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51章 滾滾河水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很著急,她也不可能丟下英姑娘和白玉不管。這時,蘇靜的聲音忽然傳來:“阿宋,你快去將英子和白玉帶走,一起出城去,這里有我就可以了。”

     葉宋不放心地問:“你一個人能行嗎?”

     蘇靜回頭對她寬慰地笑笑,道:“這點事情還難不倒我,你快去吧。”

     葉宋深深看他一眼,道:“那你萬事心!”罷帶著包子,扭頭就往昏城太守府的方向奮力跑去。

     外頭的南瑱大軍已經開始叫囂著沖向昏城了。黑壓壓一片,有一種不出來的沉悶福

     葉宋憋足一口氣跑回了太守府,用力拍著英姑娘的房門,只拍了兩下見她沒開,一腳便將房門踢垮成幾塊。

     英姑娘正守在白玉床前,用濕潤的巾子幫白玉擦拭臉頰。她一直將白玉照姑很好。

     門口沉屑散在空氣中,有些嗆鼻,英姑娘頓了頓手,抬頭看向葉宋,雙眼無神。

     葉宋進來便道:“有什么必須要帶走的,快收拾一下,跟我走。”

     她拉著英姑娘的手,沒想到英姑娘卻掙了掙,腳步挪也不挪一下。葉宋冷著一張臉,強壓著焦灼的火氣,斂眉回頭看著英姑娘。

     英姑娘掙脫出來,繼續守著白玉,平靜道:“他們要攻城了是不是,昏城也即將被攻破了,所以不得不逃命。葉姐姐,你們走吧,我不走,我就留在這里,陪著他。”

     葉宋耐著性子道:“不僅你要走,白玉也必須要走。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你陪著他,又有什么差別?”

     英姑娘認真道:“有差別,他一定是很累,才不愿意醒來。我不想他再顛簸了,連睡一個安穩覺都做不到。攻城就攻城吧,失敗就失敗吧,都跟我沒關系,我只想等到他醒來,除此之外,別無他求。”

     “這一切,原本都跟你沒關系,可是你以為你這樣就能幸免于難嗎?”葉宋一把拉住英姑娘,用力將她扯了起來,迫使她與自己對視,眼神銳利中夾雜著冰冷,不可辨駁地道,“我來告訴你,就算你不再去參與什么都不想去做,敵人也不可能對你這么仁慈,不然你以為邊境那些萬人坑是挖來干什么的!你被敵人抓到,就只有死路一條,不,可能結局比死更可悲、可怕,不單單你會死,就連白玉也永遠無法活得過來!你若是想,你倆就盡管去陰曹地府做一對鬼夫妻吧!”

     英姑娘瞳孔一縮,臉色又開始漸漸蒼白。

     葉宋對包子又道:“去弄一輛板車來!”

     包子麻溜地朝外跑去。葉宋便又對英姑娘吼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收拾!莫一會兒大軍攻城,堤壩被炸毀了,洪水泛濫,我們就誰也走不了。”

     “堤壩?洪水?”英姑娘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望著葉宋,問,“什么堤壩洪水?你們要炸毀堤壩?”

     葉宋定定道:“對,將昏城所有的河流都炸毀,讓河水溢出來。”

     “不行!”英姑娘臉色慘白,“那樣太危險了!你知不知道河里迎…”

     “我就是知道才這么做的!”葉宋打斷她道,“城里的人都走光了,就只剩下你們幾個。那是即將要送給南瑱的一樣大禮,那些南瑱軍隊死不足惜,但是如果你不想白玉也送了命,就要努力帶他一起活著。”

     英姑娘如夢初醒,來不及猶豫,轉頭就去收拾自己那些必須要帶走的東西。從藥王谷帶回來的那些鬼醫留下的書,而今已經剩下薄薄的幾本。但凡那些被她記在了腦子里的東西,便要將記載下來的書籍給燒掉。

     她帶上了那幾本書,再搜羅了自己為白玉研制的藥,外面包子已經把板車拉來了,英姑娘背起行囊的時候,葉宋就將床上的白玉背起來放到了板車上,一起拉著板車往北城門跑去。

     然,他們將將跑出太守府的大門,就聽見喊殺聲震耳欲聾。緊接著,碼頭那邊轟隆幾聲巨響,水花激起數丈高,暴風雨終于來臨。

     葉宋臉色一凜,道:“快走!”三人拉著板車拼盡全力往前跑。

     而南瑱大軍,最初時候便意識到了不對勁。他們結集在昏城的城門外,吹響戰爭的號角,可是久久不見昏城城樓上有任何人出現迎戰,仿佛那就是一座空城。

     其中極有可能有詐。

     可是,他們不能在這里坐以待保若是因為退縮,在這城外遲遲不敢進攻,也只能這樣耗著,不會有任何的改變,但這也有可能是敵人故意想擾亂他們的軍心引起他們的猜疑。

     昏城就在眼前,脆弱得一擊即破。

     最終南瑱將領一聲令下,全軍攻城。事實證明,昏城的城門也的確是脆弱得不堪一擊,他們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便破了城門。

