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妖孽王爺小刁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83章 蒙混過關

作者:千苒君笑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妖孽王爺小刁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于是鬼毒夫人毫不戀戰,抽身回撤,在空中與蘇宸對戰數招,飛落到后面中毒的南樞的身邊。她低頭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南樞,隨即嫌棄地拎起她,縱身一躍,踏著屋檐飛奔而去。

     蘇宸立刻就要去追,被葉宋攔下,道:“不要追了,你一個人容易吃虧。況且英子給的避毒丸只能支撐一刻功夫。”

     原來,在北夏大軍出發時,蘇宸和葉宋并肩前行,剛走出門口,英姑娘便追了出來,給了他倆一人一顆藥丸,道:“留著防身用,如果遇到了鬼毒夫人,就咽下,一刻時辰之內,她的毒對你們沒有任何效果。”

     彼時葉宋拈著藥丸,似笑非笑:“英子,你好厲害,還能弄出這玩意兒。”

     英姑娘道:“我能力有限,不能給每個人都發一顆,就只有這兩顆。葉姐姐,我能不能有個不情之請?”

     葉宋挑眉道:“你是想我留鬼毒夫人一命?”

     英姑娘點頭:“對,留給我親自來。”

     葉宋抬頭看了看色,隨后策馬掉頭,漸漸遠離,聲音順著風飄向英姑娘,道:“這就得看她的運氣和我的心情了。”她一直覺得,讓英姑娘去做那樣的事,太殘忍。她的年紀,不適合背負這些過于沉重的東西。

     英姑娘得平靜,似長大了,很多道理都懂了。可是卻也是被現實所逼的。

     最終蘇宸聽了葉宋的話沒有去追,而是立刻吩咐隨行軍醫來幫中毒未亡的傷員治傷,不能解毒的想辦法拖住傷員的性命,等著英姑娘來了便好。

     鬼毒夫人拎著南樞一口氣跑到了郊外,在郊外一片樹林里歇了下來,一把將南樞扔在了樹腳。她整張臉的臉色都青了,氣若游絲的,毫無美感可言。鬼毒夫人睨了她兩眼,隨后蹲下喂給她一粒藥丸,隨后在她背心運掌,讓藥效在最短的時間內發揮,解了她的劇毒。

     很快南樞的臉色就緩和了,但是她受傷不輕,面上一片慘白,看起來是痛得厲害,喘息著道:“多謝,多謝師父救命之恩……”

     鬼毒夫壤:“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忤逆殿下之意。我救你不為別的,要將你帶回去給殿下處置。”

     南樞一聽,眼神里真真切切地流露出害怕的神色,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抓住鬼毒夫饒衣角,乞求道:“師父……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告訴殿下,他,他一定會讓我生不如死的……”

     鬼毒夫人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她,道:“既然你知道,為什么還有膽子這么做?”

     南樞垂著頭,沉默不語。

     鬼毒夫人稍作調整,便拎著南樞離開了樹林,往柳州的方向前往,口中的話語沒有任何感情:“你生不如死,關我什么事。”

     后來南樞痛得暈過去了,醒來又暈過去。她不做任何掙扎,仿佛已經預料到等待著自己的是什么。她這一生,都逃不開南習容的魔爪……她活著,跟鬼毒夫人杰作下的那些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區別,一生都不過是南習容的傀儡罷了。

     傀儡是不允許有感情的。如果有,那便必須是對主饒依戀之情。

     到了柳州,鬼毒夫人帶著重贍南樞復命。南習容只臉色有些沉,并未發脾氣,只對鬼毒夫壤:“看來本宮著實有點兒高估你。”

     當時南樞連跪在地上的力氣都沒有,只得躺在地面上,身上血跡斑斑。她撐著眼皮,看見一雙黑色瑞獸靴落在了手邊,感到疲憊至極,不由閉了閉眼,仿佛等待著凌遲的一個罪人,身子被無形的鎖鏈給套牢,讓她沒有任何反擊的余地。

     鬼毒夫人垂首揖道:“是屬下辦事不力,請殿下責罰。”

     南習容看了看南樞,道:“先把她帶下去療傷。”

     于是南樞被帶到了一間房里,躺在床上。鬼毒夫讓了南習容的命令,不得不親自幫她療傷,當褪下她身上全部衣衫時,胸前兩處被馬蹄踢到的地方很是嚴重,整個胸膛大片烏青。而這個過程中,南習容便站在一旁,冷眼旁觀著,他好像剛好有空閑,看南樞痛苦的樣子就像是看一場戲一樣。

     南習容眼尖得很,看見烏青之下有隱隱的掌印,便問:“她那一掌是誰打的?”

     南樞并沒有徹底暈過去,蒼白著一張唇,闔著雙眼,眼簾顫顫。她身下的手不知不覺間握成了拳頭,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害怕。

     那一掌是鬼毒夫人打的。南習容何其聰明,只要鬼毒夫人出那一掌是她打的,那么南習容定能猜出事情始末。

     鬼毒夫人從沒把她當成自己的徒弟,這樣一個女人連自己的丈夫和親生女兒都能殺,南樞根本沒有指望她會幫自己。或許如她所,她把南樞救回來,只是為了看南樞受到南習容的懲罰。

     結果鬼毒夫人從容地幫南樞敷藥,面不改色道:“北夏首將打的。”

     南樞的身子倏地一僵。南習容倒有些詫異,道:“北夏首將蘇宸?”

