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79章 他是上京最好看的男人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葉宋手沒有猶豫地伸過去解了蘇靜的衣服,光裸著上半身,只剩下一條褲子。她正要把蘇靜背去浴桶里時,突然背上便是一輕。葉宋抬頭去看,見蘇宸不知何時已經大步跨入房內,先一步扛起蘇靜,把蘇靜放去了浴桶里。

     不等葉宋開口,蘇宸就回過頭來,對她:“以后這種事你就叫我做。就算你什么事都想親力親為,但若是被他壓垮了,還怎么照顧他?”

     英姑娘趕緊遞給葉宋一張巾子,讓葉宋把蘇靜的后頸墊著。                                                                                                      蘇宸站在一邊,看著葉宋用毛巾熱敷蘇靜肩背上的傷口,葉宋忽而道了一聲“謝謝”。不知她具體所指什么,可能是幫她把蘇靜弄進了水,也可能是因為他的理解。

     蘇宸沒吭聲,最終悄無聲息地走出了房間。若是再繼續那樣看下去,他想他會吃醋。換做是以前,他一定不會那樣的話。

     他站在枯敗的院子里,對著蕭條的景象苦笑了一下。如果是從頭來過,他還會不會選擇愛上葉宋呢?

     愛情是不由自主的一件事。有可能會,他敢肯定的是,如果再重頭來一次,他一定不會傷害她,不會讓別人有機可趁。最初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最終也只會是他的妻子。

     可是沒有回頭選擇的余地。

     他能夠做的,便是有她的這段時間里,幫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會是怎樣。

     半個時辰過后,蘇宸又按時地回來,幫葉宋把蘇靜從藥湯里撈起來。蘇宸:“不光是你,身為他三哥,這些也是我該做的。”隨后去將干毛巾取來給葉宋,“你幫他擦干吧。”完就又走了出去。

     葉宋細致地將蘇靜身上的水珠拭干,他的臉色經過熱氣的蒸騰恢復了一絲不正常的血色,葉宋給他換了干凈的衣裳,他的頭發從枕邊滑落了下來,發梢被打濕滴著水,葉宋便耐心地蹲在床前,幫他把頭發裹干。

     以前從沒察覺和注意,如今蘇靜的頭發繞在葉宋指間她才發現,那發絲又細又柔,難怪能挽出松散而好看的發髻來。葉宋一邊拭著那頭發,一邊如閑話家常一般道:“沒有哪個男人會像你這樣挽髻的,看起來很騷包。”著唇邊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目色柔和,又補充了一句,“但很好看,上京沒有哪個男人有你好看。”

     蘇靜的頭發干得差不多了,她又去拭掉他額頭上的細汗,還有手背上的水珠,道:“不知道你看上了我哪一點,容貌的話,我覺得我這副皮囊還可以,但也不是傾國之色;才情的話,我是半點兒都沒有;我既不溫柔也不賢惠,還是個下堂妻;大抵有的,就是死不服輸吧……蘇靜,你,你看上我什么了?”

     葉宋等了半晌,不由抬眼看他,他依舊是安靜地閉著眼睛。葉宋便又垂下了眼簾,“沒事,等你醒來了,再告訴我也不遲。”

     等一切都收拾妥當了,包子又熬好了藥給送來,規規矩矩道:“葉姐姐,這是給蘇哥哥的藥,英子姐姐一定要趁熱喝。”

     葉宋順手就把擦水的巾子墊在了蘇靜的下巴下面,端過湯藥來一口口喂他。只是剛開始,他緊閉著唇,葉宋喂了幾勺,都從嘴角溢出,那蒼白的唇色卻因為湯藥的潤澤而顯得有些紅潤旖旎。葉宋便再舀了一勺,送到蘇靜唇邊,沒有急于給他灌下,而是口吻溫柔卻帶著一股不容忽視的強硬,道:“蘇靜,張口。”

     蘇靜仿佛有意識一般,竟松動了雙唇和齒關。葉宋將湯藥一滴不撒地往他口中喂下去,大抵是藥太苦,喝了一口之后,他就主動閉上了。

     葉宋舀鄰二勺,等了片刻之后卻不見他張嘴,于是又道:“乖,再來一口。”

     蘇靜便又勉為其難地張口。

     反正葉宋什么,他從來都是做什么,根本不會反駁。就是再苦的藥,只要葉宋讓他喝他也是來者不拒。于是幾個“再來一口”之后,一碗藥基本上就見磷。

     一碗藥喝完以后,葉宋拭了拭他的嘴角,便欲起身。半站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蘇靜竟不知何時像一個孩童一般手指揪住了她的衣角。

     葉宋便又坐了下來。她沉默良久,安靜道:“蘇靜,你一定要好起來。”

