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3章 她用她自己的方式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聽后點點頭,道:“誠然,這是一個不錯的想法,只不過,我等不了那么久。”隨后葉宋就再也沒回頭,營帳里的人追了出來良言相勸,她都不改初衷,“我來,本就是要找我大哥的。我答應過我爹,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我一定要把他帶回去。誰再敢多一句,休怪我翻臉無情。”著葉宋便頓住腳步,再回頭一掃眾人,眼神倏地變得凌厲起來,“我走后,軍中大事一律聽從三王爺指揮,之后不管我在敵城發生什么,你們都不用顧及我。”

     “二姐!”

     葉宋召來自己的馬,干凈利落地翻身騎上,隨后不等他們再什么,揚起馬鞭就飛快地往營地外面跑。

     然,她剛跑出營地十余里左右,迎面便是一個巨大的山谷。戎狄的一支士兵隊伍正摸黑在山谷里前行,正往北夏這邊方向,似乎是想要給北夏的將士一個出其不意的突襲。

     葉宋處于高地,身體匍匐在冰冷的雪中,手里端好了機弩,瞄準了領軍的將領。隨即連發三箭,將為首的幾名將領擊中要害,他悶哼幾聲就倒霖。頓時整支隊伍都亂了套了。

     葉宋毫不耽擱,當即騎馬掉頭就跑。頓時下方就有人慌張道:“上面有馬蹄聲!”

     身后黑壓壓的戎狄士兵緊追不舍。葉宋騎馬繞過彎道,恰好經過一個三岔路口的時候,愣了愣,迎面又是兩個騎馬的人奔赴趕來,于是三人很有默契地朝三個地方跑去。

     這一帶的地形,葉宋還沒有忘記。她憑著印象在山間繞行,前方卻又是一個岔口。另兩個騎馬的人,相繼在那路口回合,雙雙側頭等著她的到來。

     葉宋喘著氣驅馬跑近,見那兩人一個是白玉一個是蘇宸。

     蘇宸臉色陰沉沉的,很是震怒的樣子。還不等葉宋開口話,他便兀自下馬,步子穩實地踩在山雪地面上,一步步朝她走來,拉住她的馬,低沉道:“葉宋你是瘋了嗎!你知不知道剛才多危險!”

     “你怎么來了?”葉宋平靜地問。

     她這樣淡定,蘇宸反而更來氣,捏住她的手腕道:“我怎么來了,剛才要不是我來了,你有可能已經被抓住了!為什么不一聲就離開,你是我的副將,我沒允許你離開你憑什么離開!”

     葉宋掙了掙,蘇宸只會握得更緊。

     “你放手。”

     “葉宋我看你是徹底失去理智了,變得愚不可及!”蘇宸忽而松開了她,彎身就往地上掬起一捧雪,猛地往葉宋的臉上揚去,雪漬撒了她滿臉,沾到了鬢角的發絲上。她閉了閉眼,才緩緩睜開眼簾。蘇宸道,“我知道你千方百計想來找你大哥,我允許你有自己的自由決定的權力,但我絕對不允許你隨隨便便拿你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你以為在這樣混亂的局面下,你獨自一個人離開軍營前往戎狄都城能有什么作為,只怕是一到亮一見陽光,第一時間就會被戎狄人認出來你是北夏女子,那時會有怎樣的后果你想過沒有?!你這樣沖動冒失,能找到葉修嗎?!”

     雪化成了水,打濕了她鬢角的頭發。她顫了顫眼簾,沉默了好久,才問:“那你,我應該怎么辦?”

     “既然你跟著來了戰場,現在你唯一該做的,就是打退戎狄。只有打到了戎狄的都城,一切才有可能。”

     “可是,我等不及,我怕我大哥還活著,他也等不及。”她定定地看著蘇宸,“我最害怕的是,哪怕我懈怠一瞬間,大哥卻死在那一瞬間里。這樣我一輩子都不會好活。”

     蘇宸握住了赫塵的韁繩,手指緊了緊,道:“不會的,要么葉修一早就死了,要么他就會努力活到最后。你現在跟我回去。”他牽著赫塵,帶著葉宋往回走,“要想早日找到葉修,就必須早日打退戎狄。”

     葉宋深深地記住了蘇宸的最后一句話。

     她也跟蘇宸回去了,兄弟們見她回來都不由深深地松了一口氣。后來的日子里,外面每都是戰爭喧囂、血色硝煙。葉宋幾乎廢寢忘食,打仗的時候沖進戎狄士兵群中,玄鐵鞭一掃一大堆的人落下馬,她在最合適最緊要的關頭用機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殺敵饒大將。

     兩軍休戰的時候,葉宋便會靜下心來,和蘇宸、劉刖一起研究對策。她將以前看的那些兵書融會貫通,很多時候腦中浮現著的是一副棋局,而她正和蘇若清下棋。

     這棋盤上的局勢,一邊是戎狄,一邊是北夏。

     她步步為營,不能放過一個差錯。幾乎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到此時此刻,她漸漸有些明白,她在蘇若清那里,學會了許多東西。她應該感謝蘇若清,感謝蘇若清教會了她這么多,她才不至于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求她哥哥吉人相。

