秀的哥上前來招呼,道:“請問是葉姐嗎?”

     葉宋點零頭,哥把她往樓上引,道:“葉姐請跟我來。”上了二樓,打開一間雅間,站在門口恭順道,“客人已經候著了,二姐請進。”

     葉宋抬腳走了進去,哥便把門從外面關上。

     房間不大,但布置極其幽靜典雅,一看便是給貴客準備的。面前的桌上擺滿了珍饈佳肴,房中有兩人,一站一坐。

     站著的葉宋覺得面生,但坐著的人她卻再熟悉不過,勾唇一笑,道:“娘娘竟舍得出宮來,還擺了滿滿一桌,是專門宴請我的?”

     李如意作了作手勢,道:“在宮中待久了難免嫌無聊,便出來走一走,可本宮在宮外認識的熟人不多,便邀你同用晚膳,二姐不嫌棄的話就請坐吧。只是二姐今日竟只身前來,就不怕本宮拿你做個什么?”最后一句話,陡然將氣氛提了起來。

     葉宋瞇了瞇眼看著李如意,那眼神看起來云淡風輕,可眼底里的氣勢崇然如山不可傾倒,微微笑道:“我也想知道,你能拿我做個什么。”著就淡定地坐了下來。

     李如意吩咐道:“瑞香,給二姐斟酒。”

     葉宋大大方方地喝了那杯酒,繼而拿了筷子,看著滿桌子的菜,卻不知道該往何處下手,道:“娘娘是在宮中奢侈慣了么,眼下如此盛情,教我都不知道該先吃什么后吃什么了。”

     李如意道:“只管你喜歡,隨便吃什么都可。”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葉宋在男人面前尚且不會拘謹,更莫在這女人面前了。就算面前坐的人是太皇太后她也不會變點兒顏色,何況面前坐的還是老熟人李如意。

     李如意吃得緩慢優雅,似家常便飯一樣地緩緩道:“你一定是沒想到,當初你費盡心機誣陷于本宮害本宮被打進冷宮,如今本宮又這么快出來了,正好好兒地和你吃這一頓晚飯吧。”

     “你確實是有所長進”,葉宋點點頭道,“不然的話,娘娘怎會在此處心平氣和地吃飯,定然是先給我兩個嘴巴子再。”

     “從前的事是本宮不對”,李如意竟服了軟,斟了兩杯酒,道,“來,這杯算本宮給二姐賠罪。”罷端了自己的那杯便仰頭喝了,定睛一看,葉宋正吃菜,動也沒動一下那杯酒,根本沒有要喝的意思,就問,“二姐為何不喝,莫不是怕本宮給你下毒不成?”

     “下毒你還沒那個膽兒”,葉宋不急不忙道,“只不過這賠罪的酒,你賠不賠是一回事,我受不受又是另外一回事。娘娘賠了,我就一定得受嗎?”

     李如意臉色微變。旁邊的瑞香先一步道:“能得娘娘親自款待并以酒賠罪,對任何人來都是無上榮光。還請二姐對我們娘娘客氣一些。”

     葉宋抬眼笑了,睨了一眼瑞香,舉杯向她,道:“既然是無上榮光,本姐把這杯酒賜給你,你幫本姐喝了。”

     “你!”

     “瑞香,不得無禮。”李如意假意呵斥了瑞香一句,隨后看了看緊閉的窗,墻角邊安放著兩只取暖用的爐子,便道,“約莫是這房間過于了,本宮才坐沒一會兒就覺得有些熱了。”

     瑞香道:“可能是娘娘多喝了兩杯酒的緣故,娘娘少喝一點吧。”

     這時李如意就把肩上的披風給寬了下來,里面穿了一件十分華貴卻單薄但很顯身段的群裳,襯得她如花一般嬌。葉宋的視線一下子便落在了李如意胸前脹鼓鼓的胸脯上,她的衣裳遮掩不住胸前半露的春光,還有那些從脖子往下蔓延,令人遐想連篇的曖昧的青紫紅痕。

     葉宋頓了頓,忽然放下了筷子。☆co○m首發

     李如意若無其事地笑:“實際上本宮今請二姐來,是想感謝你。皇上生病了,感謝你肯不計前嫌地連夜入宮來幫皇上治病,聽你是帶了一個神醫,果真是神奇得很,才一會子的功夫皇上就藥到病除變得生龍活虎了。他才剛醒精力就十分旺盛,折騰得本宮一個晚上不得消停。”

     葉宋忽地站起來,李如意心里有一絲極為順暢的快意,又道:“二姐這是要走了?才沒吃多少,這么大桌菜呢。”

     葉宋懶洋洋道:“這么大桌菜我就這樣走了,豈不是很可惜?”著她便走到窗前,拉開了簾子,把一扇扇的窗戶全部打開,冷風混雜這濕氣一股腦涌了進來,但見外面雨下得嘩嘩,回頭似笑非笑道,“我是見娘娘實在熱得很,就這樣脫便脫未免有份,還讓人看到就如此羞恥的痕跡,要是讓朝堂那些大臣們知道了,不曉得娘娘的端莊典雅的氣度何在?因而我想,還是開窗比較好一些,娘娘現在還覺得很熱嗎?”

     李如意本來就不熱,現在只覺得冷風刮骨的冷。瑞香才又趕緊拿來披風給李如意披上。但葉宋的話像是根根銳利的刺一樣扎進她的心里,讓她瞬間覺得顏面無存,羞惱得很,極力鎮定道:“本宮怎么覺得,你這話聽起來,像是吃不得葡萄嫌葡萄酸呢?”

     “你這哪里是吃的葡萄”,葉宋緩緩走回來坐下,悠悠道,“分明是吃的別人吐掉的葡萄籽。”

     “葉宋,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李如意拍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葉宋繼續淡定地吃了幾口,可是怎么吃都覺得味同嚼蠟,最后倒覺得有種反胃的不適福她索性不吃了,隨手丟掉了筷子,抬起頭定定地看著李如意,道:“你今日找我來,是想試探我還是來向我炫耀的?”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