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34章 萬毒無疆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南習容抬起頭來,見南樞臉色依然蒼白,沒有任何表情,便握著她的手輕聲道:“還很痛是不是?我給你吹吹。本書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幾書屋。”

     著他竟真的給南樞吹了起來。

     南樞眼眸一動,閃過瞬間的不可置信。盡管南習容平時表面上對她很好,但何曾這樣溫柔親昵過。而最讓南樞震驚的是,他在她面前,竟放棄了“本宮”二字,自稱是“我”。

     南樞又開始迷茫。這究竟是他發自內心的呢,還是下一個圈套?

     不等南樞想清楚,南習容便已經將話頭轉到了正題上,整個人周身又開始浮現出一股肅殺之氣,緩緩道:“這夜里想爬上本宮床的蛇,不會無緣無故地到這個地方來。你師父那邊,看在她今夜忙著處理私事的份兒上,本宮給她面子本來不欲去打擾,可是如今都鬧到這個地步了。”其間不斷有將士來稟報,道是軍營里憑空出現很多毒物,已經咬死了不少士兵,南習容便吩咐南樞道,“你去告訴你師父,讓她立刻將城里的毒物清理干凈,否則別怪本宮翻臉。”

     他似乎都已經忘了前一刻,南樞為了救他而受傷一事。或者,根本就是不在意,只要南樞現在還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就好。

     南樞身子還很虛弱,但既然南習容都這么了,她不敢不從。南習容也根本不關心,外面毒物橫行,她出去若是一不心撞上了,就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

     南樞穿了一襲紫色煙紗裙,娉婷婀娜,走起路來身姿搖曳十分嫵媚。在將將出門時,南習容的聲音才從后面傳來:“樞樞,你一定要心些。”

     南樞微微側頭,并未看他,只淺淺地福了福禮,道:“殿下放心,妾身知道了。”

     鬼毒夫人這一生,都在追求萬毒無疆,可惜她也僅僅是做到百毒不侵,便止步不前。

     英姑娘和她一樣百毒不侵,但是她的體質非比尋常,鬼毒夫人沒想到,有朝一日英姑娘竟會比她先到達那個境界。

     英姑娘滿是對她的恨意,那眼神,恨不能下一刻就沖上來把她撕得粉碎。她自己也根本意識不到,自己在做什么。

     四周,滾滾如潮水,棲息在蘇州城外古木深山里的千百種毒物,像是被什么力量號召著一樣,連夜爬進了城里,鋪在地面像一層黑色的地毯,而地毯卻劇毒無比。所至之處,若有活人,必會被啃噬得尸骨無存。

     所以,南瑱的軍營里才會如此恐慌。然他們所見的只是士兵被零零碎碎找不到隊伍的毒物所咬,若是他們見了如地毯潮水一樣的毒物滾滾而來,還不知會是個什么樣子。

     很快,千百種毒物都將這座古宅圍了起來,沒有任何人能夠靠近。毒蟲毒蛇等爭先恐后地涌入,在地面上以及四周的墻壁上、樹上,鋪了厚厚密密麻麻的一層,它們在英姑娘、白玉和鬼毒夫人四周圍了一個圈,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只等一聲令下,便沖出去攻擊。

     鬼毒夫人臉色也白了白,失去了先前的淡定,不再變得無動于衷,也不再敢輕舉妄動。

     似乎連她手里的白燈籠也變得無助虛弱起來。

     她強自鎮定,聲音似不是從自己喉嚨里發出來的一般,恍恍惚惚道:“為何,你能引領萬毒?”

     英姑娘不在意地笑了笑,咧開的嘴,分外陰森,道:“可能,因為你把我從就扔進了深山老林的毒物堆里面讓我自生自滅吧。這一切,都是托了你的福。”只要她揚一揚手,地上匍匐著的毒蛇和蝎子,紛紛抬起了頭,準備時刻攻擊。若是她指向鬼毒夫人,恐怕下一刻,鬼毒夫人就會被淹沒在這數不清的毒蟲當中了。

     英姑娘步步上前,最終站在鬼毒夫人面前,伸手奪過她手中的白燈籠,隨手就扔在霖上,抬腳一腳狠狠踩了下去,碾熄了里面的火光,再一腳踢進了毒物堆里,一下子就被扯成了碎末。

     鬼毒夫人不由后腿了一步,但她不能兔太厲害,因為身后也全是毒物,無孔不入。

     放眼望去,整個院落里,若不是毒物發出嘶嘶呲呲的各種亂七八糟的聲音,地面上的毒蝎尾部發出藍綠色的光亮,乍一看之下還以為是星星點點的螢火,即使沒有鬼毒夫饒白紙燈籠,也同樣能夠將院落照亮。

     英姑娘問:“你還有何遺言可交代的?”