     老舊的城門緩緩打開。

     然而,迎接他們的不是敵人輸死抵抗,而是轟鳴之下撲面而來的黑色滔河水。

     那些南瑱士兵猝不及防,只聽河水嘩嘩沖到腳下,眼里滿是扭曲的驚恐。河水里的黑色東西,見到了活物,都興奮不已,似魚兒一樣歡快地躍出水面,盡情地吸附在饒身體上。

     頓時南瑱士兵一片慘叫之聲。一旦被一只家伙死死咬住,就算是轉身逃跑也無濟于事。原本氣勢雄渾以為勢在必得的南瑱大軍,頃刻之間呈潰敗之勢。

     而蘇靜在堤壩垮塌的那一瞬,飛身而起,一路飛檐走壁,與黑色泛濫的河水搶時間。

     葉宋這頭,仍舊是拉著板車飛快得跑,慌忙間回頭一看,見那滾滾而來的河水正穿街走巷,淹沒每一個角落。包子跑得不夠快,她撈起包子就扔在了板車上,前方的城門已經出現在了視野里,來不及猶豫,只好拼盡全力往前奔跑。

     可是她和英姑娘兩條腿,還太推著板車,怎么跑得過那滔滔河水,身后的河水很快便趕上。當是時,葉宋十分果決,一腳踢在板車上,用力一蹬,板車往前將英姑娘一并載住,車輪滾滾,快速地往前滑去,英姑娘回頭,卻驚恐地看見葉宋還站在原地,不由失聲大喊:“葉姐姐——”

     她若不這樣做,就算是跑出了城門,河水也會緊接著洶涌而來,只要沒時間關上城門,他們都會被河水沾上。況且……她還沒有看到蘇靜回來,怎會就這樣丟下他而自己離開。

     葉宋在踢向板車之時,同時也借著板車之力,高高跳起,揮出長鞭一把套住一家民宅前的廊柱子,借力跳上了屋檐,隨后再往下一揮鞭,將兩邊屋舍除了她腳下的地方以外紛紛掃落,房屋倒塌橫在了街面上,而奔騰的河水受到了阻礙,雖不能完全阻斷,卻也減緩了速度。

     就在這時,突然間迎面竄來一道風,疾速往葉宋的臉頰側邊滑過,撩起了她的發絲。她不禁抬頭一看,卻見一道紫影倏地亦是從身旁滑過,緊接著腰間便是一緊。她被帶起,一同在屋脊上飛奔,到了盡頭不得已落地。葉宋側目一看,正是蘇靜,風塵仆仆的樣子,他的衣袍被風吹得獵獵往后飛揚。足尖輕巧往積水的地面一點,又是飛出老遠。

     但是河水里的家伙,趁機沾上了蘇靜的靴底,只是還沒來得及鉆破蘇靜的鞋底,便被蘇靜又是一腳落在了干燥的安全地帶,啪嗒一聲踩成了黑色的肉醬。

     身后的河水如三千業障,盡情叫囂。就連倒下的房屋也不能阻礙它們的腳步,前赴后繼地往前沖。

     一句話也顧不上,蘇靜緊緊牽著葉宋的手,兩人便邁足了力氣,朝城門口奔去。

     不管多么艱難,多么危險,只要最后蘇靜回來了,葉宋那一刻懸著的心總算踏實地落了回去。 而英姑娘和包子已經推著板車到達了城門外,兩人合力將寬大的城門費勁地推合,中間只留下一人寬的縫,以便當葉宋和蘇靜跑出來時他們能夠第一時間將城門關上。

     英姑娘和包子都萬分著急,不由大喊出聲:“快點——你們快點——”

     那身后的河水,似緩緩張開聊黑色大口,隨時都有可能將二人吞入腹中,看得人是心驚肉跳。

     葉宋跑得沒有蘇靜快,到最后,蘇靜冷不防抱起了葉宋就將她往城門的門縫里推,也幾乎是同時,那黑色的河水侵襲到了蘇靜的后背,他臉色倏地一白,隨后身手矯健地也跳了出來,英姑娘和包子頓時就將城門合攏,黑色的水花從門縫里激射而出。

     葉宋回頭一看,蘇靜便朝她倒來,她踉蹌兩步才能夠抱穩,道:“怎么了?受傷了是不是?”

     蘇靜搖搖頭。英姑娘也跟著回頭一看,卻見蘇靜的整個后背都被河水打濕,而后背上正吸附著三兩條黑色的肥胖的肉蟲子,肉蟲子正十分兇狠地吸著蘇靜的血,使勁兒往他衣服里的皮肉中鉆。

     英姑娘連忙過去,叫道:“快,把他的衣服脫下來!”

     葉宋立刻就將蘇靜的衣服脫了,定睛一看,后背上已然是血腥一片,但那兇狠的蟲子沒能被刮走,反而更賣力地往里鉆。葉宋伸手就要去專門,被英姑娘阻止,道:“你別動,讓我來。”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