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異界之我成了大魔熊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594章

作者:大米兵所屬:玄幻魔法書名:異界之我成了大魔熊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在一處頗為陡峭的山坡下,三四十名血劍軍成員,小心翼翼的查看著四周,不斷朝著里面深入。

     為首那人,正是王瑞印象頗深的九尺壯漢牛永望,手持一口只比門板稍窄的闊劍,直接擺開陣型,一路橫推過去,樹木擋路,斬…

     巖石擋路,斬…

     適合埋伏的地方,也是先揮劍斬過再說。

     作風相當的強勢,卻依然難逃角猿們的暗算。

     在牛永望帶領下的眾人,即將走過那處山坡的時候,突然間,山林劇震,無數巨石滾滾而落,所到之處,樹木全都斷折,木屑橫飛,隨后更是被裹挾著沖擊下來。

     勢如洪水滔滔,要淹沒,摧毀沿途上碰到的所有東西。

     異變突起,牛永望雖驚卻不亂,巨劍翻飛,橫空斬下,劍光勁射,當即將大地撕裂,朝著兩邊分開,劇烈隆起,形成一個天然的防護坡。

     “裂地斬…”

     巨石滾落,沖力無比巨大,別說撞擊在人的身上,就算是鋼筋鐵骨,也要變成齏粉,好在被防護坡擋了一下,順勢高高的沖天而起。

     轟…

     轟隆隆…

     不遠處的地面,立即被砸出一個又一個深坑,強烈的沖擊波傳來,令那些血劍軍成員都是臉色微變。

     牛永望巨劍斬出,還來不及松口氣,就驟然看見一塊土黃色的巨石突然“站了起來”,并伸展出手腳,當空就是一拳打來,天地元氣立即炸開,滾滾如潮,傳出劇烈的悶雷聲。

     這塊巨石,竟然是一頭角猿,身體卷縮,混合泥土偽裝而成,出其不意,殺伐驟至。

     這頭角猿的拳風速度實在太快,似乎是某種精妙無比的拳法,暗合法理,天地韻律,自然而然的味道。

     牛永望立即感覺臉面生疼,恍惚間,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腦袋被打爆的凄涼下場。

     生死之間,有大恐懼,大絕望…

     也有大勇氣,大決心…

     危急時刻,牛永望沉著而又冷靜,周身上下的氣血卻劇烈翻滾起來,彌漫而出,竟是領悟到了《十三重血劍》中的第二劍,氣融血。

     內外共振,氣勢迅速飆升,竟是突破瓶頸,從八階劍士,晉升到九階劍士。

     “摧城斬…”

     牛永望氣勢節節拔高,如神似魔,看也不看,一劍橫空,劍氣狂暴沖出,如銀洪泄地,那頭角猿首當其沖,當即灰飛煙滅。

     劍勢不停,沿著山坡逆流而上,將不斷滾落下來的巨石,連同隱藏在里面的角猿,全都斬得粉碎。

     做完這一切,牛永望簡直有種精疲力竭的感覺。

     其他血劍軍成員只是揮劍防守,沒有損耗多少心力,立即圍上去,將牛永望團團保護起來,七嘴八舌的說起來:“牛師兄,你晉升了啊…”

     “是嗎?”牛永望只感覺到體內空空如也,每一塊肌肉都在聲嘶力竭的發出疼痛信號,告訴他剛才哪一劍有多么勉強,有多么霸道,不但將敵人斬殺,連自身也傷得不輕。

     旁邊,立即有人掏出幾枚丹藥,讓牛永遠吞服下去,煉化,療傷。

     樹冠上,王瑞點了點頭,收回目光,看向其他血劍軍成員,許多都已經和角猿們廝殺在一起,互有勝負。

     許多人就好像牛永望那般,在死亡的威脅下,完成自我突破,不斷晉升。

     從七階劍士,晉升到達八階劍士。

     八階劍士,晉升到九階劍士…

     這時,王瑞突然感受到一股極其強悍的氣息爆發,彌天極地,令萬木都劇烈搖拽起來:“這樣大的動靜,莫非是有九階劍士,即將突破生死關,成為一階劍師?”

     王瑞再也坐不住,朝著那處地方迅速趕去,還在極遠處,就看見一頭身披黃金鎖子甲,如魔猿般的角猿,手持方天畫戟,就要揮落,將一名正在突破的血劍軍成員的腦殼打開。

     “死…”

     真古元劍應聲而出,風馳電掣,千鈞一發之際,出現在那名血劍軍成員的額頭上,將方天畫戟擋住。

     隨后,劍氣漣漪起,震的那把方天畫戟不斷顫抖,崩炸出許多裂紋,巨力傳導,那頭巨大無比的角猿將軍,也承受不住,連退數步,每退一步,都在大地上踩出個深坑,可見其恐怖。

     “吼…”

     角猿將軍穩住身形,就露出滿口獠牙,沖著王瑞咆哮,卻又不敢上前,顯然剛才真古元劍的斬擊,讓它心有余悸。

     王瑞飄然而落,看也不看角猿將軍,徑直走到那名血劍軍成員面前,竟然也是個熟面孔,年約十七八歲,能夠施展螺旋劍氣的少年,賀俊偉。

     “你怎么樣,還能不能堅持?”

