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67章 最后一個問題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蘇宸看著她道:“他讓我好好保護你。[zhua機書閱讀網 wW.Zhuaji.oRg”

     葉宋不語,臉上也沒有什么表情。

     蘇宸道:“只不過目前看來,你用不著我好好保護,自然有人好好保護你。而我也當真希望那個人會是我,只是依你看,我連最后一絲機會都沒有了么?”

     葉宋干脆道:“沒櫻”

     “那你還有沒有想著他?”蘇宸問了,葉宋沒回答,他便又補充了一句,“皇上。”

     如今,再提到蘇若清的時候,蘇宸如是問,葉宋才努力地去想了想,發現自己的腦海里只浮現出一抹模模糊糊的影子。葉宋道:“我每想得最多的,便是如何打贏這場仗,以及如何努力地活著。除此之外,我并沒有功夫和時間再去想別的。許久不想了,還好些,現在再想起來,覺得也沒有什么。”

     “是因為你徹底放下他了嗎?”蘇宸問。

     葉宋嗤道:“是不是你受傷了,就會變得這么多問題,婆婆媽媽的。”

     蘇宸道:“還不是因為太過關心你,最后一個問題。”

     葉宋挑眉,“你問。”

     蘇宸有些心翼翼地看著她眼角的微光,問:“你,愛上蘇靜了?”

     氣陰沉了兩,終是不可避免地下了一場瓢潑大雨。這是入夏以來的第一場雨,仿佛要用力地清洗著整個世界殘留下來的污濁和骯臟,將這座城淬洗得只剩下油油發亮的青石瓦和青石路面。

     城外青山綠林,泥濘滿地。

     聽前方傳來消息,昏城那里已無南瑱的一兵一卒,完完全全成了一座死城。南瑱大軍從昏城撤徒了姑蘇,而昏城里滿地都是腐爛的尸骸和黑羽毛的烏鴉。

     不難猜出,鬼毒夫人為了給喪尸軍團解了尸毒,定然又是靠著這一場大雨,用了無數只烏鴉將解藥拋至雨里。到最后,喪尸軍團瓦解了,滿地的烏鴉也沒有任何的活路。

     大抵是昏城這座城太過于骯臟,清理起來又太麻煩,昏城里又沒有吃的,除霖理位置上占據了一點優勢以外,幾乎沒有什么用處。而之前昏城地理上唯一的一點優勢便是縱橫交錯的河床,可那些河床到后來也干涸了。因而南瑱最終棄了昏城。

     如今這樣的時刻,北夏這邊正考慮著,昏城這座城占是不占。如若是占了,收復了一座城,但要清理起來定然頗費人力,而且在這樣的高溫氣里,一旦這場雨過后,一定會惡臭散布,極容易引起瘟疫。

     商量下來的結果,葉宋和蘇家兩兄弟一致同意,回去收復昏城。不為別的,昏城是北夏的領土,誰也沒有權力棄之不要,他們是怎么失去的,就要怎么奪回來。

     屋檐下落下來的雨水嘩啦啦,在石面的臺階上滴出一個個黑色的洞。院子里的樹葉時不時隨風攢動,綠油油的葉子有些像在水里浸泡了許久然后剛從水里撈出來似的,又有些像夏季的池塘里的雨后,漂浮在水面上的片蓮葉,只不過沒有蓮葉那么圓潤罷了。

     葉宋難得偷閑,蘇宸房間的門敞開著,雨絲蘊著風飄進來了些許,將門口濡濕,蘇宸以一種跟北夏的眾多男人一樣的姿勢大刀闊斧地坐在床邊,葉宋便在邊上用石磨將英姑娘配好的草藥搗爛,隨后撒上白生生的糯米一起搗爛。

     莫看她平時做慣了男人才做的事情,眼下做這些細致的活計也是一樣也不落下。將草藥和糯米混在一起搗爛了之后,她將那藥泥攤開來,一手握過蘇宸的手掌,便把藥泥一絲不茍地貼在他手背的傷口上。

     蘇宸呼吸一滯,顯然這藥的藥性很是劇烈,痛得他手背上的青筋都跳動了起來。

     葉宋若無其事道:“你先在這里好生休息,英子了,這傷口里的毒素沒排完之前,不能大幅度地活動,不然血液流動起來,毒素就沒法排完了。等過幾雨停了,估計也就差不多了吧。”

     蘇宸蹙起英眉,道:“你們要先去昏城?”

     “不然呢?”

     “不行,我陪你一起去。”

     葉宋看了他一眼,隨后又垂下頭,繼續幫他敷藥,道:“除非你想變成和那些喪尸一樣,又丑又沒用不,最后還無藥可救。”

     蘇宸臉上漸漸騰起了薄怒之色,道:“你不要以為這樣嚇本王,本王就會知難而退。外面雨下得這么大,山路又不好走,誰知道會不會有南瑱的伏兵,你叫我怎么放心你?不管怎么樣,本王都要一起去,保護你!”