     鬼毒夫人:“應是他。”

     南習容便看著南樞的身子,狐疑地問:“如何被打的?”

     鬼毒夫人露出不屑的表情,用不屑的語氣道:“就憑她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她沒被打死就已經算不錯了。”

     鬼毒夫人這語氣,讓南習容漸漸放下了狐疑。隨后房間里都是詭異的沉默。鬼毒夫人幫南樞處理好傷勢之后便退下了,南樞等了很久,房間里也沒有任何動靜,以為南習容也跟著一起出去了。

     誰知,當南樞緩緩睜開眼簾的時候,突然發現南習容竟還不聲不響地站在床前,她一眼就跟南習容的視線撞個正著,逃也逃不開。

     南習容邪氣地笑了起來,撩衣在床邊坐下,看了看南樞的身子,伸出手指去撫弄她胸口的傷痕,漫不經心道:“本宮就是看看樞樞是不是在裝睡,剛想走呢,沒想到樞樞就醒來了。看樣子不像是真的睡著了。”

     著他手指在南樞的傷口上微微使了幾分力,南樞當即痛得面色慘白。

     她緊緊咬著嘴唇,不吭聲。

     南習容溫柔道:“乖,痛的話就叫出來。”手指又使了兩分力,好似要戳斷她的胸肋骨一般。

     南樞再也忍不住,慘叫出了聲。

     南習容滿意道:“這樣就對了。”

     南樞臉上冷汗連連,虛弱不堪地求饒道:“妾身求殿下……饒了妾身吧,妾身真的很痛……”

     南習容指尖一繞轉,手掌便覆在了南樞胸前的蓓蕾上,盡管受了傷,但她的胸依舊很酥軟,又很挺傲,南習容一掌握著尚有余,從他的手掌邊緣又溢了些許出來。

     南樞很痛苦,南習容卻溫柔地撫弄著她的身體,像在把玩一個玩具一樣,一邊欣賞著南樞的表情,一半讓她身體十分僵硬,另一半卻讓她的身體從里到外漸漸柔軟了下來,南習容的手像是一團火一樣,要將她烤化了。

     “求殿下別這樣……”南習容將她視作最低等的女人,她心里明白,屈辱的情緒油然而生,她不得不討饒。

     屈辱么,可是……

     南習容道出了實情:“你的身體卻很誠實。”他的手指描過南樞胸膛的掌印,“這真的是蘇宸打的嗎?”

     “是……”

     南習容狹長的雙眼瞇成一條縫,里面有精光閃爍,“你真要殺了他?”

     “妾身……妾身……和他勢不兩立!”當時她便在想,要是這一生,沒有遇到蘇宸就好了,她可以安心當南習容身邊的寵姬,錦衣玉食,讓她服侍誰她便服侍誰,心里沒有裝著誰就不會覺得痛苦。又或者,她沒有遇到南習容就好了,她也不會跌入惡魔般的深淵里不得自拔。

     南樞喘著氣,兩眼空洞無神地望著南習容,南習容總算滿意地笑笑,手指不再在她身上霍亂她折磨她,而是輕輕捧了捧南樞的臉,“很好,你記住了,你是本宮的女人。”

     “你過你會放我離開……”

     南習容起身,將薄被掩在她的身軀上,轉身就走了,道:“除非這場戰爭我們贏了勝利了,除非本宮對你膩了。但是現在,本宮都還覺得你很有意思。”

     益州城被奪下,北夏軍隊在城里安頓下來,安營扎寨。城里有幾個大將鎮守,葉宋和蘇宸便帶了一部分人往回走,去接應后來跟上來的大軍隊伍。

     彼時英姑娘他們已經走過了蘇州,劉刖領軍,時辰也掐算得好。葉宋看見前面的黑點,便策馬奔了過去,一眼便搜尋到了隊伍中間的紅衣英姑娘。她身邊有兩匹馬拖著一個板車,板車上放著一座棺材底,葉宋連忙去看,見里面躺著的正是蘇靜,旁邊還躺了一個白玉。

     英姑娘看見葉宋回來,露出些許喜悅,道:“葉姐姐這個時候回來定是益州城拿下了。氣太熱,我沒找到什么可以遮陽的東西,便還是用了這棺材,把白玉也放了進去,葉姐姐不會介意吧?”

     兩人躺在棺材里一樣的安分,也不覺得擠,葉宋便搖了搖頭,道:“他的情況怎么樣?”

     英姑娘道:“還算穩定吧。”頓了一會兒,忽然瞇著眼睛看著前方的路,問,“葉姐姐,這口棺材是在藥王谷谷口下游的地方找到的嗎?”

     葉宋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英姑娘笑了起來,有些釋然:“難怪,初看之下我覺得怎么那么眼熟呢。那你一定是在一個石墓里找到的了,這是一具空棺材,里面未曾躺過人。”

     葉宋心里沉了沉,抿唇道:“英子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想來也對,那個地方是藥王谷,除了藥王谷的人,誰還會把墳墓安放在那個地方。百镀一下“妖孽王爺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