     “府尊,把那頭角猿將軍交給我處置。”賀俊偉周身是血,受傷慘重,但是斗志不屈,竟在生死瞬間的時候,完成突破,成為一名劍師。

     “它是你的獵物,沒人會和你搶…”

     王瑞喜不自禁道:“好…很好…終于有人,晉升到達一階劍師…但是,只有你們所有人都晉升一階劍師,我才會將《十三重血劍》的第三劍,傳授給你們…”

     聲音如雷,轟轟隆隆傳播開來。

     山谷當中,正在與角猿血戰不休的整個血劍軍立即聽到,所有的人,都迫切得想要修行,晉升…

     任何人,都不想成為拖累整個血劍軍的人。

     ---

     “殺啊…”

     密林當中,山坡之上,水流附近,所有的血劍軍成員全都爆發斗志,如同一尊悍不畏死的血魔,對角猿展開窮追猛打,氣勢如虹。

     好在,他們沒有忘記,這次行動不是為了斬殺角猿,而是磨礪自身,將所學會的《十三重血劍》中的前面兩劍,血徹骨與氣融血,與自身的劍術磨合,融會貫通,直至圓滿。

     這個過程,如水滴石穿,要花費漫長時間,不斷試錯,才可能成功。

     但是在這個隨時隨地,可能戰死的戰場上,他們沒有犯錯的機會,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將所有的潛能都壓榨出來。

     領悟劍術奧妙,化成自身積累,隨后一舉突破,完成晉升…

     手起劍落,一頭頭角猿倒在血泊當中。

     鮮血之氣,彌漫整個山谷。

     更是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方圓上千里之內的亂陰山外圍,都厲嘯連連,無數的妖獸,兇猛的大妖,都在怒吼。

     王瑞感應得到,眉頭微蹙,沉聲道:“賀俊偉,給你半柱香的時間,你能不能解決那頭身披黃金甲的角猿將軍?”

     賀俊偉吞服了幾枚療傷丹藥,在體內化作暖流,緩解著剛才被角猿將軍追殺時造成的傷勢,聞言睜開眼睛,擲地有聲道:“沒有問題…”

     他翻身站起,抄起青鋼長劍,就朝著那頭角猿將軍刺去。

     轟…

     劍風呼嘯,螺旋攻出,有推動之力,也有拉伸之力,不斷旋轉變化,足以絞殺一切。

     那頭角猿將軍卻如怒海中的礁石,巍然不動,更是暴喝一聲,當空劈下方天畫戟,快如閃電,又充滿無堅不摧的剛猛力道。

     賀俊偉之前就是在這樣的攻擊下,苦苦支撐,險些慘死。

     而現在,他已經是一階劍師,凝成劍胎,并將《十三重血劍》的前面兩劍,全都領悟,劍光掠起,倏然吐露出絲絲慘烈無比的血氣,如同毒龍吐信,威力暴增。

     咔嚓…

     方天畫戟徹底崩碎,青鋼長劍不受阻攔的斬在角猿將軍身上,卻被那件黃金甲給擋住,但在剎那之后,慘烈的血氣就滲透過去,將那頭角猿的五臟六腑全部絞得粉碎。

     角猿將軍龐大的身軀,屹立不倒,宛如千百年不倒山峰,可惜,里面早就沒有任何的生機。

     賀俊偉收回長劍,氣息紊亂,手足發軟,差點站立不穩。

     就在這時,從山林中傳來一聲古怪的聲音,陰沉刻骨,當即就讓賀俊偉這名新晉劍師寒毛倒豎,沸騰的血液都要凍結,感受到一股冷冰的殺意,死亡就要降臨。

     唰…

     王瑞橫移到賀俊偉身前,真古元劍在手,漣漪陣陣,將陰冷寒風蕩得粉碎。

     賀俊偉這才感覺好受了些,卻依然感覺心驚:“那是什么?”

