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9章 只要相信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跑得心急如焚,根本沒看腳下。雪水消融的時節,腳下的泥土松軟。結果她一不留神就自己被自己絆倒,然后整個人直接往下滾落。蘇宸見狀,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再也顧不得這上面的戎狄可汗了,當即飛跑下去,想追上葉宋。

     這長長的斜坡全是松軟的泥土和青草,沒有磕饒石頭,即便是摔倒了也一點察覺不到疼痛。快要到底時,葉宋不知道身下被什么東西給磕了一下,最終停了下來,恰恰撲在那凸起的一堆東西上,埋著頭,半沒有響動。

     “葉宋!”蘇宸急急忙忙跑下去,跑到葉宋身旁,以為她是被摔暈了,結果走近了,才發現她輕微地聳動著肩膀,呼吸低沉似在壓抑著巨大的痛苦。

     隨后她抽氣聲越來越大,蘇宸在她身邊緩緩蹲下,看見她手里死死抓著破碎不堪的布料,眸色溢滿了心疼,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葉宋……”

     那果然是葉修的衣服,盡管已經破爛得不成樣子,但葉宋還是第一眼就認了出來。葉修的衣襟上,自從和百里明姝成親以來,就習慣性地繡著一朵百里杜鵑。那是百里明姝親手所繡,因為百里明姝跟她過,兩國打仗那會兒,她對葉修的情深始于一方從葉修衣襟上撕下來的衣角。

     而葉宋手指死死抓住的地方,便是衣襟上的那朵百里杜鵑。

     葉宋再也忍不住,低低泣出了聲,那聲音越來越大,長久以來的壓抑似壓壞了閥門的鎖,一發不可收拾,在這空曠的山谷里哭得似個孩子,好不慘烈。

     在蘇宸的記憶當中,從未見葉宋這樣傷心地哭過。經過了這么多事,他以為她一直都堅強得屹立不倒。可是他錯了。

     再堅強的女人,在碰到自己珍視的人被別人毫不留情地摧毀的時候,也會一潰千里。

     她的哭聲,喚醒了遠方的狼。狼嚎此起彼伏。

     葉宋手指摳住了泥土地面,頭發從鬢角流瀉下來,遮住了她的半邊側臉,她繃直了脖子,脖子上隱約青筋跳動,聲嘶力竭地大聲喊:“葉修——葉修——百里——”

     這是一場噩夢,夢里他們以這樣一種方式離開了。

     蘇宸聽聞那狼聲漸近,估計葉宋再繼續哭下去,便會把狼引過來了。是以他扣住了葉宋的手,把她緩緩拉起來,低聲安慰道:“葉宋,不哭了,乖,不哭了……一會兒狼來了。”葉宋哭聲不止,蘇宸摟住她的腰,一把將她攬進懷,緊緊抱住,想用自己的全部力氣把她揉進骨血里,想用自己的全部溫柔來疼她呵護她。何曾見她這樣哭過,心里似被用一把鉗子揪來揪去的疼。他拍著葉宋的后背,細細著,“一件衣服,明不了什么。你大哥,也定是舍不得你這么難過。葉宋,你還有我,你還有大家,他們都舍不得離開你。不要難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葉宋難過得快無法呼吸,大口大口地抽著氣,眼淚順著眼角往下掉,她咬牙嗚咽了幾聲,隨后一把推開蘇宸,心翼翼地捧起那間破碎的衣服,四肢趴在地上,往四周摸索著。

     她摸到了一只饒頭顱白骨。方才她滾下來時,磕住她的便是這只頭骨。她一遍遍用手去摸,仔細辨認,認出那不是葉修的,松了口氣之余把顱骨扔遠,繼而又開始摸索。

     這片草地之下,碎骨遍地。有大有,大的有大腿的長骨節,的有手指的指骨。每一塊骨頭她都撿起來,瘋了一樣,那衣服兜住,越兜越多。

     蘇宸察覺了不對勁,拉住葉宋道:“別撿了,這里死過很多人,你撿不完的。這些不定都不是葉修的。”

     “不定?”葉宋聲音沙啞不堪,愣愣地回過頭來,看著蘇宸,“你只有滿嘴掛著不定、可能、也許,直到最后不可能的事情都變成了可能。你覺得你這樣逗我,很有趣么?”蘇宸抿唇不語,葉宋突然朝他大吼,“你你這樣逗我很有趣嗎!”葉宋垂頭看著衣服上兜著的碎骨,有些無措地哽咽,“我就是不知道哪一塊才是我大哥大嫂的才要全部撿起來……”

     蘇宸深吸一口氣,道:“好,如果這樣做能讓你好受一些的話,我陪你一起撿。”他一邊撿一邊道,“一件衣服,一堆不知是誰的骸骨,不能確定你大哥大嫂就已經死了,更不能確定這些骸骨就是你大哥大嫂的。”

     “那我該怎么辦,難道該依舊相信著他們還活著嗎?”葉宋跪坐在地上,無助地問。

     蘇宸回頭定定地看著她,道:“只要你還愿意相信,他們就會一直活著。”