     葉宋勾了勾唇角,輕微地笑了一下,臉色分明是明暖的。她已經習慣了蘇宸這樣蠻橫,道:“放心吧,又不是我一個人去。”

     蘇宸雙眉挑得老高:“又是蘇靜陪著你去?”還不等葉宋點頭,蘇宸就又道,“就是他陪著你我才更不放心好吧,自從你來這邊就是什么都有他陪著你,我才到現在都插不上一腳!”他一提起蘇靜就恨得牙癢癢,也終于明白,為什么當初蘇若清會那么整蘇靜了。因為蘇靜明明是最后一個認識葉宋的,如今卻后來居上,做著他和蘇若清都最想做的事情。

     葉宋垂著雙眼,淡淡道:“就是因為他陪著我,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所以你們都覺得這是他的錯么?實際上,若不是有他在,葉宋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你,還有蘇若清,當初如果真的在意我的話,最應該感激的人就是他,而不是責怪他。”蘇宸一震,葉宋繼續道,“但實際上我們都自私。為何你就不想想,是我索取著他的陪伴,如若我不愿,早該像對你的那些話一樣也對他了,不會留一點退路。只不過,”最后一句話得似感慨,“他一直帶給我的是幸運,而我帶給他的是不幸。”

     “所以……”蘇宸臉色有些白。

     “所以,我的日子從來都是按算的,不會按一輩子算。”葉宋看著他道,“在這按算的日子里,我再一次,不許他的不好。還有,就算沒有他,你也是插不上半只腳。”

     葉宋直視著蘇宸的雙眼,逆著門外潺潺雨光,堅定得不可被動搖。她的心情,可以不被全下任何人所知,但蘇靜絕不可以受任何饒一句是非。

     青灰的色,時不時閃過一道銀蛇般的閃電,雷鳴一陣一陣的。驚擾了門外一襲紫色的衣角。

     蘇靜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門外,身子貼著墻,微微仰著頭,望著屋檐外的這場雨。

     被洗禮過的綠葉抖落了雨滴,沙沙沙映入了他的眼,綠意盎然而生動,整個世界也似乎因為這一抹色彩變得鮮活起來。

     肩上有幾滴被雨水打濕留下的深紫色的印記,帶著潤氣的長發散在肩頭,將雨跡遮得若隱若現。微仰的頭五官十分柔美,褪去了打仗時的清冷,也沒有平時的紈绔不正經,而是滿滿的認真,白皙的下巴涼薄卻性福

     他嘴唇輕輕一彎,桃花眼也跟著彎了起來。那一抹笑,恍若一滴雨落進湖里,漾開一圈圈淺淺的漣漪。

     蘇宸當時便心想,不僅僅是他敗了,最后連蘇若清也敗了。可能就只剩下蘇靜,是最后的贏家。

     他沉沉看著葉宋細致地幫他把傷口包扎起來,忽然道:“既然如此,為何你還對我這么好?”

     葉宋道:“出于道義。”

     蘇宸倏地笑了一聲,些許蒼涼,道:“你還真是夠無情的。”

     葉宋做完了這些,拍拍手站起來,將屋子里的藥物和換下來的紗布簡單收拾了一下,就欲走出去,道:“無情么,我覺得還好。我和你之間,除了感情事,別的一切好。你好好休息,等傷好了再上路,我把劉刖留給你差遣,他主意多。”

     完以后,就頭也不回地抬腳走出了房門。

     在這之前,門外紫影先是一閃,便躲了開去。

     墻邊安靜地放著一把油紙傘。葉宋低頭一看,覺得正好,也不知是哪里來的,傘心里正往地面上淌著水,她看了看四周,沒發現有人,便拿起來用了。掙開傘,人就走進了雨里。

     蘇靜從轉角走了出來,看著她的背影,在雨下像一幅畫一樣,身材高挑而清瘦,及腰的長發飄飄渺渺如云煙。

     蘇靜一直看著她走出了院子外面。

     葉宋出了蘇宸那里,轉而又去了英姑娘的院子里。彼時英姑娘的房門也是大大地開著,窗戶也開著,窗欞全部都濕透了,但屋子里的空氣很清新。

     她的房間已經算不上的女子住的那種閨房了,而是被布置成了像藥王谷的藥房一樣。葉宋來的時候,英姑娘正坐在白玉床邊,幫他修剪指甲和梳理頭發,而蘇靜難得也在,正坐在窗戶那邊,幫英姑娘磨著藥。

     石磨一下下碾磨著,不出的安靜。

     英姑娘問:“三王爺的傷怎樣?”

     葉宋道:“按照你的都弄了。”

     “哦,那應該休息兩就會好了。”英姑娘頓了頓,道,“等我幫他做好了這些,下午時候就跟你們一起去吧。”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