     鬼毒夫人啞了啞,道:“你過你要在毒術上與我一決高下,而不是引來這些東西,如今你想用這些來戰勝于我,豈不是勝之不武?”

     “你放屁!”英姑娘突然暴怒了起來,對鬼毒夫人吼道,“你若是覺得自己足夠正大光明,為什么要殺了我的白玉!你為什么又不和我一決高下,偏偏殺了我身邊的人!你才是最卑鄙最齷齪的那一個!”她盯著鬼毒夫饒臉,仔細地看著,“你從來沒有這么地讓我覺得惡心和嫌惡!”

     鬼毒夫人卻道:“他還沒有死。”

     這話成功地讓英姑娘眼神一閃,明她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她只是暫時被仇恨所蒙蔽,因為白玉為了她,肯不要自己的性命,現如今正無聲無息地躺在地上,全部都是眼前這個女人害的!一定要讓她血債血償!只是現在這個女人告訴她,白玉還沒死,他還有救么……

     英姑娘回過頭去看了看白玉,一時間有些茫然無措。她該怎么辦,才能夠救他呢?

     鬼毒夫人又道:“你若是還在這里繼續耽擱下去的話,他死透了就是真的沒救了。如果你現在帶他回去,興許還有一絲渺茫的機會。”

     英姑娘蹲下去,無限珍惜地把白玉抱起來,緊緊抱在懷里,捧著他的頭,手指一遍遍觸摸著他的皮膚,喃喃低語道:“白玉,你一定是還沒走遠,你等著我,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你過以后都會陪著我的……”

     “你不要離開我,我現在就帶你回去,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毒蛇毒蟲,紛紛涌了上來,爬上英姑娘的后背,通過她爬到白玉的身體上。

     鬼毒夫人見狀,面色嚴肅,再深深看了英姑娘一眼,趁此機會便飛上木屋屋頂,幾個跳躍之后便離開了這座老宅子,只剩下英姑娘對白玉低低訴著溫言軟語。

     英姑娘:“白玉,我不能再失去得更多了,否則我一定會瘋掉的……如果你不回來,我該怎么辦……我要帶你回去,我要親手醫好你……”

     她把白玉輕緩地放在霖面上,自己站了起來。院落里的毒物分開了一條道,她從中間走過,身后的毒物立馬又匯聚了起來。無數毒蛇蝎子,托起了白玉的身體,跟在英姑娘的身后,一起離開。

     前一刻,她滿身暴戾,想要親手殺了鬼毒夫人。可這一刻,她帶著傷痕累累的白玉,只想要離開。報仇的日子,還很悠長,可以慢慢來,可是白玉慢不得,她生怕自己多耽擱了一刻,白玉就再也回不來了。

     這一夜,英姑娘馭萬毒,如百鬼夜行一般,張揚地從蘇州的街道上走過,是所有人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駭人場景。

     但凡親眼見過的,無不被其震懾。

     那些毒物,淹沒了白玉,卻沒有停止往前,英姑娘是它們的精神領袖,英姑娘去哪里,它們便也跟著去哪里。那些毒蝎子,從白玉的鼻子里鉆進去,有的又從他的耳朵里鉆進去,無比塞滿。仿佛那已經是一個死人,給它們提供的溫暖的棲息地。

     駐扎在軍營里的大軍連夜撤退,無人敢阻攔在蘇州城門。為了將這些毒蟲引出城,還把城門大開。

     可是,千軍萬馬,總有幾個散兵不聽命令擅自行動,大隊伍過后,有一下毒蟲毒蛇等往墻壁到處爬。城中持續有南瑱士兵不斷被咬死。

     南樞出來找鬼毒夫人,路上也遇到過不少,幸而她有點輕功,盡量躲避才沒能被毒蟲咬上。只是,她受了傷還沒緩過勁兒來,輕功用得也不怎么穩當,好幾次險些從墻頭掉落。眼看要到了老宅子,她不確定鬼毒夫人是否依舊在那里,但也得過去看一看,當她正往墻頭上飛速跑過時,怎料腳邊突然橫出一條毒蛇了,向她吐著信子。

     她尚還心有余悸,一個慌亂之下身形不穩就跌落了墻頭去。

     下面是稀稀疏疏的蟲子,正往各處尋覓適合自己的棲息之所,她這一掉下去若是被毒蟲近身,一時間沒有解藥便只有和那些士兵一樣死路一條了。

     眼看著南樞要落到霖面,她無力掙扎,心想如果這是意的話,她也無可奈何。這樣死涼好,她可以解脫了,冥冥之中,可以一切都從頭再來過……

     只是,心中一直念著一個人,至死不休。

     她的紗裙掃地,突然側邊竄過來一抹紅影,動作飛快,就在南樞落地的前一刻,橫手抱起南樞,幾個飛旋之后重新落回了墻頭。

     南樞定睛一看,沒有任何喜悅之色,道:“師父!”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