     “無非就是那些妖獸,看看就知道。”

     王瑞冷笑,順著異響傳來的方向看去,茂密的山林中,有一尊猙獰的黑蛇,正睜著金黃色的豎瞳,以無比猙獰的眸光盯著他們,似乎隨時隨地可能撲殺而出。

     更奇怪的是,在這條黑蛇上,還有一頭翠綠的鳥,生著鮮紅色的鳥喙,銳利的爪子,用綠豆大小的眼珠,上下審視著王瑞和賀俊偉兩人,充滿玩味。

     一對奇怪的組合…

     王瑞心中警惕起來,以亂陰山之大,兇險處處,即使他在前世之時,在亂陰山中殺進殺出,如履平地,也不敢說全都知道。

     尤其是現在,他的境界才只有六階劍師,還根本沒有在亂陰山中橫行的資格,必須得加倍小心。

     忽然…

     那只翠鳥動了。

     快若驚鴻,賀俊偉即使從頭到尾在警惕,都完全捕捉不到翠鳥的行動軌跡。

     王瑞冷哼一聲,看出那只翠鳥的目標,正是那頭角猿將軍的尸身,也捕捉到它的行動軌跡。他只要將真古元劍斬出,有九成把握,將翠鳥斬于劍下。

     但是那條黑蛇沒動,王瑞也就沒動。

     翠鳥的爪子扣在角猿將軍的腦殼上,當即洞穿,騰空抓起,就朝著遠處飛遁而去。

     賀俊偉看得倒吸涼氣,剛才他要不是親眼所見,肯定以為在飛的是那頭角猿將軍自己,因為相比之下,那只翠鳥實在太小了,很容易讓人忽略。

     “府尊,這……”

     王瑞沒有回答,在翠鳥抓著那具角猿將軍的尸體遠去后,他又目送那條黑蛇悄然退去,沉聲道:“是山谷當中的血腥氣,將四周的妖獸全都吸力過來了,你放心,有我在,它們形成不了威脅。”

     賀俊偉咬了咬,說道:“府尊,也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王瑞不由笑道:“你也是劍師,對付那些妖獸,應該沒問題,等下我們一起行動,再多叫幾個人。”

     山谷之中,血氣越發濃郁,甚至蒸騰到空中,如蛛絲,又似霧霞密布,滿眼都是血色。

     連碧綠的草木,都仿佛要被染紅。

     血劍軍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用鮮血來磨礪,壓榨潛能,不斷得有人晉升。

     血劍軍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展壯大。

     但是,角猿谷四周的各種妖獸,再也壓制不住血腥氣的誘惑,迅速匯聚過來。

     除了角猿的襲擊之外,血劍軍面臨的危險,立即翻倍上升。

     “啊,救我…”

     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驟然傳來,馬上又嘎然然而止,極為短促。

     但是所有聽到的人,都發自內心的驚悸起來,紛紛趕去。

     咻…

     王瑞最為快速,趕到事發地點,賀俊偉緊隨其后,兩人就在一條溪流邊,看到一個渾身濕漉漉的怪物,皮膚是暗綠色的,手上,腳上的五指間都生有薄膜相連,更頂著一個魔鬼般的頭顱,看起來就猙獰可怖。

     在這個怪物腳邊,躺著名已經死去的血劍軍成員。

     “都不要靠近…”

     恰好這時,有不少血劍軍成員趕到,王瑞急忙提醒,怒火已在他的心中騰騰燃起。

     這只怪物扭動著,看了王瑞等人幾眼,忽然露出滿口利齒,足足有數百顆之多,雙眼中更是綻放兇光,戾氣極重,一把抓過那具尸體,就撕裂開來,直接往嘴里送,大口吞咬,鮮血淋漓。

     流淌而下的鮮血,迅速將流水染紅,也將在場的血劍軍成員雙眼全都染紅,他們殺機驟起,就要出手。

     “吼…”

     這個怪物眨眼吃下大半個人,突然就將還沾染著血色的白骨扔進水中,隨手甩動,有血珠抽拉成箭,激射而來,足足有數百道之多,將在場的所有血劍軍全部籠罩在內。

     轟隆…

     附近的山石全都在血箭的攢射下爆碎,成片成片的樹木折斷,包括賀俊偉在內的血劍軍成員揮劍抵擋,都如遭重錘打擊,一個緊接一個被擊飛出去,連連吐血。

     這頭兇妖太強大了,僅僅是隨手一揮而已,就有如此威力。

     “該死的水妖,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王瑞已是怒到極點,也顧不得訓練血劍軍成員的事宜,親自動手,手持真古元劍揮斬而去,劍氣激射,鋒芒畢露,橫掃而過,將大地撕裂,附近的山石都被震成齏粉。

     有那么瞬間,連溪流都為之斷流…

     那頭怪物立刻渾身一震,似乎感受到了這莫大的威脅,五指間連著薄膜的手,一吸一拉,就將溪水束縛在掌心,高度凝結,形成一個小小的水球。

     然而,這水球砸來,卻仿佛有萬斤之重,主動迎上來,撞擊在真古元劍上。

     可惜,它小看真古元劍的威力。

     也小看了王瑞的力量。

     王瑞暴喝一聲,將眉心深處的六道無敵劍胎同時運轉,力量狂涌,全都加持在劍身上,頓時爆發出數倍威能,勢如破竹地落下。

     撲哧…

     萬斤重的水珠碎裂,洪水滔滔沖刷而下,轟鳴大作,然而真古元劍絲毫不受影響,落在那頭兇妖的頭上。百镀一下“異界之我成了大魔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