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15章 陌生的世界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沒想到,這下面的空間十分大,墻壁上有火盆,白玉試著去點燃火盆里的燃料,也不知道這么久過去了能不能點燃。然當他剛用火折子接近時,那火盆就似攫取到了生命之源,根本不需要白玉費力,蹭地一下就騰起了火光。

     整個密室都被照亮了。

     英姑娘道:“這是石漆,不管隔多久,一點即燃。以前藥王谷到了晚上就喜歡用這個照明。”

     英姑娘抬眼望去,見這密室里放了兩只大柜子,柜子每一格都放有一種藥,并貼有名字,還有滿滿一書架的書。因著上頭的大火,不少的灰燼和泥土漏了進來,看起來臟兮兮的。但英姑娘卻如獲至寶,跑去書架前翻了翻上面的書,道:“這些全是爹自己寫的醫書。”

     白玉望著柜子里的藥材,眉目難掩笑意,道:“這些藥,應該夠軍需所用了。”他看了看越翻越激動的英姑娘,目色里一片溫柔,“你看,老有眼是不是,指引你找到了這些。想必這些,也是你爹特地想留給你的。”

     英姑娘抬起頭來,露出真爛漫的笑容,合上手里的書,將書皮露給白玉看,書皮上寫的字正是教如何應對各種疫癥,她道:“白玉,謝謝你,有了這些蘇州城里的百姓就有救了。”

     兩以后,蘇州城外的南瑱軍隊非但沒有見到蘇州百姓更多的傷亡,反而喪命的人正急劇減少,似乎疫情得到了良好的控制。英姑娘在城里的聲望一下子被抬高,百姓們都尊稱她為濟世救人、菩薩心腸的神醫。

     她第一次覺得,作為大夫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能夠治病救人、挽回無數饒生命,看到他們的感恩和珍惜,自己也會無比的滿足。也許這就是當大夫最寶貴的東西。

     只是,南瑱沒有什么耐心,見蘇州城里的百姓遲遲不滅,他們便準備攻城了。眼下劉刖他們沒有幾個人,而蘇靜和葉宋又下落不明,這樣硬碰硬無疑等于以卵擊石。劉刖便下命令,第一時間將城中百姓往北撤。

     與此同時,追擊蘇靜和葉宋他們的南瑱敵兵也搜索到了山下,鎖定了幾座深山。南習容料定他們一定躲在深山里的某個角落,于是下令開始往上搜山。

     蘇靜在混混沌沌之中一直不知疲憊地往前走,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來到一個什么樣的世界。

     當穿過刺眼的白色光明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藍色的空。他以為總算到了頭,而葉宋就流連在那個世界里,遂開始奮力往前奔跑,朝那個突破點跑出去。

     蘇靜終于跑出來,首先聽到的卻是刺耳的喧囂。他看清了前面,雙瞳猛地一縮,前方竟沒有路了,下面是深淵萬丈。幸而他及時收住雙腳,在邊緣處停留了下來。迎面的風,揚起了他的衣角。

     準確地來,他面前的不是深淵,而是砌成的一幢幢高樓,高樓下面是一條條寬直的馬路,馬路上正有緊密的車輛一邊堵一邊緩慢的前行,喇叭車鳴的聲音不絕于耳。

     公路兩邊,有精致的商鋪,還有穿梭的行人,他們的穿著服飾是蘇靜見所未見的。這對于蘇靜來,無疑是一個陌生的世界,他從前從未接觸過。他站在一座高樓頂端,仿佛觸手可碰際,卻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蘇靜縱身一躍,雙腳蹬著逼至的墻面,一路往下飛奔。他衣袂翻飛,墨發長揚,就好似一朵從隕落的紫蓮,蓮花瓣在風中顫顫而綻,十分漂亮。只可惜,除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存在以外,沒有人能欣賞這種美。

     蘇靜足尖一點,便飄然落于繁忙的馬路之上。還不待他喘口氣,這時他身后的紅綠燈轉換,迎面就一輛車一馬當先地飛馳過來,幸虧蘇靜反應極為迅速,手撐著引擎蓋飛身而起在空中旋轉一周,堪堪躲過了危險,而那輛車就已經渾然不覺地跑到了他后面去。他怔了怔,暗道:“這到底是什么鬼!”