     北夏的將士不畏嚴寒,這里面有一部分葉家軍,以當初跟著葉修的一隊兄弟們為首,士氣尤為高昂,他們見慣沙場經驗豐富,帶動其他將士們的士氣,又加上正確的領導和戰術配置,幾乎是所向披靡。

     起初吃過一兩個的敗仗,葉宋迅速總結,舉一反三,雙倍加諸在戎狄士兵身上,讓他們損失慘重。

     她發起狠來,莫讓戎狄人害怕,就是北夏的將士們也望而生畏。

     在奪回北夏邊境最后一座城時,葉宋帶兵攻占了城門,站在那高高的城樓之上,看著戎狄迅速撤退一潰千里。戎狄將士談及她就咬牙切齒地恨,因為北夏沒有那么多的軍糧供養戎狄的俘虜,那些俘虜要么投降,要么被她下令全部殺死亦或是活埋。投降的那部分俘虜茍延殘喘了下來,待到下次兩軍戰場對峙的時候,便用戎狄的俘虜打頭陣,橫列成一排,當成活人肉盾。

     如此一來,搞得戎狄軍心大亂。他們只有殺掉自己的同伴才能往前繼續沖,要么就被同伴身后舉槍的北夏將士所殺。北夏的將士深深地明白,如果他們被戎狄的將士抓住了,恐怕也免不了這樣的下場。因而他們每個人都奮勇殺敵,萬不能被敵人俘虜,否則自己寧愿自行了斷。

     一時間,葉宋在戎狄成了殘忍嗜殺的代名詞。她的戰名,竟比當初葉修的還要響。她就像一匹后起的黑馬,只有有了自己想要承載的東西,才會這樣奮不顧身并且不計后果。

     戎狄可汗從前線聽到葉宋的行徑,同樣是有些咬牙切齒。北夏盡管已經兵分三路,在士兵數量上戎狄占據了很大的優勢,可實際上他們一點便宜也沒討著。竟還被北夏軍隊打得節節逼退。

     戰火從北夏的疆土重新燃到了戎狄的疆土。這個冬遠沒有去,嚴寒得雪紛紛下。可是這戰火,卻引得雪也跟著燃燒。

     戎狄人罵葉宋是蛇蝎毒婦、女惡鬼。這樣的話傳進葉宋的耳朵里,彼時她正在沙盤上與劉刖和蘇宸研究戰術,聞言臉上的表情沒有什么起伏,只淡淡挑了一下眉,不置可否。

     葉宋道:“想怎么罵都行,我不會因為他們罵兩句就少兩塊肉,而他們也不會因為多罵了這兩句就能免一死。他們敢打北夏的主意,應該就是抱有相當的覺悟了;但他們膽敢陰我大哥大嫂,我必讓他們承受他們所不能承受的代價。”她指著沙盤里戎狄的地勢,輕松轉移了話題,“戎狄境內多是大山草原,除了山谷樹木繁茂以外,山上多是積雪和枯草,易守難攻,而且很容易被發現。想個法子,把戎狄引到山下來解決。”

     這看起來就是一場有預謀的戰爭。蘇若清所料果然不假,幸好他安排了一部分兵力由賢王蘇靜帶領前往與南瑱的邊境鎮守,以防南瑱趁火打劫;南瑱和戎狄相比,也是旗鼓相當的好戰,他們之前愿意和北夏簽訂和平的條約,一是迫于戰敗國的身份,二便是需要時間來重新積蓄力量;結果蘇靜的軍隊尚未抵達與南瑱的邊境,南瑱便主動挑燃了兩國的戰火。

     北夏以一國之力對抗北、西和南面的數個敵國,局勢十分緊張,朝廷內外風聲鶴唳,每都有很多戰報傳來。

     在兵力的分布上,北夏不可能占據優勢,反倒是捉襟見肘。這樣的情況下,就不能在戰場上和敵軍拼人數,只能靠戰術以少勝多,稍有差池損失了將士,就將是對北夏的一重創。

     大將軍在北方的戰事十分吃力,遭到北方數國圍攻,能夠苦苦支撐已是極為不易。因為在兵力上相差懸殊,大將軍吃過幾次虧,仗打得也非常保守。以保全實力為主。

     相比之下,葉宋就有些瘋狂。她的戰名不及傳遍了戎狄,也傳回了北夏。北夏百姓對她的看法優劣各半。

     因為她從不會對戎狄的俘虜手下留情,戰場上也同樣是殺人不眨眼,關鍵是她對北夏的俘虜也不會手下留情。北夏的士兵要么就拼了命不要成為俘虜,要么就在被戎狄軍拖上戰場之前自行了斷,否則一旦拖上了戰場,葉宋一定會身先士卒殺掉北夏的那些俘虜。

     北夏的將士們為了活著,為了北夏,才那么努力拼命。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