     葉宋不是理想主義者,蘇宸的話只能讓她覺得是在自欺欺人。盡管是這樣,她也寧愿去相信,只要沒有親眼看著他們死去,沒有發現他們的尸骨,那他們就還活著。

     然,葉宋沉浸在悲傷之中無法自拔,而蘇宸又一門心思地安慰她,兩人皆對周圍的環境放松了警惕。等到忽而聽見四周發出沙沙沙的聲響時,一只火把蹭地在夜色中被點亮,火光照亮了一片空間。隨后那火把往四周擴散,更多的火把一根根被點燃,到最后竟圍成了一個圓,把葉宋和蘇宸兩個人圈在了里面。

     拿著火把的,是一排戎狄的侍衛,那一張張臉在火光的映襯下,顯得冷冽而猙獰。

     蘇宸把葉宋拉到身邊,肅色道:“中計了。”

     葉宋看了看四周,又一隊弓箭手上前,穿插在侍衛隊的縫隙當中,手中利箭已經拉滿了弦,正蓄勢待發。葉宋見狀,來不及悲傷了,手指微微一松,衣角從指尖垂落,那些被她收集起來的碎骨便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她抬手揩了揩眼角的淚痕,與蘇宸背抵背站著,眼里倒映著那火光,和熊熊燃燒的殺氣。

     這時,山谷上方也出現了許多的侍衛,把草原周圍都圍了起來。像是在圈圍一個獵場,而蘇宸和葉宋完全成為了這里面的獵物。

     這里的確是一個獵場。

     戎狄可汗在上面,不知什么時候被解穴已經能夠活動自如,此刻的他坐在一匹高頭大馬上,身上披了一件厚衣服,仍舊是掩蓋不住滿身的血跡。他臉上的笑變得猖狂,道:“孤知道你葉宋準會到這個地方來,一早便派人在這里等候迎接你們。方才你哭得真是驚地泣鬼神,連孤都不得不為之動容,這世上還有什么能比生離死別更痛苦的呢。既然你這么痛苦,那孤就許你下去找葉修。”罷他仰頭坐在馬上,以勝利者的姿勢瘋狂地大笑了起來。

     葉宋看著他,道:“既然生離死別最痛苦,那百里明姝是你的親姐姐,你殺了她沒見你痛不欲生?”

     戎狄可汗突然激動起來,道:“是她活該!戎狄生她養她十幾二十年,她打了敗仗讓我戎狄蒙羞不,竟還嫁給列國的將軍要脫離我戎狄的皇室,如此忘恩負義,孤留她干什么!就算是孤親姐姐,孤也不能姑息養奸!”著他便做了一個手勢,下令道,“準備放箭!”

     蘇宸和葉宋均是繃緊了身體。

     那些弓箭手毫不含糊,只聽戎狄可汗的一聲令下,便用箭頭對準了兩人,隨即一道道冷颼颼的箭雨沖兩人射去。當是時,蘇宸手腳麻利地揚手脫下身上的盔甲,形成一快堅硬的保護傘,隨著他的動作飛速地旋轉,將那些射來的冷箭紛紛打落在地。葉宋也不遜色,抽出隨身攜帶的玄鐵長鞭,在她手上宛若游龍一般在她面前盤旋,亦是將箭紛紛掃落。

     一批弓箭手放完箭退出,又一批弓箭手上前拉弦。葉宋趁著這一空當,鞭子一甩而出,直擊那些弓箭手,頓時慘叫連連。那鞭子的末梢掃向邊上的侍衛,卻不是攻擊他們的身體,而是挽起一道冷風,直逼他們手上的火把,一下子便熄了半面,頓時四周的光線一暗,而那些弓箭手視線不明,便容易射不到目標。

     蘇宸和葉宋換了一個方向,他轉而如疾風一般猛然至前,出手十分迅速,將那些弓箭手打得落花流水。而另一有火光的那面,弓箭照樣射出,葉宋飛快的挽著鞭子把它們擊落,隨后又是一鞭掃熄了剩下的所有火把。

     周圍重新回歸黑暗。

     蘇宸和葉宋更喜歡在黑暗中攻擊。因為這里除了他們兩個人,其余的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不用擔心會殺錯人。可對方就不一樣了,除了他們兩個人,其余的全部是同伴,這樣一來,他們再不敢胡亂放箭。蘇宸和葉宋很快打入侍衛群中,一時間廝殺慘叫不絕于耳。

     戎狄可汗見下面的情況一片混亂,立刻有吩咐上面的重重侍衛道:“給我殺,把他們全殺了!”

     這里的他們,也包括那些弓箭手和侍衛。寧可殺錯一百,也絕不放漏一人。

     于是,重重侍衛,拔刀沖下了山谷。葉宋和蘇宸背抵背喘息著,蘇宸立刻從懷中掏出一樣東西,用火折子給點燃。瞬時咻的一聲,一枚火球直沖夜空,并綻放出絢爛的花火。

     此信號一出,北夏萬千將士攻城。

     城樓外,是一片殺喊滿。火光照亮了半邊,令戎狄可汗臉色突變。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