     為了避免再被車撞,蘇靜選擇走在了馬路兩邊的人行走道上。他走了很久,直到色漸漸發黑,四周亮起了明亮的燈光,五顏六色十分絢爛,恍若百日。而他自己,不管怎么走,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去。這個地方,儼然是一個牢籠一樣的存在,他根本走不出去,更遑論在這么大的地方找到葉宋了。

     后來,蘇靜專往漆黑的地方走,才總算遠離了那份喧囂,覺得耳根子清凈了一些。

     他領悟能力不差,依據白袍老頭的話隱約能猜出,這大抵就是葉宋曾經生活過的那個世界。這里的樓很高,居住的人很多,路上跑的比馬還快的叫做車。

     而眼下,正走到了一處幽靜的區樓里。這里環境十分別致,樓并不高,一棟棟獨立開來,僅從外面看去就相當華麗。蘇靜也明白了過來,這就好比上京里的王爺府和平常百姓家的區別,只有有錢有身份的人才能居住在這里。

     他剛好路過一幢別墅門前。

     那別墅房門大開,一輛黑色的貨運車停在門前,不斷有人進進出出地搬運里面的東西。蘇靜便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那些搬運東西的人穿的清一色的黑色制服,等一車都裝滿了,他們便開著車揚長而去。

     旁邊停了一輛毫不起眼的普通的車。最后一個從別墅里走出來的,是一個女孩。

     穿著可愛的公主裙,手里抱著可愛的洋娃娃,梳著兩個馬尾辮。

     她身后華麗的燈光,將她的身影拖長,一雙眼睛黑白分明,十分純粹,仿佛不懂這世間的殘酷,她只是單純地看待這個世界。但不知怎的,她身上卻流露出淡淡的凄涼的氣息。

     從車上下來一個中年婦女,毫不憐惜地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將她往車里拖,邊道:“還耽擱什么,趕緊走吧。以后你就不再是姐公主了,到了那里即將有很多和你一樣的伙伴,你要好好和他們相處知道嗎。”

     女孩扒著車窗,問:“我爸爸媽媽呢?”

     中年婦女沒有什么耐性,約莫她是打心底里仇視這種富有的人家,一旦有朝一日家破人亡了,像女孩這樣的千金姐就連基本的生存技能都沒櫻這個世道人人平等,沒有誰比誰高一截。故中年婦女無情地道:“你沒有爸爸媽媽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沒父沒母的孤兒了,和孤兒院里的其他人一樣。”

     女孩始終看著窗外,蘇靜就站在車邊上的窗外。她沒有哭,車發動,漸漸駛離,她那雙眼睛仿佛能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讓蘇靜心里一怔。因為直到車駛過了,她都還偏著頭看向他的方向。

     蘇靜有些心痛,不出來為什么。好似,他能從女孩倔強而充滿韌性的眼神里,看到長大后的葉宋的影子。

     他抬步就跟上。

     孤兒院,顧名思義,就是照顧孤兒的地方。里面全是沒父沒母的孩子。這里時不時會有一些人想來領養孩子,他們要是想擁有一個家,就必須地表現得乖巧一些。

     可這都只是表面,私底下,這群孩子有的會相互較勁。

     那時女孩才兩歲多,便融入了這個看似溫暖的大家庭。剛進去的時候,大家都像看猴子一樣看著她,有跟她差不多大或者比她大些的女孩,目光都不約而同地集聚在了她手里的洋娃娃上。

     孤兒院里的阿姨似乎刻意冷落她,只淡淡了兩句就把她放進眾多孩子們中間。這些孩子沒有見過她穿這么漂亮的公主裙,沒有見過這么可愛的洋娃娃,紛紛圍攏了上去。

     有個比她還的孩子,伸手去抓她的洋娃娃。她掙了一下,那個孩子得不到洋娃娃哇地一聲就哭了起來。

     大點的孩子就紛紛指責道:“你比她大,你是姐姐,把這個洋娃娃讓給她玩,有什么不可以?”

     女孩道:“就因為她比我,我就應該承受她沒有禮貌的搶奪嗎?”

     蘇靜不遠不近地看著。這的確是葉宋才得出來的話。

     后面的結果不用多了。這場鬧,引來了孤兒院里的阿姨,阿姨指責了女孩,并勒令她把洋娃娃讓給其他伙伴玩耍。

     這個城市很渾濁,晚上的燈光蓋過了月色。即使不用開燈,窗扉外面也是隱隱光亮的。蘇靜站在窗外,看著女孩獨自蜷縮在自己的床上,周圍的伙伴們都睡得正香,只有她睜著眼睛,看著外面。

     蘇靜心里已經很篤定,他是來到了葉宋時候的世界里。而這個女孩,正是時候的葉宋。

     時間過得飛快,仿佛走馬觀花一樣。

     轉眼間,女孩長大些了,不再處處讓著孤兒院里的伙伴,她開始與伙伴打架,兇狠起來時男孩子們都怕她。而她也成了孤兒院里的頭號頭疼人物。

     后來上學了,她受到同學們的排擠。上課的時候睡覺,放學的時候被同學圍住欺負。她都憑著一己之力以自己的方式狠狠回擊。有時候在外流浪幾不回,也沒有人會發現她。她就算渾身淤青,也不會有誰在意或心疼。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