     夜漸漸深了,屋里的燭光悠悠然閃爍,窗外一片漆黑。院子里枯敗的雜草叢中,時不時有單調的蟲鳴響起,總算讓這夏季的夜里有了一絲熱鬧。

     蘇靜睡著睡著,手漸漸便松了,葉宋將他的手平放著,真打算就這么陪著他坐一夜。這時房門被敲響了,淡淡兩聲,干脆利落。

     葉宋起身去開門,見是蘇宸站在門口。手里端著托盤,盤內裝著幾樣簡單的食物。葉宋愣了愣,便聽蘇宸聲音溫沉道:“自己受傷了沒怎么休息,反倒忙了一,連吃飯都忘記了。我讓人做了些,雖然簡單,也好填飽了肚子。”

     葉宋動了動口,卻不知該什么,她心里微微發熱,伸手去接了過來,道:“你不我倒是不覺得餓,現在擺在我面前我才覺得餓了,多謝。”

     蘇宸看了一眼睡著的蘇靜,道:“出來吃吧,在里面吃可能會打擾他休息。”

     葉宋想想也是,于是便走了出去,將房間的門輕輕帶上,和蘇宸一起坐在廊下的石階上。葉宋把托盤放在膝蓋上,拿了一只白面饅頭混著稀粥吃,很是津津有味。

     她已經兩沒吃東西了,怎么可能不餓。

     看葉宋狼吞虎咽的樣子,蘇宸輕聲道:“你慢點吃,如果不夠,我再去廚房給你拿。”

     軍中的糧草有些緊張,能有這白面饅頭吃,有粥喝,就很不錯了。因為大家都是吃的這些。

     葉宋點頭,道:“夠了,吃多了晚上睡不著。”

     蘇宸沒再話,就一直靜靜地看著她。等她吃完了兩個饅頭,嘴角殘留著饅頭屑,他忽然伸手過來,往葉宋的嘴角輕輕擦拭了一下。葉宋往后躲了躲,自己抬手隨意一擦,若無其事地問:“我臉上還有什么嗎?”

     蘇宸垂了垂眼簾,神情一黯,道:“沒有了。”

     葉宋問:“你們來時,寶他們怎么安頓的?”

     蘇宸道:“謝家老爺不愿意離開祖宅,幸好我們已經奪得了昏城,他們那里暫時安全。但為了確保萬一,在墓室里備了足夠多的糧食,一旦發生什么事,就讓他們下墓室里去躲著不要出來。”

     “這樣也好。”葉宋又道,“姑蘇城呢,怎樣了?”

     蘇宸看了她一眼,道:“燒個精光。那是一座幾百年的古城,現在水燒斷流了,房子也一座不剩下,徹底成了一片廢墟,你們倒也舍得。這樣就算是奪回了蘇州,也并沒有什么卵用。等戰后重建起來,又得花費一番功夫。”

     葉宋瞇著眼睛仰頭看了看夜空,很晴,她能感受得到涼爽的清風拂面,勾了勾嘴角,渾不在意道:“得不到的東西倒不如毀了,”她看向蘇宸,眉梢微微挑著,“我們得不到也不能便宜了南瑱,當是送給他們的墳墓好了。至于戰后重建,這場仗都打下來了,還怕什么重建?”

     蘇宸覺得好像又是這么一個道理。

     蘇宸便問:“你們為什么會弄成這樣?”

     葉宋云淡風輕道:“去藥王谷的時候遭到了埋伏,又下了大雨,發生了泥石流,我和蘇靜都被泥石流沖到了下游去。”頓了頓,又道,“當時南習容也被沖走,南瑱那邊有他的消息么?”

     蘇宸道:“探子來報,據他撿回一命。”

     “那這次南瑱一共損失多少人?”

     “一萬有余。”

     葉宋平靜道:“那也夠他喝一壺的,否則對不起蘇靜現在這個樣子。等明日大家商議一下,定個計劃乘勝追擊。”

     蘇宸把托盤收了,道:“在那之前,你先把手上和身上的傷弄好了,一會兒我給你換藥,你再好好睡一覺。”

     葉宋道:“不用,一會兒我讓英子幫我換一下就是。”

     蘇宸看著她道:“英子見你久不出來,已經把傷藥交給了我,讓我來給你換。”

     葉宋默了默,道:“那你把傷藥拿來吧,就在這里換。”

     蘇宸蹙眉:“你莫不是想在他房間里歇息?”

     葉宋看著他:“有什么不可以嗎?”

     蘇宸忍無可忍,額上青筋跳起,道:“別忘了,再強悍你也是個女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傳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你敢不敢矜持一點兒?”

     葉宋托著下巴想了想,道:“我還真是沒學過該怎么矜持,你會嗎,不如你教教我。”

     “葉宋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葉宋嘴角泛著淡淡的笑意:“我也很嚴肅地想請教。”

     蘇宸很想發火,可是面對葉宋他發現他發不出來只能將自己憋著,道:“真是敗給你了,這樣吧,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可以幫你守著,你回去好好睡一覺。等養好身體了才能更好地照顧他對不對,現在是關鍵時期,戰爭還沒有結束,所以無論是你還是蘇靜,都不能徹底倒下,只有一個人堅挺著,全軍都會以你做榜樣,你必須照顧好你自己。”

     葉宋沒有話。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